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观本住品第九  

2016-11-19 19:00:52|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本住品第九

 

这一品来讨论主体和各个认识器官,也就是各根,它们的关系到底是啥个样儿呢?从这个角度来说咱们面对的所有一切法,都是不存在的。

 

眼耳等诸根,苦乐等诸法,谁有如是事,是则名本住。

若无有本住,谁有眼等法,以是故当知,先已有本住。

 

这俩颂子,书上是印在一起的,咱们就照着书上来,一下子说。

咱们有各个感官,眼根、耳根等等就是。咱们还有各种各样的感觉,颂子中举了“受”,这是心所有法之一,受有苦受、乐受等等,这都没啥的。《青目释》长行中举出的还有“想思忆念等”……注意,咱们一听说心法、心所有法这些词儿,就会往唯识上靠,龙树可是比通常说的唯识要早。不过,这些思想其实部派佛教时候就有了。

咱们有各种感觉器官、根,这根,不就是安住在咱们的身上吗?咱们还有各种各样的心理活动,这不也是依于咱们的本身吗?“本住”就是说这个的,咱们通常是给叫成“我”、人我。各感官、各感觉是谁所有的,谁就是“本住”

要是没有咱们本身的话,说成人我好了,各感觉器官、各种各样的心理活动,它是谁的眼等感觉器官呢?它是谁的苦等心理感觉呢?所以,一定是先有本住的!不然的话,各感官、感觉就要被悬起来了。

这是外人的说法啰。下头是龙树菩萨的回应。

 

若离眼等根,及苦乐等法,先有本住者,以何而可知。

 

这是第三个颂子。按你外人的说法,没有本住的话,眼等根,以及苦乐等受之类的,它们该依谁呢?所以一定得先有一个本住。

可是,你们就没有想过,先有的本住,它是咋有的呢?也就是说,它的因是啥呢?这成没因了。

 

若离眼耳等,而有本住者,亦应离本住,而有眼耳等。

 

要是说这个本住,能够离眼耳等根(以及各种感觉)而存在,那么,这眼耳等也就能够离本住而存在。

 

以法知有人,以人知有法,离法何有人,离人何有法。

 

因为咱们知道有眼根、耳根等,还有苦乐等受以及想思忆念之类,所以知道一定是有主体人(我)的。

有人(我),那就一定有眼根、耳根等,一定有各种受,以及想思忆念等等,要是没有这些的话,你就不是完整的人(我)、正常的人(我),而是一个残疾人,或者是一个神经有毛病儿的人(我)[1]。我们通常说的人(我),是指正常的人(我),所以一定是有各根、各心(所有)法的。

有没有各根、各心(所有)法的人(我)吗?根本没有!

有离人(我)而独存的根、心(所有)法吗?根本就没有!

这里的人(我),其实咱们给说成主体,更通俗。没有眼等,哪儿有主体?没有主体,哪儿有眼等~~

 

一切眼等根,实无有本住,引耳等诸根,异相而分别。

 

这是第六颂。

在眼、耳等根,以及各种受,还有想思忆念之类的前边,其实并不是有一个真的本住人(我)……叫成主体吧,顺口一点儿。

后两句儿颂子说:其实是在眼根之前,有一个见者这样的东西,就是它使得我们有了眼根,在耳根之前,有一个闻者,是它使得有了耳根等等。受也是这样,先有一个受者……

这个颂子到底是谁的观点儿,是外人的还是龙树的,按照咱们手里的这个《青目释》,可以说是大乘佛教的观点。但其他的注释,都说是外人补救的说法。

 

若眼等诸根,无有本住者,眼等一一根,云何能知尘。

 

这第七颂呢,也有点儿麻烦,根据咱们手里的这个《青目释》,可以解释成外人的一个补救,但其他各注释,都说是龙树的观点儿。咱们只管狭义的文字吧,这样能够把这不同给泯没了。

要是在眼等根以及各受,还有想思忆念之类的前头没有一个本住的话,那么咋又能在眼根等前头有一个见者、闻者等呢?

要是按唯识的说法,前后是啥?是心不相应行法,啥是心不相应行法,就是说是假安立的,既然是假安立的,哪儿有体呢?

眼根前头有本住,眼根前头有见者,这俩说法里头,都是把前后夹在中间,有前后在中间捣乱,就绝对不可能顺。所以,眼根前头有见者,不中啊~~

看起来,第六颂是外人的,第七颂是龙树的,好象更中。

 

见者即闻者,闻者即受者,如是等诸根,则应有本住。

 

说,要是在眼根、耳根等之前,真的有一个见者、闻者,还有受者、忆念者之类的,那么,就会成这样的情况:见者、闻者、受者其实是同一个。咱们知道,要是见者和闻者是一个的话,眼也该能够听才是啊~~可现实中间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这儿呢,它是承接关系我得再说一下——

前头说了,有眼、耳等各根,还有不同的受,以及想思忆念之类的,它们是属于谁的,那谁就是本住。通常来说,就是说它们是属于(人)我的,所以人(我)就是本住。要是没有本住的人我的话,眼、耳等不就成独立存在了吗?要是能够独立存在,就违背佛法了。所以在眼、耳等之前一定有一个本住。

龙树菩萨当然不同意这说法了,龙树是以问代答的:你既然说本住是在眼根、耳根等的前边儿就有的,请问这本住是咋成就的呢?

于是外人就补救说,在眼之前有一个见者,在耳之前有一个闻者……在受之前有一个受者等等,是见者、闻者等成就了眼根、耳根等的。

龙树就说:好,你说见者、闻者也在眼根、耳根之前,本住也在眼根、耳根之前,那么,这见者、闻者,以及受者等等,和本住不就是一回事儿了吗?要真这样的话,岂不该眼能听、耳能看了吗?这符合事实吗?不符合!

注意,颂子中只说到见者、闻者和本住该是一回事儿了,咱们手里的《青目释》长行里头说到了眼该能听、耳该能闻,原话就是“若闻者见者是一于眼等根随意见闻,但是事不然。”

 

若见者各异,受者亦各异,见时亦应闻,如是则神多。

 

这是第九颂。在第八颂里头说到了见者、闻者该和本住是一回事儿,外人补救说,这和本住是不一样的,本住是一个,但见者、闻者,以及受者等,各是各儿,也就是有好多个。

在第九颂龙树就说了:要是有好多个的话,就成有好多个我了。“若见者各异”就是指见桌子的见者,不同于下一次见天安门的见者,而且见者不是听者,“受者亦各异”是指快受的受者,不同于乐受的受者,而且受者是见者各是各儿。这样的话,见者、闻者,还有受者、忆念者等等,各有实在性,各有主体,“见时亦受闻”既然各是各儿,见的时候,闻者也不耽误,也能够听见声音,这样呢,作为主体的人我,就成好多个了,就不再是一个,而是好多个。

颂子中说的“神”,就是“我”、神我。

 

眼耳等诸根,苦乐等诸法,所从生诸大,彼大亦无神。

 

《青目释》长行中说,“若人言离眼耳等诸根苦乐等诸法别有本住,是事先已破”,就是说,前头已经破了本住,本住就是眼耳等诸根、苦乐等诸法的所有者——人我,鸠摩罗什大师给译成“神”,神我。这个说法已经被破斥了。现在要说啥呢?“今于眼耳等所因四大,是大中亦无本住。”这第十颂是说,眼耳等,咱们知道,是四大和合所成的,一切诸法不都是因为四大种而成就的吗?即使是四大种,四大种这儿也没有本住啊~~

注意:所谓四大的本住,就是指四大是属于谁所有的,四大的所有者就是四大的本住。

我再说一下:外人的意思是说,眼根等之前不是有四大吗?在传统里头,四大是有体的,它有体,这就好办了——有体的四大,在眼等之前,这就能够成就见者,这就使得眼根、耳根等说得通了啊~~

现在龙树菩萨说:中个啥呀~~要真是四大有体,那就该是各有其体,好嘛,各有其体是不是就有好多的神(我)呢?有好多的神我,这通泰吗?如果要成就一神(我)——也就是四大和合起来,那么就该在四大的前头再找一个本住来作能取才中,可四大的本住是啥呢?有这玩意儿吗?

 

若眼耳等根,苦乐等诸法,无有本住者,眼等亦应无。

 

咱们都知道,眼、耳等感觉器官,还有苦、乐等感觉,它们是依于人身的,世间就是这样的啊~~所以说一定得有人,而且,人的存在,在凡夫这儿,是根本就不需要理由的,不用给我讲道理,现量就知道人是存在的,打眼一看,人就在这儿,还用得着讲道理吗?不用的!要是没有人,眼等咋能有呢?

“本住”和咱们凡夫通常说的“人(我)”有啥不一样呢?本住是先有的、独存的。我举一个例子:眼等根,在咱们凡夫看来,是属于人(我)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外人的说法里,眼等根则是依人(我)而有的,人(我)是先于眼根等而有的,而且它才是真的!即使你眼根坏了,人(我)也不耽误事儿的——这样的人(我)就是本住了。咱们凡夫的人(我)不这样,所以不是本住。

比如说大地,人是依大地而活的,我刚晓是,你们也是,六道众生都是的。这桌子依大地才安稳的,房子也是,等等东西都一样。在外人看来,大地是先有的,我刚晓是后有的,也就是说,即使刚晓死了,朽了,根本找不到一点儿痕迹了,大地还是大地,一点儿也没有变化,这样,大地就是本住。但咱们凡夫看来,不是的,多了刚晓,地球的质量就得加上这一百多斤,没了刚晓,地球的质量就少了,不过是因为只一百多斤,对于地球这样一个天体来说,根本是忽略不计的,所以说没有啥变化而已,事实上是有变化的,当下就有变化。

说到当下了,当年曾是困绕科学家的一个难题:万有引力定律的公式是这样的, 其中的G是万有引力的常量,r是距离,我手一举,我和太阳之间的引力大小当下就发生变化了,这力到底是咋传的呢?它咋恁快?[2]?为了弄清楚时间这个因素去哪儿了,科学家们可是费了老大的劲儿。所以,当下是很麻烦的……不远扯了,现在就是说,要是没有先前的本住来作为拥有者,眼等就没有法儿存在了。

 

眼等无本住,今后亦复无,以三世无故,无有无分别。

 

这是第十二颂。它是说:眼等是没有先它之前的一个拥有者本住来作主体的,之前没有主体本住,之后也没有这样一个主体本住,现在当然也没有啰。三时都没有,所以,就不要再拿它来说事儿了。

《青目释》长行中有个“不应有难:若无本住云何有引耳等?”这一个我想到了啥呢?我学因明嘛,我就想到了果法因。啥叫果法因?咱们知道,现实中间是着火冒烟,也就是说火是因烟是果,但我们组织论式的时候,是冒烟作因,着火是果。这就是把果作为因来组织论式,这就叫果法因。

现在推理说:本住一定有,为啥?因为要是没有本住的话,眼等就麻烦了。咱们组织的论式就是以眼等为因,本住(主体)是果,其实呢~~本住才是因,为啥?因为它才是不变的,眼等是果。咱们现在认识到了有眼等这样的果,要倒回去找对应的因。

 



[1]通常说的残疾人是指躯体方面。意识有问题的可能是神经有问题也可能是精神有问题,神经有问题实质上还是躯体的问题,精神有问题则完全是精神问题了。神经病和精神病是两个领域。

[2]?,这里读作léi,河南方言。方言中有许多有音没字的情况,我这里只是按音打出来之后随意选取一个不常用字而已,不用按字典上的解释来理解这个“?”。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