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观作作者品第八  

2016-10-26 20:29:06|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作作者品第八

 

下边儿是第八品了。分析造作者、造业这个事儿,从这个角度来破有为法。

 

决定有作者,不作决定业,决定无作者,不作无定业。

 

作就是指造业,注意,这里不是说的善恶业,是强调对象的,是所。作者是造业者,是能。一对儿能所就成立了。

“决定有作者,不作决定业”就是说,实有的作者,没法儿作实有的业,“决定无作者,不作无定业”则是说,不实有的作者,不能作非实有的业。至于为啥这么说,下边儿的颂子再解释。第二颂说实有作者不作实有业。后头再说不实有的作者不作不实有的业。

这是观点。下边儿龙树来论证。

 

决定业无作,是业无作者,定作者无作,作者亦无业。

 

为啥实有作者不作实有业呢?原来呀,是这样的:实有的作者,就是实有自体,实有的业,也是实有自体,啥叫实有自体?就是无需观待、无需诸缘,也就是说,其自体已经具备了,根本不需要啥造作行为了,业、作者根本就不依赖对方而成立。

“决定业无作,是业无作者”,决定的业、实有的业,它是有体的,那就根本不需要造作者,它自己是成立的。

“定作者无作,作者亦无业”,决定的作者,它是有体的,那它就不作业了,它自己已经成一个封闭的系统了,不会给其它的交流了。

 

若定有作者,亦定有作业,作者及作业,即堕于无因。

 

吕澂先生在编《藏要》的时候,因为《中论》是很重要是著作,当然得编进去,他把这前两句又给重新译了一下,是“若定非作者,作定非有业”。但是,咱们毕竟是拿鸠摩罗什译的《青目释》来的,咱就按这个来说……哦,那么前一个颂子也应该按咱们这个书上来说一下。

在咱们这个书上,第二个颂子对应的长行解释里有说,“若先定有作者,不应更有作业”,啥意思呢?我举个例子:比如说我来写一篇因明的文章,《陈那论师思想的变化》,通常来说,我就是实有的作者,《陈那论师思想的变化》是所写的文章,我能不能再写一篇文章呢?绝对不能,比如说我又写了一篇《比量刍议》,写《比量刍议》的我,绝对不是写《陈那论师思想的变化》的我,是两个!这一个理解吧?

长行中的“若先定有作者”,是“定有”,也就是实有,那就绝对不能发生变化,我写《陈那论师思想的变化》的时候,不让我再变化了,这在长行中叫“不应更有作业”,是“更有”,这在现实中做不到啊~~或者我们说,写《陈那论师思想的变化》,就决定了当下的我。要是再写《比量刍议》,就是我发生变化了,就是另外的一个作者了,《比量刍议》对应的是另外一个作者我。一作者对应一业(这“业”指对象)。这就是实有的、决定的作者,没法再作实有的、决定的业了,因为实有的、决定的作者对应一个决定的业了。另外的实有业、决定业,得对应另外一个实有的、决定的作者。长行里有“离作者应有作业,是事不然”,“离作业应有作者,但是事不然”,就是这个道理,一个对应一个。长行一开始有“若先决定有作业,不应更有作者”,道理都是一样的。

这给我刚才说的不一样吧~~

现在这第三个颂子,按照鸠摩罗什大师的译本,它还是解释前头的。长行中说,“若先定有作者定有作业,汝谓作者有作即为无因,”就是说,要是有决定的作者、实有的作者,决定的作业、实有的作业,那么,这不都成无因的了嘛~~自己就成无因而成立,它已经是个完善的系统了,根本不需要因缘。接着的“离作业有作者、离作者有作业,则不从因缘有”,就是这个意思,“离作业有作者”就是独立存在的作者,“离作者有作业”就是独立存在的业,通常来说,作者、业是相应的,现在成各自独立自存的了,那还要因缘干啥呢?注意,是名言中的事儿。比如一个女人,因为生下了小孩儿,她才能称妈妈,也就是说,妈妈是依小孩儿而成立的。哪儿有妈妈独自成立的~~

要是依吕澂先生的“若定非作者,作定非有业”,这不一样了,成了非实有的作者不能作非实有的业。当然啰,非实有就不具备造作行为,而行为是业和作者的因,要是有非实有的业和作者,就成无因而有了。确实,不实有的作者,不能作不实有的业。不实有的作者存在吗?根本不存在啊~~不实有的业是啥?我也不知道,因为根本就没有这玩意儿~~

 

若堕于无因,则无因无果,无作无作者,无所用作法。

若无作等法,则无有罪福,罪福等无故,罪福报亦无。

若无罪福报,亦无大涅槃,诸可有所作,皆空无有果。

 

第四、第五、第六这仨颂子,书本上是放在一起的,咱们就也一起来读。

在第三个颂子的最后一句儿,是无因了,现在就接着再往前走一步,要是没有因,那就没有果!无因无果,可能吗?作和作者,作者是因,作(业)是果,这是观待因果,知道吧?要是没有因果了,还得了啊?天下不就大乱了吗?至于第四个颂子里头的“无所用作法”,我砍了棵树,我是作者,树是作(业),也就是具体的对象,没有我砍树这个事儿,就叫“无所用作法”。

第五个颂子是又进一步,说,要是没有造作这个事儿呢,就没有罪福了,罪是造罪,是要得恶报的,福是做好的,那是要得福报的。要是没有造罪、没有做好的,麻烦啰,就没有恶报、福报了。

第六个颂子说,要是没有恶报、福报,那还修行个啥呀~~也就没有涅槃可得了。所有的一切,都白费了。这象话吗?当然不象话了。颂子中的“诸可有所作”就是指有作者、有作业——注意,是实有,或者叫定有。

定有作者、定有作业,以及非定有作者、非定有作业,导致这一路下来,全成扯的了。关于这个,咱们手里的这个《青目释》,长行说得很清楚的,不过因为语句实在简单,就不多说了。

 

作者定不定,不能作二业,有无相违故,一处则无二。

 

这是第七颂。

前头说过了实有的作者不能作实有的业,非实有的作者不能作非实有的业,外人就说:既实有又非实有的作者,总可以作既实有又非实有的业了吧。龙树这一颂就回应了:

你可真扯——作者既决定又不决定,也就是既实有又不实有,也是没法作既实有又不实有的业的,为啥呢?因为实有和不实有,根本是相违的,它俩咱并存呢?既实有又不实有其实就是个文字游戏而已,这是戏论执而已。

 

有不能作无,无不能作有,若有作作者,其过如先说。

 

有就是有、无就是无,有不是无、无不是有。或者理解成,实有的作者成立不了不实有的业,不实有的作者成立不了实有的业。

要是有作者作了非有的业,也会出现前头四、五、六颂的一连串儿过失。要是非有的作者作了实有的业,同样会出现前头四、五、六颂的一连串儿过失。

 

作者不作定,亦不作不定,及定不定业,其过先已说。

 

这“作者”,拖着前头,就是指实有的作者、决定的作者,“不作定”是说实有的作者成立不了实有的业。

“亦不作不定”是说,实有的作者,成立不了非实有的业。

“及定不定业”是说,实有的作者,成立不了既实有又非实有的业。

“其过先已说”,前头已经分析过会出现啥毛病了。

 

作者定不定,亦定亦不定,不能作于业,其过先已说。

 

作者是实有的也好,非实有的也罢,既实有又非实有的也中,不管咋着,反正你成就不了任何的业,实有的业、非实有的业,都是成立不了的。前头已经分析过会出现的毛病了。

 

因业有作者,因作者有业,成业义如是,更无有余事。

 

通常说来,能和所是对应的,作者是能,业是所,一对儿能所构成了,事儿才能够成就。能与所,咱们把能当成因,所就是果;把所当成因,能就是果——注意,观待因果就是这样的。

因为有业,所以有作者,因为有作者,所以才有业。咱们就是这样认识的啊,除了这个,要想成就业、作者,是没有可能的。也就是说,业、作者其实只是相互依存的世间名言而已,根本就没有自性。

 

如破作作者,受受者亦尔,及一切诸法,亦应如是破。

 

这样咱们就破了作、作者,刚才我是说成业、作者了,在我这儿是一样的。也就是作、作者其实都不是实在的,只不过是名言中安立的,在安立的时候,我们还让它俩相互依存。

受、受者,也是这样的——也可以这样破。指没有自体,只不过是名言安立。

一切诸法也是没有自体的,也是名言安立。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