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所谓此所有即此之解释非应道理,由彼者为具有能利益之因性故。  

2015-06-09 21:16:53|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此所有即此之解释非应道理,由彼者为具有能利益之因性故。

 

把“此所有”和“此之解释”当成了一回事儿、一体,这根本是不对的。说实在的,我们的修行,其实就是把二认成二,把一认成一,可我们在现实中,老是把二认成一,把一认成二。我一般说成该分开的要分开,该合起来的要合起来。比如说一个小孩儿,刚生下来,妈妈给他取名叫石头,妈妈这么叫、家人这么叫、亲戚朋友这么叫、老师同学这么叫、同事这么叫……终于石头这个名字和这个人合二为一了,分不开了,某一天你说石头好,这个人就高兴,你骂石头一句,他就不高兴。这时候,就需要我们把二给分开才行。“此所有”好比说声的所作性,声事实上确实有所作性,所作性就是声所有的,“此之解释”则是语言描述。

由彼者为具有能利益之因性故”,拿“声无常,所作性故”来说吧,声事实上确实是有所作性的,确实是有无常性的,我们现在给描述出来,建立了这么一个论式,我们知道声的所作性,这就是“具有能利益之因性”——就是说它能够帮助我们认识到声的无常性。

 

若不如是者则过更大故。

 

不这样了,毛病更大了。

注意:在凡夫阶段,一切都不对,通常说就是“不可说不可说,一说皆错”,但佛要是不说的话,你错得就更没边儿了。也就是说,虽然说说了也错,但这错是最小的了,不说就更桎梏了。

 

若由间接能利益者则决定无疑如是分别即转起谓能利益抑或成为异义抑或为即此。

 

这个“间接能利益”,直接作用于他,就是直接能利益,不能够直接作用于他,需要拐个弯,这是间接能利益。眼看青、黄、赤、白等,通常来说这是直接能利益,而眼看长、短、方、圆等,习惯上来说这就是间接能利益了——形色是眼看显色时,由显色边界而成就的。

则决定无疑如是分别”,要是按显色、形色这例子,那确实是这样分别、认识的,换换例子,也是这样,不过细节上有点儿区别而已。具体例子可以具体再区分。

即转起”,认识就这样生起来了,“谓能利益抑或成为异义抑或为即此”,显色就能利益于形色的成就,至于“抑或成为异义”就是说:要么认成异体,还有一个“抑或为即此”则是说:要么认成一体。

 

即使非为与此成为相异性及非是彼非为异性但所谓为彼所有亦由彼之分位讨论与观察能利益性等。

 

即使非为与此成为相异性”,即便是一体了。这“及非是彼非为异性”,那就是这个了,这个把那个给吃了。象咱们前些年不是各高校合并,华西医科大学被四川大学给吃了,华西医科大学是多有名的学校了~~它被四川大学给吃了,大家觉得挺不舒服的。扬州师范学院被扬州大学给吃了,大家觉得以前的扬州师范学院不错,以前的扬州大学倒不咋样,但扬州大学这个名字不错。还有我们老家的洛阳大学被洛阳理工学院给吃了,洛阳大学确实质量不咋样,不过名字不错,要是洛阳大学吃了别的大家觉得可以接受,但它被别的吃了,觉得挺可惜的。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浙江医科大学等都被浙江大学给吃了,据说李岚清副总理说,即使别的学校合并都不算成功,但浙江大学的合并还是成功的。

扬州大学把扬州师院给吃了,“非是彼”,成扬州大学了,“非为异性”,扬州师院、扬州大学是一个学校了。

“但所谓为彼所有亦由彼之分位讨论与观察能利益性等”的“为彼所有”,它成了扬州大学的一部分,一个下属学院,或者分解到各个学院里了。这“亦由彼之分位讨论与观察能利益性等”,把扬州大学下属的各个学院(或各个学科)一个个拿来分析、琢磨,看它们各有什么特色之类,它们共同成就了扬州大学在中国教育系统的地位。

 

即由此故,有性之自体者谓不超越此性及异性故,并由是唯具有以能成立能生起利益之自体为相状故,由非彼彼者远离能作非是能作者故,非是任一之因法,于非是因法中亦非所观待。

 

所以,“有性之自体者”,就是指存在的具体东西,比如说桌子、苹果树等等,“谓不超越此性及异性故”,它只有是桌子、不是桌子这两个情况,再没有第三种情况。象咱们面前的这张课桌,它确实是桌子,咱们面前的这个饮水机,它不是桌子。

并由是唯具有以能成立能生起利益之自体为相状故”,这“能成立能生起”,它俩连在一起,那么就得稍微区分一下,通常它俩是混着用的,一并起来,就不好混了。“能成立”一般是指认识,也就是比量认识,“能生起”就指比如苹果树能够结果,它有这功能。“以能成立能生起利益之自体为相状”,比如说烟与火,火能够生起烟,咱们成立一个论式“山洼那边儿有火,现烟故”,这个论式的成立,是认识,但事实是着了火就生起烟来。

由非彼彼者远离能作非是能作者故,火烧着了才能冒出烟来,看见冒烟也就知道是着火了,但是要是根本就不是在冒烟,比如《因明大疏》中说的“西方湿热,地多丛草,既足虻蚊,又丰烟雾……[1]”那就不是能作者了。

非是任一之因法”,在见烟知火这个例子中,“西方湿热,地多丛草,既足虻蚊,又丰烟雾……”就绝对不能作因法,只有确实的烟才行。“于非是因法中亦非所观待”,是因法了,我就观待,只要它确实是烟,我就能够推知有火,它要不是确真有烟,我就不管它了。

 

即由此故成就所谓此事之体性即彼之自体。

 

所以,成就了“此事之体性”,也就是火的体性(火确实是冒烟的,只要确认了是冒的烟),那就可以确定,“即彼之自体”,也就是确认火。

 



[1]大正藏44册,第0121页下栏。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