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佛说观普贤菩萨行法经》(选1)  

2017-08-29 19:0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说观普贤菩萨行法经》(选1)

2017821

 

……佛教从汉明帝永平年间传到中国——其实之前就有了,随着张骞通西域,佛教就沿着这条路从西域传到中原来了,不过先时没有得到官方认证而已。这时候,佛教才取得了合法的身份认可。

但是,佛教真正影响民间,其实大致上是在宋朝以后的事儿。宋之前,佛教是佛教,儒教是儒教,道教是道教,中间的时候,它们相互掐架,也就是说,它们之间还没有朝一起融合,你是你的、我是我的,这就是它们太坚持自己了——佛教,我就是佛教;儒教,我就是儒教;道教,我就是道教。坚守自己的“家法”,结果它们发生了碰撞。各自太刚强的时候,就导致了——毕竟中国文化嘛,儒家、道家是中国文化,虽然儒家、道家之间有争论,争论有时还蛮激烈的,但儒家自汉朝开始,就是官方意识形态了,道家实际上处于补充的地位,但人家毕竟是中国的。所以这段时间它们就老来修理佛教。规模比较大的修理佛教,就是“三武一宗”,小规模的就不计其数啰~~被修理过之后的佛教,慢慢慢慢就开始不再坚持自己的某些东西了,吸收了很多的儒家的、道家的东西。注意,先时可能是吸收表面的东西,但慢慢慢慢,思想层面也吸收了……

佛教最开始进入中国的时候,翻译经典确实是用了“格义”的手段,但是佛教在内里是排斥道教、儒教的,先时只是把“格义”作为一种手段的,但到后期的时候,还是类似的表现情况,可它彻底变成了吸收了。儒家、道教也是一样的——这主要是因为佛教的理论,确实比儒家、道教精微。

宋朝以后,儒教也不再是纯粹的儒家了,中间有很多佛教的东西;佛教中间也有了很多很多儒教、道教的东西,道教也不是纯粹的道教……后来成了咱们通常说的:儒教成了“宋明理学”,它给前边儿的儒教两回事儿了。

佛教,变成了禅宗——虽然禅宗创立是唐朝,但普及实际上是宋以后。禅宗里头,其实有很大的儒教份额,儒教的色彩是很浓的。对真正的佛教理论,倒不是太坚持,虽然口头上还说佛教,但其实佛教只剩下了一点儿、佛教的色彩很淡了。

道教,变成了全真派,它成了道教的主流。实际上里头有很多的东西,不是道教的。这个时候,这三家已经分不清了,你中也有我,我中也有你。

现在的学者们,不管干什么,都多研究唐朝,认为那时候的创宗立派很值得关注,其实那时候“利人”不多……就是说,从利益众生、让人容易接受的程度上来说,不算太多。真正影响民间的,差不多就是宋朝以后了。现在佛教中间的一切几乎都是宋元明清的,甚至宋朝的都不是太多的,明清的有很多。比如,建筑,明清的;我们的日常生活规范,明清的;传戒,也是明清的,还有什么东西全是明清的。但是,我们研究的时候,老是说隋唐的时候高僧多,其实明清时候的高僧,更影响民间、更接地气……隋唐的高僧多是义理方面,而宋后的则更多是弘扬方面……

 

咱还接着上次讲的。我这书是178页。

咱们还说这个。前边儿说到要清净六根,眼根、耳根、鼻根……这样一步步来的。在我们习惯上说,眼、耳、鼻是没有什么高低的,通常我们把前五识作为一组,但是这里是把它给分开来说的,先眼,然后耳……这样一个一个下来。这并不是有什么高低,而是习惯上对我们凡夫来说的时候——这些经典是在我们人间流通的。我们要来认识这个世界,我们要接收信号,一般来说,眼接受的信号最多,耳朵听的时候,当然信号也很多,但是给眼比较起来,要少点儿。鼻子就是闻个味儿了,它接收信号又少点儿……所以这里把眼排在最前边儿,眼、耳、鼻、舌、身这样排下来。但是我们平时在学的时候,象《八识规矩颂》,前边儿是放在一组的。

咱们还接着上边读。

 

尔时诸佛广为行者。说大慈悲及喜舍法。亦教爱语修六和敬。尔时行者。闻此教敕心大欢喜。复更诵习终不懈息。

 

这时候呢,佛陀又说了“慈悲及喜舍”,我们习惯上把它们放在一起,叫四无量心。“慈”是予乐,“悲”是拔苦。予乐,就是给人欢乐;拔苦,是把人从苦恼中解救出来,这是慈、悲。然后“喜”,就是欢喜,是说离苦得乐的欢喜。“舍”是平等。

我们习惯里让人高兴是好的,其实在佛教中间让你高兴也不是太好的。因为你在苦恼的时候,这时候让你高兴一下子,这个喜乐给苦恼是对应的。你本来是在痛苦中间,这时候你多少往上提点儿,给痛苦比较起来就是喜乐喽。但在不说四无量心的时候,不要拔得太高。我们习惯上有苦、乐、舍,这边儿叫做乐,对应的那边儿叫做苦。苦也好,乐也好……佛教里头说大慈大悲、大喜大舍,这是指的四无量心。在世间,比如小说里头,“文似看山不喜平”,需要让人有大喜大悲,那样才好看。但作为修行者,要尽可能保持心情的平静、安宁,这才是好的。

亦教爱语”,“爱语”就是给别人说话的时候,要说一些软言慰喻,也就是让人欢喜,别太刺耳了。说话说委婉点儿。比如说某个学生成绩就差,这时候你就可以说: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这样就好听一点儿,不太伤人自尊。让人听起来不太刺耳,但反映的,也是事实。太刺耳的话,一般来说会让人不大容易接受的。太刺耳的话什么人可以说?两个关系极好的人才可以说。俩人如果说不是说很亲密的关系,那么就尽可能的少刺激他。铁哥们能说的话,别人去说说试试,不大好的。你得看你的身份,身份合适,说狠点儿就说狠点儿,你不适合说狠的,就不要说狠了。我们经常说什么“忠言逆耳”,为什么忠言非要逆耳呢?“忠言逆耳利于行”,但是人家不接受的话,也利不了行。确实是忠言,但你说的好听点儿,他就能接受了嘛~~说话要技巧点儿。

修六和敬”,就是我们常说的:口和无诤、戒和同修、身和同行、意和同悦、见和同解、利和同均。这个在佛教中间很重要的。任何东西都是要保持和谐的,六个方面都要保持和谐。这儿要说到一个“佛法僧”的“僧”,僧就是以“六合敬”精神成就的圣贤众。我们现在通常把它说成是出家了就叫僧人,不对。一定是“六合敬”精神成就的圣贤众。僧是个集体。比如说,你是总司令,但总司令也不是军队呀~~当然,你可以做军队的代表,进行一些谈判什么的,但你不能称作军队。所以说,僧一定是“六合敬”精神成就的圣贤众。但有些地方说成是“凡夫僧”、“圣贤僧”,这个跟“真俗二谛”是一样的。这是真谛、那是俗谛,我是把你“叫俗谛”,叫俗谛的意思就是不是谛。凡夫僧、圣贤僧也是这样的,我把你叫成凡夫僧是什么意思?就是你不是僧。但是有时候我们说话好听点儿,仅只是不那么伤人,实际上不是就是不是。

尔时行者。闻此教敕心大欢喜”,听到这样的话很高兴。有时候呢,你说像这些法,他给你说了很才欢喜,难道别人来说不行吗?法是一样的,但同样还是这些,他来给你说:慈悲喜舍、六和敬等等,这些只是佛教的基本常识。但还是这话,佛陀来给你说……当然了,对我们现在来说,不可能。那么,什么人来给你说呢?比如说大和尚来给你说,你就觉得可高兴了~~但是,还是这个道理,换换人来给你说,比如说换一个不名的小师父,甚至居士来给你说——现在有些刚出家的小师父,多少学了点儿佛教常识,有老居士来问他啥,他马上就说“人生是苦啊~~”当然了,也不错。但是就觉得别扭:你才十几岁,我是六、七十的人了,你说苦,我比你尝到的苦多多了……这就不一样。所以说,同样的道理,得看谁给你说。

这时候,听到慈悲喜舍、六和敬等,觉得挺高兴,因为是佛给你说的嘛~~

复更诵习终不懈息”,这时候就再诵、再诵,你就老读……修行呢,给前边儿说的是一样的,就是“六度四摄”,有些地方把“六度”扩成了“十度”。十度也好、六度也好,都是这样修的,初地是这样修,二地也是这样修……当然了,初地偏向布施点儿;二地的时候,还是修六度,不过偏向于持戒一点儿……虽以哪个为偏向,但全部都是六度四摄这些东西。现在修行的时候,还是这些东西。

诵读经典、忏悔等,这些东西都是贯穿始终的,全部是这些东西。

 

空中复有微妙音声出如是言。

 

这时候听见空中有音声给自己说——这个要注意,前头也是有的,我忘了给说说,光是说听见有人给你说、听见有人给你说……这时候我们认为听见有人跟你说话,你不是神经了嘛~~有这种情况。即使在平时的时候,也会出现一些幻视、幻听之类的。有那人拿着刀子杀人,为什么要杀人呢?他听见有人给他下命令,那就是幻听嘛~~有些人睡觉的时候,觉着有人抚摸他……幻视、幻听、幻触等等都有。

这时候,听见有人给他说话,这是因为什么呢?他一直读这些经典,就给自己心理暗示:我要见什么什么情况,比如佛来给我说法……我们现在通常会说到的“瑞相”有:佛来给你摩顶,佛来给你灌顶等等。有时候佛来、有时候是菩萨来。他真的做到这样的梦了。

有些人觉得可憋屈了,为啥?他说:我就念佛、念佛、念佛,念经、念经、念经,念了好多了,可是连个好梦都没做到。他的内心中间一直有这样的一个执著。

也就是说,凡夫的时候,有这样的执著,也是很平常的。但有时候,我开始念佛,我是凡夫,我念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佛菩萨来给我示现,有时候示现的是色相,让我能看见——至少做了个好梦吧;有时候,我是感觉到了,感觉到佛来给我摩顶;有的人能看见花等等。有的人临死的时候,闻见香味儿、听见声音、看见祥光等等,这情况都是有的。因为什么?经典中间就是这么说的。当然经典中间的,那是两千多年前的时候的解释法。现在你说我不用这种解释法,那也不是不可以,反正这种现象都会有的。现在我们就可以做出一个幻境来,真的能让你看到西方极乐世界,听见有说法的声音。就是因为他老有这样的念头,老是觉得佛菩萨会来给他说法的,结果他就真的听见了,这是与他的修行相应了而听见的。

 

汝今应当身心忏悔。身者杀盗淫。心者念诸不善。造十恶业及五无间。犹如猿猴。亦如黐胶。处处贪著遍至一切六情根中。此六根业。枝条华叶。悉满三界二十五有一切生处。亦能增长无明老死……十二苦事。八邪八难无不经中。汝今应当忏悔如是恶不善业。

 

看这一段儿。给前边儿是一模一样的,前边儿也是你这身有杀、盗、淫等,这里也是这个。因为你造下了善业、恶业。世间的时候,通常就这十善业、十恶业……

说“汝今应当忏悔”,前边儿就是忏悔,现在还是忏悔。忏悔什么呢?忏悔你造的善业、恶业嘛。“身者杀、盗、淫”,身造恶业,就是杀业、盗业、淫业。然后“心者”,也就是意业,“念诸不善”,“念”还是给前边儿的一样。我们有好多好多的不善。不善的时候,我们会出现一个什么东西呢?你会炒作的~~就是有时候叫你停下来,你停不下来。甚至是一遇到什么情况,恶业马上自然就起来了,根本不用刻意。看到一个好东西,马上就起来了这样的念头:这个我想要。看见好东西马上就想要,看见好东西马上就想要,这已经是“无功用行”了。

念,前一念起了这个念头以后,这个念头一直保持着,保持多长时间就等于念有多长时间。比如说:现在我念会儿经吧。念着念着,猛然间——哦,外面下雨呢。这念经的念头就跑了,念头一跑,下边儿是又一念了~~你要是一直念经、一直念经、一直念经,念头没有跑,这就叫一念。所以说,一念没有多长时间之说。至于不同经论中间的不同说法,我们要“谛听谛听,善思念之”。

所以,这个“念诸不善”,就是我们把念头给放在这个上边儿,不乱跑。本来呢,你现在应该把念头放在合理的地方,就是“八正道”上,这才是我们应该放的合理地方,可是你一直放在不善的地方了。让你放在好的东西上的时候,你老得提示自己:我要这样想、不要那样想。但是,朝不善的方面去的时候,念头马上就去了,“无功用行”,连想都不用想,条件反射似的,马上就自动去了,而且还收不回来。这时候停了下来,可下一次看见的时候,还是朝那方面去、还是朝那方面去,想改可难了~~所以叫念诸不善,这就是我们经常犯的毛病。

造十恶业”,就是十善业的反面嘛,身三、口四、意三。还有“及五无间”,“五无间”就是杀母、杀父、杀阿罗汉、出佛身血、破和合僧,就是这五条儿。造这些恶业,身造杀、盗、淫,心“念诸不善”……有时候只是心里想了想,并没有付诸实施。这里说你起了那个念头,就算。现在的法律,你杀人了,我可以枪毙你,你不杀人光心里想想,不能把你给抓起来吧~~比如说只是吓唬别人,没有产生啥实际后果……

插话:在飞机上的时候,你要是说放炸弹,那就要抓起来。

师父:对,在飞机上倒是~~

犹如猿猴”,就是心乱跑的样子,不稳定的样子,人家说“猴屁股坐不住金銮殿”,就是坐金銮殿它也坐不住。故宫中那个皇帝坐的椅子,看着可不舒服了。你想舒服的时候,坐沙发歪来歪去的,怎样舒服怎样坐,但是坐到那上边儿,得规规矩矩的,你坐上边儿歪来歪去的,那就不像皇帝了。孟子说梁惠王“望之不似人君”,不象就不行。心如猿猴,就是不庄重、不稳定。

亦如胶。处处贪著”。“黐胶”,我查了一下,说是“可以粘捕飞鸟的木胶”,我想不起来那叫啥,松香?它上边儿说的是“以捣碎的冬青皮制成”……

插话:我感觉是桃树上出来的“桃胶”。现在流行吃这个,以前这个不吃的。现在经过科学研究,对人体有很大帮助的。

师父:桃胶?也有可能。

“处处贪著”,就是见到趁心的就想要。

遍至一切六情根中”,就是六根:眼、耳、鼻、舌、身、意。看见好的都想要,你听见好的也想要啊,闻见好的也想要……都是这样。“此六根业”,下边儿举了“枝条、华、叶。悉满三界二十五有一切生处”,这六根造业,就像先有种子,然后种子又产生这样的念头。这里用了一棵树作比喻,有枝条、有花、有叶。先有念头,念头就叫种子,佛教中间是叫种子的。念头,有境来刺激了……心目中本身就有贪种子,你别看它现在还没发动起来,但是当你一遇着境的时候,一看到满意的,马上它就发动起来了。原来有种子,现在感觉不到,但是当你看到东西它长出来了,你才发觉。“悉满三界”,三界里头都是这样,不光我们现在是这样,欲界是这样的……我们习惯上三界六道——天道、阿修罗道、人道,算是善道;地狱、饿鬼、畜生,算是三恶道。实际上人也善不到哪儿,因为我们是人,我不能老说我是个坏蛋、我是个坏蛋,这个没什么好说的。现在说是正能量,一个人,老给他一个正能量,给他一个正向的设定,他才能够往上提。就像一个小孩儿,你天天给他说:你这么笨、这么笨、这么笨,真的就笨布拉几了,可笨了~~所以说,一定得鼓励他的自信心。所以说,我们说人道是什么?是善道。其实人道不是个好东西,本质上来说不是个好东西。坏的念头、行为比好的要多。难道地狱道就真的坏吗?地狱道也未必,它也坏不到哪儿去。地狱道,它要真是全坏的,油盐不进的话,地藏菩萨也救不了他。因为坏的跟好的完全不相容嘛~~我印象中见过“清官比贪官还可恨”这样的观点,说清官以为自己很有道德,但他做的事,破坏性更大。

好与坏二者之间不相容……其实能分清楚好坏,那他就不是太坏~~王阳明审一个强盗,强盗也知道王阳明的大名,就很硬气地说,“我犯的是死罪,要杀要剐随便,别给我谈什么道德、良知,我从来不信那一套”。王阳明说,“好吧,不谈。不过,这么热的天,咱们把外衣脱了再审吧”。强盗说好。后来王阳明又说,“脱了好象也没感觉到咋凉快,干脆把裤子也脱了吧~~”强盗就说,“这使不得。”王阳明就说,“看起来你还是有羞耻感、有良知的嘛。”所以,再坏的人,也不是纯坏。

三界中间,有没有绝好的?哪一道也都好不到哪儿去,有没有绝坏的?哪一道也都坏不到哪儿去。都是相对的好、相对的坏。

我们看经典中间,佛陀有好多化身,鹿王菩萨、鱼王菩萨、鸟王菩萨等等,这是畜生道哎~~畜生道也有菩萨,也不是光人道有……任何道都有。也就是说,六道其实是平等的,都好不到哪儿,也都坏不到哪儿。当我们到了畜生道的时候,佛菩萨会说,畜生道就是最好的,这样鼓励他他才能够修行。我们现在在人道,佛菩萨说人道是最好的……

悉满三界”,三界中间全都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在人道中间,内心中有贪的种子,一遇境马上它就生起来了。你到畜生道也是这样……地狱道也有,天道也有,全都是这样的。欲界、色界、无色界,欲界是三界六道,色界是色界天,无色界是无色界天。只是欲界天的时候,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都有。

然后“二十五有”,这个呢,字典上给它列了一下子。我们把三界叫成三有,就是三类。二十五有就是二十五类,给众生分成二十五类,字典上边说了:一是地狱有,二是畜生有,三是饿鬼有,四是阿修罗有……“有”就是界、类。下边儿是弗婆提有、瞿耶尼有、郁单越有、阎浮提有。这是四大部洲。一般来说是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北俱卢洲、南瞻部洲,这里是用了音译。下边儿是四天处有,也就是四天王天。还有三十三天处有,就是三十三天,也就是忉利天。然后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再是初禅有,大梵天有,二禅有,三禅有,四禅有,无想有,阿那含有,空处有,识处有,不用处有,非想非非想处有。这个就是二十五有。其实就是所有的众生分了二十五类。现在还不敢正儿八经的按逻辑标准来分,当时古人的分类方法,跟现在人的分类方法不一样。你按他这样的分类,觉得逻辑挺混乱的,这是时代的问题。

亦能增长无明老死……十二苦事”,这就是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等等,十二缘起。它中间是省略号。这十二缘起,我们习惯上是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这样转圈儿,这时候他们把它解释成三世两重因果,这是经常用的。现在我们把它改过来,应该是:无明、行、识……生、老死。把它改成这样的[1]——

或者这样——

最开始讲的时候,是三世两重因果的这种讲法,以后给它慢慢慢慢改过来。有些讲法是时代的问题,当时经典不普及嘛,所以出现各种各样的说法。比如说讲兜率天,兜率天竟然还分内院、外院,很奇怪的。

这“十二苦事”,就是十二缘起。然后还有“八邪”,八邪就是八正道的反面,八正道反过来就叫八邪。八正道,就是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等等,那些反过来就叫八邪。还有一个“八难”,就是地狱、畜生、饿鬼、长寿天、北俱卢洲、盲聋喑哑、世智辩聪、生佛前佛后,这是闻法修行的八种障碍。

无不经中”就是说,你别看你已经那么难了,比如说生在八难处,你都生在八难处那么艰难了,但仍然还有贪、嗔、痴。

通常会说:我已经困难成这个样子了,我总该朝好的地方拐了吧,没有~~咱们不是老说“物极必反”,这是中国人的思想——我已经走到顶点儿了,我就该往下走了;我已经走到最低点儿了,我该往上走了……少来,你就在这儿折腾老久。我们基建办的印普法师,他给我讲了个故事,他是河南桐柏山的,电影《小花》就是桐柏那个地方。说山上下大雪——那时候佛教不兴了,但有个老和尚一个人搁那儿坚持着,死活不走。一个讨饭的……解放后我们实行户口制度,其实人是不能到处乱跑的,他没地方去,就跑到山里边儿了。下着大雪,爬到庙门口的时候,就冻不中了。老和尚见了,就救了他。活过来以后就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啊等等,说:你这么艰难,要不然你就不走了,就搁这儿给我当个徒弟~~反正你活不下去了嘛,搁我这儿至少你死不了嘛~~那个人可发脾气了:你看我都可怜成这个样子了,你还叫我出家?在他的眼里头,出家连讨饭都不如。真的是那样。

我在九华山的时候,给亲善师住一个房间,他给我说过一个事儿:有一次坐火车,搁丹东朝九华山去,中间还要搁北京倒车。他上车以后,猛然间有个女的,疯疯癫癫,精神有点儿不大正常嘛。一看见他就说——哎呦,大哥,你咋人上人不做,要做这人下人呢~~她疯疯癫癫的,也觉得比你出家还强呢。她心目中就是那样的。

已经到八难处了,可不好了~~但也照样贪嗔痴。我们觉得已经最低了,可实际上我们根本不知道哪个是最低的。其实我们人道已经够低喽,但我总觉得我们人道比畜生道还是强点儿的吧?人道比畜生道强,你就觉得是这样的,其实这点儿差别,根本就不是差别。在佛教尺度内,根本见不着这点儿差别的。

汝今应当忏悔如是恶不善业”,应该忏悔这些。

 

尔时行者闻此语已。问空中声。我今何处行忏悔法。

 

怎么来行忏悔法呢?在哪里行忏悔法呢?

 

时空中声即说是语。

 

这时候空中的声音给他这样说:

 

释迦牟尼名毗卢遮那遍一切处。

 

释迦牟尼名毗卢遮那”,释迦牟尼就是毗卢遮那。在我们心目中,释迦牟尼佛是化身佛,毗卢遮那是法身佛,这根本上两回事儿啊。化身佛是什么呢?一会儿化现成释迦牟尼,一会儿化现成龙王……色身是可以变化的,而法身是不灭的。现在人家密教中间说,我们是法身佛传的,你们汉地是化身佛传的。人家那比我们高~~他们真的有这感觉。

现在就是说,“释迦牟尼名毗卢遮那,遍一切处”。你别认为释迦牟尼就是那个老头儿,然后活了八十岁,然后去世喽,没那么回事儿。他实际上就是毗卢遮那佛的一个显现,他就是毗卢遮那佛。“遍一切处”,他显现于一切处。也就是说,“处”是处所。这是个什么?《百法明门论》上讲过,这是个假法!是假安立为“处”的,哪有那么个处?这是假法。

 

其佛住处名常寂光。

 

释迦牟尼佛住在常寂光净土,这怎么可能呢?我们认为释迦牟尼佛在哪儿?释迦牟尼佛在秽土成佛的,是不是?我们这儿叫娑婆世界。可这里说人家是在常寂光净土。为什么我们老认为我们这个地方是五浊恶世?我们阎浮提都是刚强众生,我们这个地方是不好的。其实,是你刚晓这儿不好,是咱们这儿不好,哪里是人家释迦牟尼佛那里不好啊~~结果,因为我们不好,我们看到眼前的一切全部都是不好的。好的你看不见,光能看到恶的——你看见的,全部是给你的境界相应的,给你的境界匹配你才能看见,给你境界不匹配的,你就看不见。因为你不好,你看到的就全部都是不好的。你说我觉得还能看见点儿好的,因为你不是彻底的一片纯黑嘛~~你也多少还是有点儿好的。我们心目中的种子,也不是说全是坏的,你要是全是黑的、全是坏的,那你就没有往上的可能了,还是有点儿的。

《维摩诘经》上说,文殊菩萨你这地方怎么这么脏呢?文殊菩萨地下一按,全变成了黄金。我这个地方其实是净的,你看不见,你笨而已。

就是说,释迦牟尼是我们的释迦牟尼,但本体其实是毗卢遮那,其佛土是常寂光。

 

常波罗蜜所摄成处。我波罗蜜所安立处。净波罗蜜灭有相处。乐波罗蜜不住身心相处。

 

释迦牟尼佛,实际上他就在常寂光净土。他这个净土全部是由愿力所成就的、由修行所成就的。也就是说,释迦牟尼佛的世界,是释迦牟尼佛的愿力、他的修行成就的。我们现在也要发愿,也要修行,也就能够成就我们自己的净土,以后我们在我们自己的净土里成佛。

这常、乐、我、净。“常波罗蜜所摄成处”,哪是无常的?人家这是常的。“我波罗蜜所安立处”,这是“我”……这都是圣者境界,可不是凡夫境界。接下来的“净波罗蜜灭有相处。乐波罗蜜不住身心相处”,一样的。这常、乐、我、净,通常说是涅槃四德。涅槃的“常”,在我们现在说的常、无常不一样。乐、我、净也是的,全部都是这种情况。这是乐,对应的那是苦,苦、乐相对应。但是我们现在不想要苦、光想要乐。可当没有了苦的时候,你连乐也都没有了~~这叫什么?它这个是苦,那个是乐,乐攻占了苦的地盘,把苦给消灭了,那么,它本身也就没有了——因为与苦对应的是乐,没有苦来对应了,哪里还有乐呢?在凡夫境界是这样的。圣者境界的乐:在凡夫这儿有苦、乐对应,现在没有苦乐对应了,这个境界,凡夫是没有体验过的,圣者就给取了个名字,叫乐。因为我们在凡夫的时候,喜欢乐,于是圣者就把那个超越了苦乐的境界,也叫成乐,以使我们向往,想达到。要是叫成苦的话,其实也没有啥的,但会使我们不欣慕、不向往。要是再换个新的名字,也没啥的,但是会让我们重新再生一种对这个名字的执著。经过权衡,叫成乐是最好的了——当然,它也不是圆满的。在世间根本就没有圆满的,只有最接近的。但再接近也不是它本身。

也就是说,虽然也叫乐,但给我们现在的苦、乐对应的乐,根本是两回事儿。常、乐、我、净,都是这样的。超越世间二元对应的常、乐、我、净,才是真的常、乐、我、净。常与无常,当超越常与无常这二元对立的那个层次,就叫常。因为我们现在只能用我们现在能够理解的语言来表述,我们现在人想的要常、不要无常,所以说我们就把上一个层次的境界,选用了一个人们这一个层次里头具有正能量的名字来叫了。并不是二元对立的这个常,也不是这个乐。这个道理,在中观里头讲得比较清楚。

“常波罗蜜所摄成处”,就是圣者的那个超越了二元对应的常,“我波罗蜜所安立处”,也是超越了二元对应的我、无我,把上一层次叫成我,这个“我”可不是下边儿层次的这个我。“净波罗蜜灭有相处”,咱们凡夫说有染的、有净的,我们把这个染的灭掉了——染的灭了,则相应的净也灭了,则二元对立这个层次的染、净都灭了,这就到了另外一个层次,把那个层次叫做净。“乐波罗蜜不住身心相处”,就是我们现在有能有所,在凡夫的时候,有能有所才能成就一个事儿。佛教说,唯能无所。你唯能无所的时候,你那个能,还是能吗?那就不是能了呀~~唯能无所的“能”是上一层次的,给下一层能、所对应的那个“能”,完全是两回事儿。这时候呢,你不能安住于二元对立——把苦、乐对应……论文里说到身、心。这些对应的,要全部超越,这才中。常、乐、我、净就是超越。

 

不见有无诸法相处。

 

不能执有,也不能执无。我们现在的时候,有、无是对应的,对应于有,对应于无,因为对应,当把有破完的时候,无也就没有了。而那个真正的无(空),是破除了有、无对立之后,把它叫成无(空)——那个无(空)是没有有、无对立的,就是超越的那个。“不见有无诸法相处”就是不执有、不执空。我们现在所说的空,实际上还是有。这个没有、这个没有、这个没有,把它们全部破掉的时候,你假想出来的那个“什么都没有”的那个境界,说它就是空,那个实际上还是有……

插话:佛陀讲的涅四德,是常乐我净,为什么还用常乐我净,改一下不好吗?

不是刚说过吗~~你心跑了。再取一个名字,你重新执著。所以就用了原来名字里正向的那个名字,而且你知道它已经被破了。所以还叫常乐我净。

 

如寂解脱。

 

内心中间的清净、安宁、平静等。我们现在的平静是什么东西?是给起起伏伏相对应的。没有给起伏对应的寂,那个才叫寂。注意,是“叫寂”而已,它不是寂本身。我们要的是这个寂,而不要给起伏对应的寂。

 

乃至般若波罗蜜。

 

前头这些东西,有般若才能够明白,没有般若你搞不清楚。

 

是色常住法故。

 

那一个是常住的,这色是常住的。这里说的“色”,可不是《大乘百法明门论》里头定义的那个有为法的色,而是涅槃四德常、乐、我、净所成就的那个

 

如是应当观十方佛。

 

就应当“观十方佛”,什么意思呢?前头得通起来,说:释迦牟尼其实就是毗卢遮那;阿弥陀佛也是的,它也是毗卢遮那;药师佛同样是毗卢遮那佛。有时候我们给说成,他们都是毗卢遮那佛的示现。其实我觉得说成:当下里我们这个世界的众生,看见的毗卢遮那,就是释迦牟尼。再过五十六亿七千万年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这个世界的众生,看见的毗卢遮那,就是弥勒佛了……就象历史上的朝代换了、皇帝换了。注意,我只说象。

在西方极乐世界的众生,他们当下看见的毗卢遮那,就是阿弥陀佛;在东方净琉璃世界的众生,他们当下看见的毗卢遮那,就是药师佛………

净土宗现在通常说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是常寂光土,先前还有讨论的,后来都说常寂光土了。其实释迦牟尼佛这儿,本质上也是。但现在我们不说释迦牟尼佛的佛土是,因为在我们凡夫这儿,见不着,要说是的话,你就不努力精进了——我本来就是,那我还努力修干吗?你要是真正的体会到了、明白了……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第一层的“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给第三层的“见山是山,见水是水”,都是一样的“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但境界差别可大了。

经典中间经常出现“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就是思念这样的东西的!

 

时十方佛各伸右手。摩行者头作如是言。

 

前边儿列了东、南、西、北……十方的佛,这些佛呢,都来给加持、说法。

 

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诵读大乘经故。十方诸佛。说忏悔法菩萨所行。不断结使不住使海。观心无心。从颠倒想起。如此想心。从妄想起。如空中风无依止处。

 

这段话挺长的,先读到这儿吧。

这时候,十方佛都给修行者摩顶加持,“善哉善哉”,这是赞叹。一步一步地上进了,是值得赞叹的事儿。我们知道,谁修行都是一步一步上进的,他不是一下子就成就的,中国人把这个叫渐修。悟是顿悟,但修是渐修。悟和修,一个是内心里的、认识上的突破,一个是行为上的。我们现在的修行,在资粮位、加行位的时候,还有点儿碰,就相当于说搁这儿寻摸适合自己的路子,根本都还没有摸着路呢~~没有摸着路的时候,就是搁那儿碰的。既然是碰,有可能碰对,也有可能碰错。但到见道位之后,到那时候是找着路了,肯定不错了。就相当于说,假设我们在这儿,佛在那儿,从这个地方到这个地方去,绝对有一条路适合自己走的路。当然了,你要是绕个远儿,也没什么不可以。从这儿到那儿,路肯定存在。咱们现在,就相当于水在这儿一滴的时候,它会四圆圈儿湚的,在这四圆圈儿湚的方向——我们得把它引着从这儿引到该去的方向上。我们现在在这里边儿碰,也就是说,这四圆圈儿湚,一定有一个是正确的方向,但这个方向,你能碰到的比例很低,所以说你现在就是搁你这摸。你摸的时候,摸不着怎么办?摸着的概率很小。佛陀的经典中间,给你说了,说了你也不一定能理解。但是,到真正悟了以后,就是你找着路了。路,这里边儿肯定是有一条的。这肯定有一条路——中国人把这个叫做皆有佛性。也就是说,一定有一条路能过去,“皆有佛性”嘛~~任何人都有。

善男子。汝诵读大乘经故”,前头就修行了,读经、读经、读经,忏悔、忏悔、忏悔等,就是这些,一点儿都没改变,一直是这些。“诵读大乘经故”,就是一直在读经,“十方诸佛。说忏悔法”,读一段时间的经,就会相应地出现境界——这是认识上的超越。这时候,佛陀来给你加持,给你指点指点……你看,这个,前后出现多少次了~~搁这儿的时候,给他说说,搁那儿的时候,给他说说——读经典每出现相应的境界,也就是认识上突破了一点儿的时候,一定有佛菩萨来指点、加持。所以,咱们只管放心读,没有感觉的时候,没有啥,一有感觉了,一定有佛菩萨来加持、指点。

菩萨所行”,菩萨的修行是啥呢?“不断结使”,“结使”就是束缚你的心的,让你在六道中间轮回的。我们现在有束缚,我们肯定得把它解开呀,要断结使。那么,咋“不断结使”呢?其实它是说,这结使,根本就是假的,你得知道,根本就没什么来挡住你。挡住你的是什么?是你认为挡住你了。你认为挡住你了,那就真的挡住你了。据说科学家做过一个试验:跳蚤跳得可高了,最高可达身高的400倍左右。生物学家给上头加了个盖儿,透明的,跳蚤再跳的时候,老碰住盖。碰过几次之后,它就不跳那么高了。生物学家把那顶,慢慢慢慢越压越低、越压越低,它就越来越跳不高、越来越跳不高。最后生物学家把顶给取了,可这跳蚤再也跳不高了[2]。既然根本就没这个顶了,但在它的心理上,还是有这个顶的,总觉得有个东西、总觉得有个东西。咱们也有这个体验:冬天里,因为天冷,所以就戴了一个帽子,春天来了,天已经开始暖和了,就不戴帽子了,可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总感觉头上还有一个帽子搁那儿戴着,就是这种感觉。

就是说,实际上有没有?根本就没有,但你老认为有、老认为有、老认为有,它就有了。

不断结使不住使海”,各种所谓的烦恼、五欲,其实根本就没有,断个啥呀~~“不住使海”,好多好多的结使、烦恼,就像大海一样。“不断结使”就是,它根本就没有,那就不在这里边儿住了嘛~~我们现在就是要给我们的烦恼作战,是不是?我现在觉得有很多很多的烦恼,于是我就要给我的烦恼作战。给烦恼作战的时候,有些人是:较量地躲避烦恼,我把自己的生活欲求压到最低,跑到山里边儿当隐士,这样烦恼就少了吧~~我现在在这个城市里住着,我得要房子吧,天冷了我得要取暖设施,天热了我得要空调等等,可是我住到山里边儿,我虽然不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我把生活的要求,压到最低——我自己种几颗菜也够吃了……住山我是有体验的:确实种了些菜,但说不定给野兽糟蹋了……终南山,现在是人多了,野兽少。以前的时候,种几颗菜,得几个月,猴子来了,一下给你全薅了~~你就白干了……但不管怎么着吧,他把自己的生活需要压到最低,这是一种人——我不给外界接触,我把我的生活压到最低,那么这样的时候,我烦恼就少得多……

宗萨钦哲仁波切的那个讲座,说一种人跑到山里边儿躲起来,另外一种人则不是躲……他是给说成声闻乘、菩萨乘、密乘。他说人跟人断烦恼的方式不一样,声闻乘,我躲到深山里边儿去,不给那么多人接触;而菩萨乘呢,观空,我看到这个多的烦恼,发现实际上烦恼是什么东西呢?全是假的、幻相而已,然后把烦恼一个一个一个断除。烦恼断完了,我成就了,可是回头一看的时候:哦,根本就没有,烦恼全是假的……我们现在,有很多很多的烦恼、很多很多的结使,我们要一个一个一个来断,可是到最后的时候,我们一看,它们全是假的,没什么好断的。“不断结使”,这些烦恼根本就是幻相而已,“不住使海”,我认为我现在就在烦恼中间、在苦海里头挣扎,可实际上哪里是住在烦恼中间呢?我根本就没有住在烦恼中间!人家说,这就是个“小如意儿”,咋着都挺好的。

观心无心”,我们修行不就是观想嘛~~观想最简单的观呼吸什么的,还有人观佛像等,怎么观都行。十六观法的时候,观太阳,观水等等,都可以,这都是修行方法。当你最开始观心的时候,你发现心又找不着。禅宗中间,二祖慧可找达摩祖师,求给安心,达摩祖师说,“你把心拿来,我给你安”,他又找不着~~“观心无心。从颠倒想起”,你老颠倒想,老认为自己有烦恼,认为自己心是有烦恼的,其实全部是你的邪恶颠倒见嘛~~

观心无心”,根本就没有心——心、境对应,没有了境,当然也就没有了心。“从颠倒想起”,因为你有颠倒见,所以说你老认为你有心、有烦恼,一切就都来了。“如此想心”从哪儿来的呢?“从妄想起”,原来是从妄想那儿来的?就是无始以来,你造诸恶业的时候,就自然起来了。所以我们现在要提醒自己,因为我们的烦恼妄想不用提醒,它条件反射就起来了,“无功用行”,所以修行要提醒自己:不要有这个妄想,不要有这个妄想。慢慢来啊,这是慌不得的事儿。

如空中风无依止处”,空中那个风,根本就没有依止。我们现在说,人,你肯定得生活在地球上,得有个地面啊~~它撑住了,你才不会掉下去。我们认为我们必定地有个什么东西,支撑着我们,作为依止。说,哪儿有什么依止啊?我们站在大地上,大地站在哪里呢?总不能是个龟塔吧~~空中怎么生活啊?我们要是没有一个依止的东西,我们就没办法生活了。说,你要什么依止啊?根本就没有依止,实际上空,你活得好得很。我们老认为一定得有一个依止,其实根本就不需要。这就是在我们修行的时候,在出三界的时候,因为我们凡夫一直有一个东西抓住,已经习惯了这个,现在要出三界了,一下子没有啥抓住的,很不习惯,就生起一种恐怖感……

我们现在,虽然嘴上说没有、说空,但内心里还是有的,通常人内心的有个恒常的神我,中国人是叫灵魂。佛教徒说空,实际上是你心里“有一个‘空’”,你仅只是把灵魂换了个名字叫空——咱们读了《解深密经》,虽然还没有读完,但那个著名的颂子已经读到了,“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楞严经》里头也说,“陀那微细识,习气成暴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3]。有多少人把阿赖耶讲成仅只是灵魂换了个名字而已,韩廷杰老师就是这么说的,这是他亲口给我说的。

在藏学研究中心开国际藏学会议,其中设了个因明组,于是我就参加了一次,在会上吉美桑珠明确地说,“要是没有神,那我们还修什么呢?”吉美桑珠是隆务寺出来的。

现在就是说,我们凡夫已经习惯了有一个东西抓着,你要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时候,是会产生恐惧的。所以我们有一个依止,这样才心里踏实。其实没有依止,也没啥的,小孩儿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也无所谓。我们那儿有一个小孩儿,爹妈车祸去世了,小孩儿摔伤了但没死,亲戚来处理后事,小孩儿根本无所谓,他不懂事儿嘛,确实没啥害怕。到他懂事儿的时候,才会觉得没依靠了比较可怜——有个禅宗公案,老和尚带了个小沙弥,啥也不教。某一天老和尚出去,只有小沙弥在。来了一个行脚僧,他见小沙弥啥也不知道,就教小沙弥一点基本礼貌,说,你师父回来的时候,要给他行礼呀什么的。老和尚回来,小沙弥就给老和尚问安、行礼了。老和尚说咋回事儿?说是行脚僧教的,老和尚就把行脚僧和小沙弥都赶走了……

经里头说“如空中风无依止处”,凡夫才一定要有一个依止的,其实根本就没有依止,风,没有依止,但仍然是风。

 

如是法相不生不灭。

 

根本就没有生灭这回事儿。这些法相——也就是结使啊、烦恼啊、颠倒啊、妄想啊等等,这些东西呢,我们学的时候,从开始接触佛教,到现在所学的一切的概念、一切的法相,全部是不生不灭……这个时候,如果有可能了,翻翻《般若经》,看看什么叫不生不灭,什么叫无常,给我们平时说的,完全是两回事儿。那上边儿说的不生不灭是什么?不生不灭就是根本没有,根本没有的东西,它才不生不灭……

 

何者是罪。何者是福。

 

哪是罪,哪是福?在我们凡夫这儿,我们设定了很多是正面的、高尚的,比如说向雷锋那样的,那都是高尚的。你要是像坏蛋那样的,那就是不好的。这些,其实在本质上,都是我们设定的。当我们这样设定的时候,你敢说它不存在?当大家都认为它存在,它就存在。有人搁那儿考证,考证雷锋事迹,有多少真的、有多少假的。你少考证了,你就是考证出来了,我们也不认可。有人说,秦桧是一个坏蛋,你想想秦桧真的那么坏吗?能坏到哪儿去?作为宰相,有国家的大政方针,与国家大政方针不合的,怎么办?但是人们都认为他就是一个奸贼,你即使再想翻案也不行。秦桧老家给秦桧整了个纪念馆,给秦桧塑了立像,引起了大量的讨论。因为人们的内心里不接受,人们已经接受了“他是一个奸贼”的标定。人们接受了这个,你想给他改,可难了~~曹操,毛主席说曹操是一个大英雄,那当然是。毛主席说了,也不中。大家都是这个观念的时候,改不过来,唱戏的时候,曹操还是得给他画个白脸儿,没办法~~“何者是罪。何者是福”,罪、福,都是我们的标定而已。其实哪有什么罪,哪有什么福啊?但是,凡夫中间这些东西就起作用。

 

我心自空。罪福无主。

 

我心本来就是空的。主,就是主宰、本质。就是本质的罪、本质的福,福就是福,罪就是罪,罪给福二者之间是不能够混淆的。我们现在经常说,这个是恶的,那个是善的,恶的就是恶的,善的就是善的。你要是分那么清楚的时候,人家会认为你是个小孩儿。小孩儿看电影的时候:这是好人,那是坏人。只有小孩儿才这样划分的。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头:人性是复杂的,既有这一面,又有那一面。经常是这种情况。秦桧啦,岳飞啦,非要给岳飞找一些性格弱点儿,非要给秦桧找一些什么东西,觉得这样才符合事实真相。你不要那样,可学者们就是干这事儿的嘛~~我们认为学者不是非黑即白的,我们认为中间有很多灰色地带。

我们给小孩儿差不了多少,从本质上说根本是一回事儿。没有本质的罪、没有本质的福,本质上来说,没这回事儿。

 

一切法如是。

 

所有的法,全部都是这样的。其实按世间法可能更好说。比如说桌子,我们都知道它这个肯定会坏的嘛~~但是我们的心目中有一个桌子的定义,这个定义是不能来回改的。说桌子,好像没有一个确定的定义,反正就是一个共识,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但有些东西是有明晰定义的,比如数学中间的“圆”,它有好几个定义。平面上到定点儿距离定长,这是几何定义;平面上一个动点以一定点为中心、一定长度的距离,运动一周的轨迹;还可以用集合方式定义等[4]。不管怎么说,人家这个是有定义的。但是,我们知道,定义是人们下的,人下的定义,就是规定它的。我们规定了:平面上定点儿定长,我们把它叫成圆。但是,事实中间你找得着吗?你找不着绝对的圆。我们最开始学牛顿定律的时候,“一个物体在不受外力影响的情况下,一直保持匀速直线运动或静止状态”,你给我找一个“不受外力影响”的物体,找不着的。“匀速直线运动”,你给我找一个看看,根本就找不着。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东西,这都是理想中间的。是不是就不行呢,也不是,人家能解决很多问题,很有用。当然了,在低速运动的时候,的确能解决很多问题。

现在说“一切法如是”,就是现实中间的这些事儿,都是这样的。但是我们都知道他的定义是根本不存在的,是我们安立出来的。谁会认为它是真的~~但是,说到这个的时候,我们知道,桌子的定义是安立的,这个具体的东西,给定义,是两回事儿,我们是能够分出来的。说的时候,你能分出来,平时的时候,你会混淆的,还真分不出来,你还认为你能分出来的,真是不好分。这就是留意了、拿起架子了,就分清了,但平时根本不走心,所以不分。“一切法如是”,法都是这样的。

 

无住无坏。

 

也没有住,也没有坏。在我们凡夫这儿,都说有成、住、坏、空。在凡夫的时候,一定是有个成、住、坏、空的。佛教叫缘聚则合,合的当下就灭,根本就没有这个“住”。既然没有这个住,我造这张桌子干啥呢?我造张桌子,不就是要用一段时间的嘛。生起来的当下就坏了,那我还做它干啥呢?其实是:第一刹那生,生的当下就灭;第二刹那生,生的当下就灭;第三刹那生,生的当下就灭;第四刹那生,生的当下就灭……这个要持续一定的时间,就是说:其实是生灭实在太快了,以至于我们认为它不生灭。变化实在太快了,我们就把它叫成不生灭了。这话挺憋屈啊~~我们感觉到这句话跟后头不一样了呀,生灭太快了跟不生灭,我们认为它是顶牛的,可事实就是这样。科学家也挺好玩儿的,光是波还是粒子,人家争了好久了,最后争出来“波粒二象性”。波是往外的,粒子是往里的,但是人家就给它朝一堆儿一捏,一捏就波粒二象性,就成了——实验支持是最重要的。

 

如是忏悔。观心无心。法不住法中。

 

这样忏悔……我们平常说的“罪由心起将心忏”,都是这种情况。观心的时候,没心。心是什么?设定而已。“法不住法中”,我们认为有一个法,法不在这个法中,都是设定而已。

 

诸法解脱灭谛寂静。

 

诸法解脱”,诸法本来就解脱,本来就是你安立出来的。“灭谛寂静”,本来就没有这么多事儿,这些事儿全是我们自己折腾出来的,你不折腾就没有这么多事儿了。但是不叫你折腾,可你已经折腾了,静不下来了,折腾已经成为了你的习惯。

 

如是想者名大忏悔。

 

这样的观想才叫忏悔。忏悔就是观空。

 

名庄严忏悔。名无罪相忏悔。

 

这是大忏悔,这是最重要的忏悔,叫无罪相忏悔

 

名破坏心识。行此忏悔者。身心清净

 

这样的忏悔才能身心清净。

 

不住法中。犹如流水。念念之中。得见普贤菩萨及十方佛。

 

这时候,不安住在法里头,就像流水一样……你看流水,一直在流,但是在表面上看来,好象不流似的。流的太快了,以至于我们认为不流……这两天有一个新闻,武汉有一个人,他拿出来好多年前的《武汉晚报》、《楚天都市报》等,发现当年报道的新闻很多都是撒谎、是假新闻。他列了“改变新洲命运的12个大新闻(投资40亿元以上)”,说有11个烂尾了,仅地铁21号线没有烂尾。前天长江日报报业集团出来回应了,说我们的报道是撒谎,这个说法我们不接受,我们报道的新闻,来源渠道都是官方权威渠道,我们是真实的报道,后来因为客观条件,没能兑现,这也不会是有意欺骗老百姓的,“过错不是《武汉晚报》造成的,这笔帐不能记到《武汉晚报》头上”[5]。确实是这样。

现在说:就象流水一样,不能安住的。看起来好象不动,但其实一直在流动。

这样的忏悔,很快就能够见到普贤菩萨、十方佛来给你加持、指点。

再往下来。

 

时诸世尊。以大悲光明。为于行者说无相法。行者闻说第一义空。行者闻已。心不惊怖。应时即入菩萨正位。

 

这时候呢,世尊用“大悲光明”给他说“无相法”……“大悲光明”在语法上叫啥?说一个法,能够让人心里明白,就象光照到了一下亮堂起来,所以就叫放大光明,这个叫啥?【修辞学上的“比拟”?】汉语语法也忘了,有时候一下子说不清了。“狮子吼”也是。“为于行者说无相法”,这个,在禅宗中间,《六祖坛经》中间有无相禅、无相戒等等,武侠小说里也有“无相神功”。

“行者闻说第一义空”,这修行者听说“第一义空”,“第一义”与“空”是一回事儿,是一个东西。第一义,就是空义,空义就是第一义。“行者闻已。心不惊怖”,在我们通常来说,一定有一个抓手可抓,但现在没有抓手了,抓都没法抓,也没啥好抓的。一般来说会害怕的。因为他是从前边儿,一步一步这样按部就班走过来的,所以现在说他没什么好害怕的,“心不惊怖”就进入“菩萨正位”,这就到了见道位。

 

佛告阿难。如是行者。名为忏悔。此忏悔者。十方诸佛。诸大菩萨。所忏悔法。

 

这样的忏悔才叫正儿八经的忏悔。这忏悔法,是十方诸佛、诸大菩萨“所忏悔法”,十方诸佛、诸大菩萨,当时都是这样修的。

好,咱今天说到这儿。

 

 

 



[1]下边的两个图,是梦醒居士让他外甥给作的。我给放在了空间里,根据反馈,好象我还没有说清楚。

[2]http://www.docin.com/p-544445745.html

[3]《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大正藏第19册第0124页下栏。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