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第十四届吴越佛教研讨会佛典语言文字分会场闭幕谢辞  

2016-10-18 17:4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四届吴越佛教研讨会佛典语言文字分会场闭幕谢辞

20161016

 

各位菩萨:

佛教教育、唯识论坛的闭幕式,一点半的时候已经在海华宾馆给做过了,也就是说第十四届吴越佛教研讨会,在形式上已经完成了。那里一结束后我就赶到咱们佛典语言文字这个分会场来,唉~~还赶上了咱们这个分会场的一位教授交流发言。不错的,虽然我听不明白——这是因为我的外语太差,虽然我也是一次次考试过来的,但出身低微嘛,是哑巴英语、打勾勾英语,选出个ABCD来也就是了,再打个勾差,仅只是这个而已,“三短一长选长、三长一短选短”,这曾经是我们的考试口诀。说起来觉得挺扯,但当时我们真的就这么鬼扯,毕业证就是这么着扯到手的,没办法嗷。

我虽然听不明白,但在现场感受一下发言、交流的气氛,很好,这气氛确实还是很能带动人的情绪的。

杭州佛学院呢,2002年就开始教授梵文课了,当时是韩廷杰老师教的,后来因故停了。这次是从2013年开始教授梵文课的,2014年我们把梵文课对社会开放,到现在,已经结业了一期,还有两期同学同时在学习着。目前总共还有六十位同学左右,人还真的是不少。当然了,每期开课的时候,那就更多啰,一期都是三百多人,两期总共还有六十位同学,我已经很满意了——

这个满意可不是光嘴上说说,我是打心眼里觉得满意,刚才在海华宾馆闭幕式上我也说到了:当然了,我是老胡说,嘴上也没个把门的,说到了巨赞法师和杭州佛学院的关系。上个月9号,我们在北京举行巨赞法师与武林佛学院成立七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可是在会上就有学者说,根据现有的资料,可以说武林佛学院的创办,在最初,和巨赞法师确实关系不大,武林佛学院的运转,早期基本上是演培法师在支撑,一直到最后几个月,巨赞法师才明确介入……啝,以前我也是这么说的,但后来我就变了。历史是啥?难道真的就是史料本身吗?根本不是的~~咱们中国的历史,儒生编历朝历代的历史,教化人心是第一要务哦~~史实细节其实不是十分准确的,只要大差不齐也就行了。所以,历史其实是以史实为底子而进行的再创造。要是没有这个“再创造”,那就只是经历而已,根本不叫历史,历史学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当然了,刻意作假,有良心者是不会这么干的,这一点儿我们是充分地信任史家的。近段时间,《蒋公的面子》又火起来了,这是南京大学排的一场戏,演蒋介石请三位教授吃饭,这个事实基本上可以确定,纯粹是学者们的意淫而已,绝对的虚构,但蒋介石兼任过中央大学校长这个史实,还是确实有的,不过只当了一年多吧。这也算是历史。

中国佛教虽然来源于印度,但已经与中国文化融为一体了,它更多地承继的是中国文化的基因,对于印度佛教,存在着相当多的深刻误读。当然了,“深刻误读”是我说的,别人用的词是叫“创造性误读”,一“创造性误读”,就成有意而为了,我自己在内心里不愿意接受这个说斯。为啥后来“修剪菩提树”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呢?就是因为这所谓的“创造性误读”。

所以宣教作用是排在第一位的,那还较个什么啊~~我说是就是,这就中了。我们在创造历史,本意是让我们鼓起信心的,不是要给我们一瓢瓢冷水的,不能打击我们。我自己近几年相较起以前来,特意提醒自己,要坚持、要乐观,要把这个变成自己的习惯。如果是老看见不好的、不对的,说明你看问题的眼光需要调整调整。

所以,我是真的很满意,这个可不是虚假的。

佛教传入中国,最开始是胡文,从中亚传过来的,这是二手文献嘛~~因为是二手文献,所以一遇到认真的人,他们就会发现,中间有不少地方其实是根本就说不通的。于是才有了一定要到印度去取经的人。中国佛教史上明载的第一个西行求法者,是朱士行。随后渐渐地就多了。大乘佛教的菩萨道精神,使得印度的高僧,也历尽千辛万苦要到东土来传法。西去东来,这条艰难的路上,有不少行人,但大多都在这条路上丧命了。义净大师有一首《求法诗》,中间说到“去人成百归无十”,要是没有菩萨精神,这条路确实是走不下来的。

玄奘法师、义净法师等等,他们从印度带回来了不少的梵文经典,还有一些大师从中亚地区带回来了一些胡本的经典。这些经典翻译成汉文之后,汉本现在还在流传着,梵文本、胡本,都到哪儿去了呢?不知道啊~~

当时经典翻译成汉本之后,尤其是大的译场,朝庭会让分抄一下,送到各敕修的大寺庙去保存、流通——以前的寺庙,有敕修的、有私造的等等不一而足,全国各地敕修的寺庙不是太多的——我这是说当朝敕修的,比如清朝,只会送给清朝敕修的寺庙,而不会送给前朝敕修的寺庙,况且,前朝的寺庙,到了清朝,还是不是大寺庙,已经成问题了。虽然说不会太多,但绝对不是孤本,所以流传下来的机会就大了。而大师们带回来的这些梵文本、胡本等经典,则是孤本。比如说玄奘法师带回来的经典原本,他在翻译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注意到梵文原典的保存了:

他早期比较看中的弟子是辨机,《大唐西域记》就是让辨机执笔的。后来辨机出了事儿,被皇帝给腰斩了,玄奘法师就给皇帝讨价还价——都知道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拍桌子是另外的事儿。这明明是两个人的事儿,咋能只处理一个人呢?我的徒弟你给杀了,那么,你闺女呢?你不处理的话,这太不公平。皇帝已经杀了辨机了,人死不能复生,自己的闺女,即使再惹自己生气,自己也是舍不得杀的。咋整,就补偿一下玄奘法师吧。咋补偿呢?玄奘法师就说,我带回来这些梵文佛经,确实难以保存。因为以前大多建筑都是木结构的,木结构就特别容易招火灾呀啥的,于是让皇帝给修了个大雁塔,这大雁塔是用砖、石盖的,这在当时就是最好的建材了。要是现在的话,可能就要求用大理石之类建了。直到现在,大雁塔还在屹立着,可是保存在里头的经书到哪儿去了?真不知道。

不是我们现在才留意到当时取经取回来的那些原本,根据现在的资料,至少在一百多年前,那时候就有人开始打这原本的主意了,要寻找这些梵文原本、胡文原本的经典,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结果。

不过,大家尽管放心,这些经典肯定存在,至少是部分存在,我从宗教信仰的视角来说,我是坚信这一点儿的,只不过我们现在人福报浅,无缘见到而已,到缘份到了的时候,这些经典一定会自然显现于世的。我想时间不会太长,最多三、五百年。因为佛教传入中国到中国人真正接受它,也经过了五百年左右。

缘份、福报,这个事儿确实是不可思议的,当初佛在世时,也是有很多人无缘亲近佛陀的,甚至见到了佛陀本人,他也没有能够跟从佛陀修学。我们现在福报不够,见不着当初的那些原本经典,不过别把这个太放在心上,咱们现在能够多少见到一些儿梵文原本,比如说我自己手边儿就有《集量论》的梵本,梵本的《金刚经》、《阿弥陀经》等等,咱们现在是能够见到的,还有人写出了研究专著来——不过,现在研究中的反格义现象,也挺令人头痛的。那么,咱们现在还真不如一点点儿地作好当下有的梵文、胡文的研究工作,而不用把心思放在找现在见不着的那些玄奘法师等带回来的原本上。

咱们佛学院现在开梵文公开课,还想要开巴利文课——学会了梵文,巴利文就成毛毛雨了——咱们这两天开佛典语言文字研讨会,等等,这都是在一步步踏实地往前拱。

当然了,这是第一次佛典语言文字研讨,其可持续性,只要我们在,我们会努力地继续推动它。这活动不是啥费心力的事,因为咱们有吴越佛教研讨会这个平台,自从2003年开始,已经是第十四届了嘛。啥事儿都怕坚持,按毛主席的说法就是“世界上的事,怕就怕认真二字”,只要我们认真地坚持下来,成绩也就来了,成绩是啥?最基本的表现就是规模效应嘛,所以一定会有的。咱们再过些年回过头来看看,要是能够欣慰地说:我还是往前拱了一点儿的,没有辜负了佛陀。这也就够了。当然,如果再给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研讨会中间竟然出了一篇象《大乘起信论》这样的文章,那我就要高兴死了。

下去后我会和李老师一起再策划一下,只要能够,明年一定请大家再来杭州相聚。

最后,要感谢一下各位:诸位教授,你们不远万里,来到杭州佛学院,给我们增光添彩,我代表佛学院进行感谢。

各位学员,能够抽出几天工夫,很不容易,有些是要请假的嘛~~我也为你们喝彩。

还有,为这次研讨服务的义工菩萨,你们的劳作,是我们安心讨论的保障,为你们念一声阿弥陀佛。

咱们这第一次佛典语言文字研讨会,到此就结束了。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