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2017年8月9日 如实论(续)  

2017-10-25 20:0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不异汝则同我则无有异。

 

要是你的说法,跟我的说法一样,那你跟我相同诶~~那就没有什么异了。

 

汝说我异此是邪语。

 

明明显显没有异,你非得说它是异,那就是你的话不对。就这么一个事。

 

复次异与异无异。是故无异。

 

这话有点儿憋屈。就是说不一样和不一样是一样的。就这么回事儿。这个也不一样,那个也不一样,两个都说不一样,你俩个的观点就是一样的。

异与异,两人都异;无异,是一样的。读的时候要断对。

 

若异与异异则不是异。

 

要是异和异不一样,这就说明了你俩恰巧是一,其实根本就不是异,要真的是异的话,那咋能异呢?应该是不异才对。

就这样导,你们只要导对就行了。难倒不难,就是光看的时候能把你头都看大了,所以一定要把句断对。

 

譬如人与牛异。人不是牛。

 

举了一个例子,人和牛是异,人不是牛。

 

若异与异无异则是一。若一则无有异。汝何故说我为异。

 

都是异的话,那其实就是一,要是一了,那还是异吗?那就不是异。既然不是异,你凭啥说我跟你不一样?就是这么回事儿,确实有点儿折腾。

 

复次是道理者。我於汝道理中共诤故。我说有异。

 

按这个推理,我的道理和你的道理不一致,我有我的道理,你有你的道理,两人的观点不一致,咱俩就因为这不一致才诤的。这不一致就叫成异。

 

若汝与我不异者。则不与汝共诤。

 

要是你的观点和我的观点一致,那还诤个啥呀?这个可以回想一下《因明入正理论》,曾经说过有四种宗:不顾论宗,遍所许宗,傍准义宗,先禀承宗。遍所许宗是两个的观点一致,这个是不对的,不用。先禀承宗,说我们都是学佛的,同一师承,观点没什么不一样,用不着诤论。傍准义宗,就是我想说这个,但我不说这个,我说别的东西暗示你,这个也不对。第四个叫不顾论宗,我只要认为我是对的,我就只说我这个,我不管你是什么?这个是不顾论宗。这四种宗中间,只有不顾论宗是对的,其它三种宗是错的。这是在《入论》中间讲到过,也不是在《入论》原文中,是在《入论大疏》中间讲到的。一般人都会按照疏中间这么说,在《庄严疏》中间也有,窥基的《因明大疏》中间也有。这时候一定是举不顾论宗,就是你的观点跟我的观点不一样,我们才讨论的。

 

我说汝义故。若一切所说异者。汝亦有所说。是故汝说异。过失在汝。

 

要是一切话都不一样,那就是各是各儿了。那么你说的确实是你的观点,所以说你的观点是唯一的,是独特的,和别人的不一样,那这个就是异,就是你有毛病。

什么意思?就是说我和你不一样,我只能说你有毛病,我总不能说我自己有毛病。要是知道自己有毛病,那我肯定不会犯这毛病。我没犯毛病,那就是你有毛病。这就是常说的,我掉了东西,我一定不知道是啥时候在哪儿掉的,我要是知道啥时候在哪儿掉的,那我就肯定没掉。掉了东西肯定是说不清楚的,就这个道理。

就是我说了,你说了,我这个肯定是没毛病的,因为有毛病的话,我就不会说。但为什么说你跟我不一样呢?因为你根本就没站在我的知识背景上,这个是我们常说的换位思考,你搞不清楚我说的话到底是啥,所以说你会认为我说的不对。

我说了一个观点,你非说我说的不对,怎么可能不对呢?不对我会说吗?你要是站在我的思考背景中间,就是对的。这就叫“同情地理解”。

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我们在北京开一个会,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年的会。当时先开一个筹备会,《法音》杂志、《佛教文化》杂志,最后提议到颐和园去看看,我因为回程票在下午,上午就一起去了。当时是有导游带着游览的,小姑娘导游说:清朝的时候,男人都去哪儿了?叫一个女人把国家折腾成那个样子。慈禧太后能把国家弄成那个样子,其实人家说在当时的那个环境下,如果叫咱去,咱未必能胜过人家慈禧太后。当时在那个程度下,慈禧太后人家也是老政治家了,她的选择,在她那个环境下,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当时要是叫咱猛然间上去,未必能做到人那个样子。辜鸿铭写的东西,对慈禧太后推崇有加,也就是说在那个时代,现在人是不在那个时代,所以现在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也就是人在大江大河中间走,你还以为你能立定脚跟呢?立不住的,水给你冲到哪儿都不知道,真是把握不住自己。所以不要想着人家那个不对,未必!这叫你没有在那个环境之下。所以,这时候你不能说人家不对。你得想想他,也就是说你得想想自己,再想想人家,想了以后再说。这也就是佛教所说的:“谛听,谛听,善思念之。”一定得好好想。任何一句话都是有道理的,之所以你说他没道理,是因为你没有把握住他的逻辑,你只要把握住他内部的逻辑了,你不会觉得他没道理的。

但我总认为他怎么能这么奇葩呢?什么叫奇葩?是因为你没站在他的立场上,你不知道他的背景,你老站在你自己的背景中间,说人家的话。真要叫你去干的时候,你未必比人慈禧太后强。还真不一定能有慈禧太后的本事。陈寅恪说的“了解之同情”,“所谓‘真了解’者,必神游冥想,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而对于其持论所以不得不如是之苦心孤诣,表一种之同情……[3]

若汝说不说异者我亦说不说异。汝言我说异是义不然。汝是邪语。余义如前说。

 

要是你说“不说异”,我也就不说异。这有后发制人的感觉。你说“不说异”,那我也就说不说异。就是我说了一个观点,你就说“不说异”……啥叫“不说异”呢?就是你的观点跟我的观点是一样的。我说了一个观点,你说:同意。那这就没什么好讨论的了嘛~~就这么个意思。但它这儿的话,翻译的有点儿别扭,不合中国人的习惯,中国人说同意,那我承认就完了。

这儿我想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呢?想到了翻译的时候,鸠摩罗什法师翻译得好,有人说罗什法师翻译得好,是他手下的人好,他的手下尽是些文人雅士,都是些文学家。那些人写文章都写得很好。玄奘法师的译场,不如就不如在早期的时候,没有文人学士帮忙,玄奘法师说实在的,他不大会写文章。窥基法师写的文章,就比玄奘法师好的多,窥基法师不论写的是《成唯识论述记》,还是《因明大疏》等,他在注疏的时候,前边都有一个序言,窥基法师写的那个气魄啊,真是不得了,棒极了。玄奘法师呢,从小就出家,没经过训练,他不会写文章。有的人就是会说,但不会写。玄奘法师说,辩机法师帮他写的,这跟自己写是不一样的。

玄奘法师也是这样,玄奘法师相对于真谛法师来说,我觉得比真谛法师要好。为什么呢?真谛法师干脆就没有译场,几乎是全凭他自己的能力,他自己一个人再能,一个外国人说中文,再好再好都是有隔阂的。有时候洋鬼子说汉语,那也是说的很流利的,他会说,你让他写文章试试?他未必能写得出。中国人写英文文章也一样,就是中国感觉。

现在这句话就是说,“汝言我说异是义不然。”明明显显是你说“不说异”,我也说“不说异”,明明显显是“不说异”了,你咋又说“汝言我说异是义不然”?你说我的观点不同,这当然是不对的啰~~你要是不同的话,你前边说“不说异”干啥呢?你话都不照嘛~~自己的话跟自己的话顶牛了。

《因明入正理论》中间说到能破的时候,有立量破、有显过破。立量破就是你立一个“声常”,我就立一个“声无常”,是立一个论式来跟你的观点不一样的。但显过破的时候,你立出来一个论式,我只说你的这个论式犯了什么毛病,但我不跟你说正确的是什么。这个叫显过破。

现在这句“汝言我说异是义不然”,就是只说不对,不跟你说什么是对的。“汝是邪语”,你的不对。按当时古印度,当我说你不对,这时候双方辩论,如果辩输了,要不然斩头相谢,就是我认为是我自己笨,而不是我的宗派笨,是我自己没学好我这个宗派,那么我给我的宗派丢人了,我宁可死。这个是不服,心里不服。输了,输了我也不服。

另外一种是辩论以后服了,这个确实不是我个人笨,而是真的我这个理论体系有问题。这时候我做对方的弟子,人家再教给我。我现在的时候,可不是我自己笨,是我的理论体系真的有问题。那么这时候,我只说你不对,你想跟我学,没门。当我徒弟,我才教给你。这个是你必须得心服口服才能学。

这怎么看着这么冷酷无情?辩论的时候,按通常书上写的,真的是我宁可不活。这个看着有点血淋淋。学佛教嘛,不杀生,要爱护众生的,就那么看着他死?他心里不服,当他不服的时候,你是教不会的。

现在就是我不教给你,因为你要是服我了,那你给我当徒弟,我教给你。你不服,那是教不会的。真的教不会的。我也不会说给你杀了,但是你自己觉得没面子。把人给杀了的这种情况不会太多的。

今天咱就说到这儿了。

 

 

 



[1]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4%A7%E9%99%86%E6%BC%82%E7%A7%BB%E8%AF%B4/1698415?fr=aladdin

[2]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4%A7%E7%88%86%E7%82%B8%E5%AE%87%E5%AE%99%E8%AE%BA/7461819?fr=aladdin

[3]见陈寅恪先生《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上册)审查报告》。http://www.360doc.com/content/17/0215/09/32773547_629102396.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