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若是所谓无事为能作者则属所谓无事之所作任一亦非是有,若为由任一所作之自体性者,则不宜为无事故。  

2014-10-02 20:27:54|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是所谓无事为能作者则属所谓无事之所作任一亦非是有,若为由任一所作之自体性者,则不宜为无事故。

 

一个东西没有掉下来,你就说一定有一个坠落的阻碍者,你根本没有见着谁来阻碍,你不能乱说的,你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没有关系的,我们的认知能力是有限的,承认这个并不丢人。这句长行就是分析,说要是:

要是没有能作者的话,那么,“所谓无事之所作任一亦非是有”,我明明见到一个东西没有掉下来,在那儿立定,要是真的是“无事为能作”——也就是无实法在托着这个东西,那就应该“无事之所作”也有问题啊~~啥意思?因为一个事儿的成就,必须有能有所,按咱们中国人的说法就是有阴有阳,缺了咋能行呢?

若为由任一所作之自体性者”,任何所作的事物自体,也就是成就了的具体的果,“则不宜为无事故”,它肯定不能是“无事”。从话上来说也就是这样,要是是无事的话,咋能是成就了的果呢?这里要注意事实与论式,刚好是反着的,千万别搞错了。

 

即由此故,此者谓显示遮止事之所作及属所谓不能作为事之义。

 

因此,这显示了“遮止事之所作及属所谓不能作为事之义”,这个“遮止事之所作”就是无实法的所作,也就是不存在的东西的作用……关于这一个呢,咱们要搞清,通常来说,不存在的东西是没有作用的,咱们有说食不饱等说法,可是咱们要知道,我编个谎话说某地发现了古墓,真有盗墓者来挖,有古墓吗?没有,但盗墓者确实来挖了。咱们都知道杯弓蛇影[1],根本就没有蛇,但客人确实病了。“(及)属”是关系,甲属于乙。“所谓不能作为事之义”,也就是没啥作用的东西。

 

如是若此者,少分亦不能作者,则由何及何者少分亦不能作者能树立耶?

 

要是这样的话,“少分亦不能作”,也就是一丁点儿也不行。那么,“由何及何者少分亦不能作者能树立耶”,“何”是“啥”,“何者”是“啥的”!比如说“桌子”和“桌子的”,这差别大了去了。说:要是一丁点儿也不行,那根据啥来成立甲、甲的少分也不行呢?

这就象咱们说的,要看甲,但有一个参照物、背景,不然的话你就没法认识。“少分亦不能作”就是背景,没有这个背景的话,你咋能说甲、“甲的”少分如何呢?

 

是故此者由任一不能阻碍故任一之时亦无能住。

 

所以,因为“任一不能阻碍”,既然不能阻碍,那就任何时候“亦无能住”。“任一不能阻碍”就是啥也不能挡,“亦无能住”就是不能是安住的。咱们知道,只要是一个真有的东西,它就一定要受时空的限制,只要有时空的限制,就总有超出范围的时候,一超出范围,就被阻碍了。“任一之时亦无能住”就是任何时候都不能安住,也就是不能有,也就是没有时间的限制,这样的事物存在吗?只能是假想出来的、安立出来的。

 

即由此故所谓坠落之能阻碍,亦说似事具有刹那等之所取境界而生起等。

 

所以啊,铜盘把枣托住,不然它就要掉到地上了,阻碍东西往下掉,“亦说似事具有刹那等之所取境界而生起等”,“事具有刹那等”就是通常说的无常的东西,“之所取境界”,就是把它多处了认取的对象,“生起”,佛教的缘生与缘起,咱们佛教人士有些给分不清,其实缘生是指这具体的法,说这法是缘生的,而缘起则是指诸法由诸缘和合而成这个规律,现在这“生起”是指东西被托住没有往下掉这个情况生起来被我们认识到。这半句长行就是说:好象得有一个无常的东西,它来起阻碍某物坠落的作用,某物不往下掉这个情况能够被我们认识到(时节因缘不契的时候我们认识不到)。

 

[2]不能生起亦可,具有坠落之性质能作如是彼之能阻碍故。

 

前一句说,阻碍某物往下掉,好象一定得是有一个东西来起阻碍它掉的作用,这一句则说:纵然某物把托住没往下掉这个情况没有生起——也就是掉下来了,那么掉下来的某物,例子中是枣,它就有掉下来的可能……其实就是说,它本身是无常的。

这些说的是啥?就是说它无常,挡它的也无常,它们都得是实在物、有实法。

 



[1][]应劭撰,王利器校注《风俗通义校注》:……予之祖父郴,为汲令,以夏至日诣见主簿杜宣,赐酒。时北壁上有悬赤弩,照於杯,形如虵。宣畏恶之,然不敢不饮,其日,便得胸腹痛切,妨损饮食,大用羸露,攻治万端,不为愈。后郴因事过至宣家,闚视,问其变故,云:“畏此蛇,虵入腹中。”郴还听事,思惟良久,顾见悬弩,必是也。则使门下史将铃下侍徐扶辇载宣,於故处设酒,盃中故复有虵,因谓宣:“此壁上弩影耳,非有他怪。’宣遂解……(北京,中华书局,19811月第1版,三八八页)

……尝有亲客,久阔不复来,广问其故,答曰:“前在坐,蒙赐酒,方欲饮,见杯中有蛇,意甚恶之,既饮而疾。”于时河南听事壁上有角,漆画作蛇,广意杯中蛇即角影也。复置酒于前处,谓客曰:“酒中复有所见不?”答曰:“所见如初。”广乃告其所以,客豁然意解,沉疴顿愈。(《乐广传》,见《晋书》卷四十三。北京,中华书局,197411月第1版,页一二四四)

[2]虽,韩老手稿中把“虽”划了条红线,给写了个“纵”,“纵”上还有划掉的痕迹,可又有一个还要的改痕。我觉得“纵”比“虽”好。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