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观然可然品第十  

2016-11-24 20:33:53|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然可然品第十

 

书上是“然”,通常应该是火字边儿的“燃”,烧着了嘛,当然应该是火字边儿的“燃”。这是第十品,就是说火和燃料的情况。从这个地儿入手来破斥能取、所取的真实性。

咋忽然来讨论烧火这个事儿呢?话题是咋引出来的呢?原来呀,是外人的一番话引出来的,外人说:受和受者,就象然、可然[1]一样,咱们手里的《青目释》84页长行原文说,“如然可然,然是受者,可然是受所谓五阴”。也就是说,受者然是火,也就是“我”,五阴是然料,五阴就是色、受、想、行、识。外人的意思主要是说它们都是存在的。龙树这才来说他们的火烧的例子。

 

若然是可然,作作者一,若然异可然,离可然有然。

 

龙树说,你们的说法不对啊~~就拿你这个例子烧火来说,能烧的火、然料,其实根本就不成立。为啥不成立呢?

颂子中说了,火和柴,是一是异?要是一体,“若然是可然,作作者一”,作和作者就分不清了。火烧掉了柴禾,通常来说,火是作者,柴是火烧的对象,是能够分清的,现在分不出来了,咱们打眼一看就觉得这说法不对。

火和柴禾要是异体,这也不中,“若然异可然,离可然有然”,就是说,没有柴禾也不耽误火。这咱们现实中一看就不对,没有柴禾你烧个啥呀~~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北方冬天要是没有煤球儿,你能过去冬?差不多要把人冻死。

长行中还有陶师、瓶这样的例子,要是一的话,陶师和瓶就一回事儿了,等等。分析都是一样的。

 

如是常应然,不因可然生,则无然火功,亦名无作火。

 

根据咱们手里的《青目释》长行,这第二颂是说“若然可然异”,异的话就会出现这样几个问题:

一,常应然。也就是说火一直烧,根本没有息灭的时候。火是火、柴禾是柴禾,它们各是各儿,根本没有关系,可不火就得永远着了~~这是第一句颂子。

二,“不因可然生”,这句颂子啥意思?就是说:火,人家自己着,根本用不着你柴禾来掺乎。

三,第三句儿颂子说的是啥,咱们现实中的事儿呢,柴禾烧起来,能够烧饭等。我是乡下人,还在大山里住过两年,我们那儿做饭就是烧柴禾的,当然,后来是烧煤了,再现在老家的村子已经荒废了,前几年我回老家,村子里荒草大深,原来小山村有三百多口人,现在只剩几十人了……我还真是老鬼扯,还回头说这颂子。说如常生活中的火,是能够起作用的,而恒常火,好干啥呢?颂子的“无然火功”就是这个意思,火没有煮饭的功能。在密宗里头说得很简洁,啥是恒常的?就是头脑里头抽象出来的那个。日常生活中的,都不是恒常的。抽象出来的,日常生活中根本就没有,它咋起作用呢?

四,火和柴禾,构成一对能所,火的能然,柴禾是所然,或者说火是作者,柴禾是作业、对象,火在烧柴禾,这个过程,咱们叫成作。要是火和柴禾是俩,那么,能所的关系就不能成立。这就是第四句颂子,“亦名无作火”。

 

然不待可然,则不从缘生,火若常然者,人功则应空。

 

第三颂了。“然不待可然”,不用柴禾也能有火,把柴禾说成燃料吧,这样可能会好些,以前是柴禾,现在煤气之类的,都算“可然”。

要是不用燃料就能够有火的话,“则不生缘生”,那这火就不是因缘和合而生起来的。不是因缘和合的,那就成恒常的了。

火要是恒常地烧着,那么“人功则应空”,这句话其实很简单的,没那么复杂,咱们知道,为了维持火,咱们就得照料它。在我们老家烧煤球的时候,隔一段儿时候,就得换一下煤球,冬天晚上得注意火门,要是燃烧不充分,又怕煤气中毒……煤气中毒的滋味我是受过的,好在又活过来了,当时有点儿感觉的时候我爬起来,把火炉移到了外边儿,结果我迷糊中摔倒了,煤气中毒人往后倒,后脑那一声,当时觉得天地间只有这一声,以后我就啥也不知道了……不扯这个了。要维持火,是需要人来照料它的。现在说火根本是恒常的,那还用得着人来费劲儿巴巴地照料吗?不需要折腾这个劲儿了,你费这劲儿就一点儿意义也没有了。

 

若汝谓然时,名为可然者,尔时但有薪,何物然可然。

 

这第四颂,柴禾正在着火的时候,被烧的是柴禾,能烧的是火,这时候咱们看,虽然火是火,柴禾是柴禾,是俩东西,不同体,但是却能够成就一对能所。这是外人的说法,也就是前两句颂子。龙树回应外人这说法了:

你说正在烧的时候,就成就了一对能所,可是,咱们来分析一下,这时候,实际上只有在燃烧着的柴禾而已,根本没有办法剥离出来一个“区别于柴禾而又能烧柴禾”的“火”,你仔细琢磨一下,是不是这样?其实就是说,离薪的火,有吗?没有啊~~这不就是火根本没有独立自体,没有独立的自体,用白话说其实就是不存在!

注意:这里说没有离薪而有的火,也就是火没有独立的自体!前两句里头外人的意思是——火是火、柴禾是柴禾,不同体。这儿成了火根本没有自体。这个要强调一下。

既然火成立不了,那么相对于火而有的柴禾也不能存在!火没有、柴禾没有,所以颂子说“何物然可然”?

 

若异则不至,不至则不烧,不烧则不灭,不灭则常住。

 

这是第五颂了。

火和柴禾,要是异体,根本是俩的话,那么,火就应该是不用凭借柴禾也能够成立。好,那就不让柴禾来掺乎,颂子中间叫“不至”。柴禾要是不来掺乎,能够成立火烧柴禾这个事儿吗?第二句颂子里头出来了个“不烧”,就是指火烧不掉柴禾,柴禾根本没来掺乎,咋烧掉柴禾呢?既然没有烧,也就没有灭掉,进一步,既然没有灭掉,还就应该是永远恒常的才对。

 

然与可然异,而能至可然,如此至彼人,彼人至此人。

 

第六颂。这是外人回应龙树的说法。

你龙树根本是在胡说:火和柴禾各是各儿,其实根本就不耽误它俩接触,接触后接下来的一系列情况都能发生——火把柴禾给烧掉这个事儿其能够发生的。也就是说,正因为异,所以才说火到了柴禾这儿,柴禾到了火这儿。要是一的话,哪儿有至不至呢?

比如说男人和女人,这是二吧,可是二也不耽误接触、结合啊~~

 

若谓然可然,二俱相离者,如是然则能,至于彼可然。

 

第七颂是龙树的回应。

男、女二人,确实是可以接触、结合,这是因为确实是互不观待的异,确实先没“至”,而后有“至”了,但是,火和柴禾呢?它俩是互不观待的异吗?它们能够分离吗?根本不是啊~~咱们要是拿现在人的话说就是: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但柴禾没有。

南北朝时范缜的《神灭论》,中间说大风刮树叶,有的刮到殿堂,有的刮到厕所,这其实都是抹杀了人的主观能动性,他的错误就在这儿。

董平老师有一本书,好象是叫《天台宗研究》,中间讨论无情有性,说一方面把无情物提到了和人同等的地步,一方面把人放到了和无情物同等的地步,对吗?当然不对了,只能说把无情物放到了和人同等的地步,而不能说把人放到了和无情物同等的地步。为啥呢?第一,传播佛教,需要提升我们的自信心,所以不能把人往下推;第二,题目中就说到了是“无情有性”,是我们在看无情物,无情物是对象,我们是能,无情物是所!所以我们是不动的,绝对不能说把人放到了和无情物同等的地步。

 

若因可然然,因然有可然,先定有何法,而有然可然。

 

第八颂很简单:

外人说,因为有然所以有可然,因为有可然所以有然。长行原文是“然可然相待而有,因可然有然,因然有可然,二法相待成。”这就给鸡生旦、旦生鸡一样。注意,有鸡、有旦,这才能鸡生旦、旦生鸡。有然有可然才能相互观待,有!这个一定得注意。

龙树就说了:既然然依可然、可然依然,那么,是然还是可然触动了这个相依机制呢?先有旦还是先有鸡这个怪圈儿中,根本不可能跳出来的,因为你已经在鸡、旦相间的数轴中间了,你的视野跳不出来,就永远见不着真相。前几年湖南科技出版社出过一套第一推动丛书,宇宙间的各天体都是动的,最初是咋动起来的呢?一定得有一个第一推动,至于牛顿定律等,这都是研究的动起来之后的规律,第一推动,不知道!

现在龙树就是在给凡夫外道说法,所以用的就是凡夫的话——相依的机制是谁触发的?也就是问第一推动是谁给的。

 

若因可然然,则然成复成,是为可然中,则为无有然。

 

第九颂和第八颂其实是一脉相承的。

在咱们的日常经验里,我想煮饭,好象是得先要有柴禾,而后我才划火柴点火的,要是先划了火柴,有了火,然后再去找柴禾,这不中的~~

咱们来分析一下,第一句颂子就是说,先有可然的柴禾,而后有火。说,这样啊,既然火能够观待柴禾了,这说明了啥呢?说明了它是有体的啊~~也就是说,已经有火了[2]。问题就来了,既然已经有火了,咋又出了一个火呢?就是说,柴禾点着后的火是又出来的,这一“又”,就是火被重新成立了一次,这不是头上安头吗?根本多余!这就是第二句颂子说的“然成复成”,“成复成”就是已经成立了再成立一回。

还有,要是柴禾先有,其实就是柴禾可以离火独有,没有火,能说这柴禾是火的燃料吗?就象一个女人,根本没有生孩子,她能是妈妈吗?她是谁的妈妈?

所以,你外人说火和柴禾相互观待而成,是不合适的。

 

若法因待成,是法还成待,今则无因待,亦无所成法。

 

这是第十颂。

说,这然呢,要凭可然而成就,而可然呢,要凭然而成就,麻烦来了,一步步分析:然要凭可然成就,就说明了现在然还没有成就;既然然现在还没有成就,你让可然依然而成就,可能吗?然根本还没有啊~~

也就是说,在还没有然的时候,可然也成就不了,这就成了“无因待”——你要观待人家,可人家还没有成立,这就叫“无因待”。既然没有因,那你这一法还咋成立呢?

“若法因待成”,要是这一法的因还有待于成立,“是法还成待”,既然它的因还有待于成立,则它就还没有成立,在等待它的因缘。“今则无因待”,现在没有它的因,“亦无所成法”,那么,它这一法,就是没有的。

 

若法有待成,未成云何待,若成已有待,成已何用待。

 

十一颂。比如说火,它是要靠柴禾来成就的,也就是说,其实这时候火还没有成就,既然现在根本就没有火,你凭啥说是它待柴禾成就呢[3]

就象被枪毙,是因为杀人,于是你就说被枪毙是观待杀人而成就的,可是,现在根本就没有“被枪毙”这一法,凭啥说是它观待呢?要是最后只是被判了无期呢?或者其他啥结果也不是没有可能。

记住:根本就不存在的火(火是“然”),咋能观待柴禾(柴禾是“可然”)呢?——这是前两句颂子。

要是说火已经成就了,那还需要观待柴禾吗?不需要了!要是再观待的话,就成了成立之后再一次成立。就象一个小孩,生出来后,就没法再出生一次了。

 

因可然无然,不因亦无然,因然无可然,不因无可然。

 

这是第十二颂。“因可然无然”就是说,因为柴禾而有的火,是没有的。或者说观待“可然物”而有“然”,这“然”是不存在的。很简单,不论你这火是已成就还是未成就,前头刚说过的,要是火要是已经成就了的,那就根本不需要观待柴禾了嘛~~要是火还没有成就,那么,就是说根本还没有火,既然根本没有火,凭啥说是火在观待柴禾呢?

“不因亦无然”,这一句是说,不观待然料的火,也是没有的。为啥?很简单啊,要是不观待可然物,那就是说这火根本是恒常的。恒常的事物,现实中有吗?诸行无常嘛~~这是前两句颂子,后两句反过来说观待火的柴禾。

“因然无可然”就是说:观待火的然料,是不存在的。道理还是一样的,不论你这然料是已成就的还是未成就的,要是已成就的,就不能二次成就,要是未成就的,则出现:既然还没成就,咋能是它来观待火呢?

“不因无可然”是说,不观待火的然料,也是不中的。不观待火的然料?有这东西吗?要是有,就该是恒常的,要是根本没有,那还扯个啥呀~~

 

然不余处来,然处亦无然,可然亦如是,余如去来说。

 

十三颂了。说,然呢,不是从其他地方来的——火一定是从柴禾这儿来的,绝对不能是别的地方。要是说火来自于其他地方的话,我们就得考虑这火,它是不离柴禾而有还是离柴禾而有,这不又回到前头讨论过的地方去了吗?

“然处亦无然”是说,火不是来自于柴禾里头……注意,一步步来,前一句说从柴禾这儿来,第二句说,不是从柴禾内部来的。为啥不是从柴禾内部来的呢?首先,在柴禾里头见着有火吗?现量没有,比量推中不中[4],要是柴禾里头本来有火的话,那就不需要人来费劲叭叭地点了嘛。

反过来,咱们以可然为主点、为参照物,来说火,也是这样的。柴禾不是从火之外的其他东西而来,也不是从火内部而来。

“余如去来说”就是说还可以象《去来品》那样的考察方式来折腾。还记得吗?已去、正去、正去这样分的,现在这然可然也就可以分成未然、已然、正然这样折腾吧。

 

若可然无然,离可然无然,然亦无可然,然中无可然。

 

这是第十四颂。

火和柴禾,其实有五种关系:“若可然无然”,这个“若”咱们给理解成代词,“这个”的意思。柴禾不是火。

“离可然无然”,要是没有柴禾,也就没有火。

“然亦无可然”,火不拥有柴禾。

“然中无可然”,火里头没有柴禾,同样的,柴禾里头没有火。

咱们也可以用这样的话说:火和柴禾有五种关系,相同,这是不对的;相异,这也是不对的;火用有柴禾吗?没有;火在柴禾里头?不对;柴禾在火里头?也不对。至于为啥不对,这是前头都讨论过的。这个颂子只不过是统说一下而已。

这一品讨论然、可然,是由感受这个话题引出来的,本来在说受、受者的,因为用然、可然的例子了,所以讨论然、可然的,还是要回到受、受者这儿来的。所以最后俩颂子回到主题了。

 

以然可然法,说受受者法,及以说瓶衣,一切等诸法。

 

讨论然、可然,其实还是要说受、受者的,当时说“然是受者,可然是受所谓五阴”,这是原话,在第84页。现在就是说,通过然、可然的讨论,我们就可以明白受、受者是不成立的。按这个方法,咱们还可以明白瓶子、衣服等一切诸法,实际上都是不成立的。

 

若人说有我,诸法各异相,当知如是人,不得佛法味。

 

我们根据对然可然的分析,破斥了然、可然的存在,用这样的方式,其实可以破斥一切法。受、受者当然这样可以破斥,我、所所等等,反正是你只要是想建立主客体,都可以破斥。建立主客体种种关系的人,其实都是对佛教有误解、没有体会到佛法的真实义。

这个颂子中的第二句“诸法各异相”,就是指建立的主客体是一、异,是即、是离等等各种说法。在龙树菩萨这儿,主客体根本就不存在,哪儿有什么一、异,即、离的关系呢?

 



[1]按照书本上的情况,“然”其实是“燃”,这里就顺着书本也用“然”字儿。

[2]所谓有体,就是有这东西,或者说这东西存在,这个一定要记住。

[3]这一个一定要注意重音是在“它”!

[4]注意这里的比量,是琢磨推理,不能按陈那新因明那样严格。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