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于说相属成为义时已说多种过失,即由此能破彼声之功能后亦不说。  

2015-08-31 22:14:42|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说相属成为义时已说多种过失,即由此能破彼声之功能后亦不说。

 

前头说到过的过失——把相属当成实在的、常的等,这都是要遮除的。注意,我再饶舌几句儿:所谓声与义的相属关系不是恒常的,就是说这个东西,名字是改变着的,比如说牛,小时叫犊,大时才叫牛。再比如鲁迅,有时叫周树人,有时叫鲁迅,还有时候叫周豫才等的等,他用过好几十个名字。有时候是一个名字对应好多事物,比如地藏,历史上有好几个叫地藏的,当然,最有名的是佛经中的地藏菩萨、金地藏。

即由此能破彼声之功能后亦不说”,所以,对声我们千万不能执著于它。

 

复次,

 

还有,

 

唯说非士夫所作  如义非能成立智

由士夫过失亦见  无过火等他行相

 

这四句颂子,在法尊法师译本里头是“言士夫未作,非能立知实,无人过造失,火等见余相。”

这四句颂子咱们得对应住长行解释,这才知道是说明论的,也就是吠陀之声,不然不知道是在干啥。接下来咱们就读长行。

 

明论之声为非士夫所作亦可,若如是者,亦当思量彼等即非如其义之智因性。

 

手稿的“明论”下头,韩老给用括号注了两个字,“吠陀”,“明论”就是指吠陀的,这咱们以前就知道。

吠陀之声,不是士夫作的,这也能说得过去,咱们通常不是会说:“这是普通人能说出来的话吗?”“这话可不是一般人能说出来的!”也就是说,吠陀不是一般人作的,意思就是说,吠陀声是圣贤所说的。

要这样的话,也就得琢磨琢磨了,“彼等即非如其义之智因性”,这里头有个“非如其义”,就是说,这吠陀声,和义不是一连儿的,“非如其义之智”则是说这认识和事物是不一样的。

或者说,这里的“明论之声”就是吠陀之声,说:吠陀之声不是士夫所作也行,只是不是士夫所作的话你们就应该这样想、这样理解——这话就不是我们所理解的话了。这个“非如其义”是说,我们现在听见话、声音,我们凡夫有我们凡夫的一套语言系统,但你吠陀因为不是士夫说的,所用的不是我们的这套语言系统,按我们凡夫的这套语言系统来理解的话,就理解不透了。

 

由士夫之过失所转变性依义等而知,非是错乱,由与彼远离之灯等亦能生起与青莲花等相反之识故。

 

因为士夫的错误认识……按照长行来说,这里说的是随境而转,佛教说是识(种子)现出境义,凡夫则是随境而转。心识和境、境和心识有一致性,啥样的心识就现出啥样的境,我们根据境就知道了心识的情况。长行中的“非是错乱”就是指这一致性。

不过呢,好象这样说才通顺:用凡夫心念来理解吠陀声,这实际上是有过失的。或者说,以凡夫心妄解吠陀,总是差着老远的距离。也就是说,咱们是把吠陀所述先转化成凡夫的境界,这样才能进行认识。那么,这“非是错乱”就成了其实凡夫的认识也没啥问题。比如说书本,我们叫书本,圣贤也是给叫成书本,即使说我们听见圣贤的话,给转换成凡夫的境界,那也没有关系,还是对的。注意,这对只是这个,其实圣贤的心念是清净的,但我们凡夫不清净,这是不一样的。简单来说就是,圣贤说书本而不执著它,我们说书本就执著书本、说桌子就执著桌子,不管是啥到我们这儿都执著。

由与彼远离之灯等亦能生起与青莲花等相反之识故”,这一个稍微放放,我还得再琢磨琢磨才中。

 

即由此故,此诸无观待有为之声者,谓由自体性成为学习诸义之因法,由即是自体之差别故。

 

所以,这吠陀声呢,“谓由自体性成为学习诸义之因法”,我想得到某知识,可是我能力有限,于是我就翻书,或者请教圣贤,吠陀就是圣贤给我说的,我就凭吠陀之声得到了这知道。“由即是自体之差别故”,吠陀之声和凡夫之声,是对事物进行的差别,凡夫叫它书本,并执著于它,圣贤也叫它书本,可没有执著。这个“差别”咱们是按言许来说……知道“言许”吧~~对有局通、先后、言许等。

 

具有邪显明者等亦当决定,如火等。

 

“邪显明”就是有问题了,比如咱们说的“空”,在这里咱们可以说说,一定不要出去说。其实“空”就是没有,结果现在咱们佛教徒多给说“空”不是没有,说事物其实是缘起的,只是事物背后的那个恒常自性是没有的而已。这是个啥呀~~说把“空”讲成没有是恶取空……鬼扯。空根本就是没有!谁会认为事物背后有一个恒常的自性呢?要是有这样的认识,说明你根本就是心智没开,佛教在破一个根本就没有的错误观念?吃饱了撑的,浪费我们的时间、精力。这一个事儿呢,我总想找个机会给讲讲,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等吧。

有问题的认识也是认识啊。这个“如火等”其实是“那边儿山洼处有火,现烟故”,但事实上那到底是不是真的烟你并没有确定。这没有确定就是论文中的“邪显明”。窥基法师《因明入正理论疏》中间说,“西方湿热,地多丛草,既足虻蚊,又丰烟雾,时有远望,屡生疑惑:为尘?为烟?为蚊?为雾?……[1]”不管咋说,反正现在得出了火这样一个认识结果。

 



[1]大正藏第44册第0121页下栏。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