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第五届慈氏学学术研讨会上说  

2014-09-07 22:1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届慈氏学学术研讨会上说

 

这个文章呢,是说境的,实在来说,我估计引不起讨论,大家各自的观点,在咱们这十几个人里头,都是比较明确的。这篇文章是给其他人看的,在青海开因明研讨会,在那儿就合适了,但我也是只参加了八月一号上午的开幕式,下午给主持了一场,接着就回河南了,因为师父立塔的事儿。本来我计划因明会议结束后直接从青海过来北京,结果河南打电话必须我自己过去,没法哟,这就是和尚。

既然文章引不起啥讨论,在这儿说就没啥意思了,我还是给大家简单说说因明吧。

对于学佛,最开始的时候我想看看这个书,想看看那个书,有点儿“书籍饥渴症”似的,只要是与佛教相关的书,我都要尽可能地找来看,但后来我基本上也不再这样杂乱地看了,知道那些书实际上是会妨碍我们学佛的,于是就一门心思专盯住这些经论了,只管经论上咋说。自己哪儿能有啥想法呢?只管读经论就是了,看经论上咋说的就是了。现在我不管别人是咋想的、咋做的,我确实是这样想的,我也真的是这样做的。当然了,刚出家的时候不是这样想的,也不是这样做的,后来开始学唯识的时候我才是这么想的了——在学佛的过程中,不要有啥自己的所谓新东西、想法,你拿不出啥的~~一点儿新东西也拿不出来的,老老实实读经论就是了。

本来拿不出自己的东西,可是在某些时候,比如讲经的时候,或者其他啥时候,象研讨会上吧,还必须得拿点儿出来……我在出家几年之后,社科院黄夏年老师他们开会叫过我好几次,说你咋从来都不参加大家研讨会之类的聚会呢,我说我来说啥呢?我真的不知道该说啥,他们说没有关系,你还是来吧,因为你主编的这本《甘露》杂志太大胆,上边啥都登,你把佛教圈儿搅得乱咚咚的。大家还是想听听你说点啥的,于是我也就参加了几次,先时是听,后来人家说你别光听啊,你也得说说,得写写文章,不然你好意思吗?倒也确实是的。于是,现在我就几乎不再参加研讨会啥的了,因明研讨会因为是我们因明专业委员会组织的,所以我尽可能的都得去,吴越佛教是杭州佛学院自己主办的,没法,至于其他的,尽可能的都推了。

佛教的经论读得多了,把佛教最根本的教义、教理搞清楚了,再读后来祖师大德的著作,就会产生不同的想法。在读这些著作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就会有自己的想法——人的脑子是会自动联想的——有啥想法了我就把它记下来,因为要是不记下来的话,思维的火花很快就消失了,想找也找不到,即使下一次再从头看也不一定能激起来那么灿烂的火花。

我读的时候是一句一句地读,很是仔细,边读还边记。到这部典籍读完了,我能够把原典放一边儿,完全用自己的话把这典籍给复述出来。这种读书法很慢,一本书读起来要好长时间,有得好几年的,象《释量论》,我用了四、五年,其他书也基本上是这样。

开始学佛的时候,当时也是稀里糊涂的,后来选中要学唯识,接触到玄奘法师以及义净法师的资料,他们介绍说学佛的时候,要有个次第,第一步先学因明,第二步学对法,第三步学什么的等等,说要一步步来,于是我就先学因明吧,可是这一学因明,哎哟不得了!真的就这么“陷”进去了,一学就20多年,再也没出来。

汉地有关因明的典籍,真的不多,基本上就是两本,一本是《因明入正理论》,一本是《因明正论门论》。《因明入正理论》一开始我也是读它的,但是现在我不推荐大家读这个了,因为我觉得它简直不是佛教,完全应该被甩一边儿去。可是汉地人学因明都是把它当成正途。象窥基法师,他写了本《因明入正理论疏》,通常被叫成《大疏》,在他之前别人还有《庄严疏》之类的著作,但他的《大疏》一出来,别人的可都不显了。窥基法师他们就完全把这《入论》当成了因明正途。

现在学了这么些年,慢慢有了一些想法,不过我也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单独地写成文章啥的,只是在读经典的时候把自己的想法掺杂进去。

我读的因明书,第一本原典是《因明入正理论》,从这第一本原典开始,我就是边读边写想法、理解,就当是备课吧,因为我是老师,然后到安排讲这课的时候我就给讲出来——我学的时候佛学院还没有因明课——出书的时候就是一个整理而已。我出第一本书的时候,当时他们找安徽大学的刘良琼教授给审稿的,她说你这个完全是口语,这个不行,人家就化了很大精力,大段大段给我修改,出版社返给我看的时候,我说这还是我的吗,他们说是你的。

大家都在说因明,但大家说的其实根本就不是因明。你看,最开始有因明这个概念、翻译,你看大家在引用的时候,《瑜伽师地论》啊、《杂集论》啊等里头就有因明、现量等这样的提法了,但是这个真不是我们后来说的因明,因明完全不是这样的,你别看里头说现量等,那根本不是因明讲的现量。

我给大家稍微说一下,详细的东西也不多说了,因为讨论不成。我听大家说的,其实也只是听听,只有在没听明白的时候才稍微问一下,我要是听明白了,也就不用再问了。大家听我的,也是这样,你们现在只管听我介绍就行了,知道我说的是啥就够了。相互交流,若要让我接受你的观点,几乎是不可能的,根本不要抱这样的希望。若是真有被我说服、接受了我的观点,我只会把这当成意外的惊喜!什么时候你会接受我的想法、观点,我也不知道,但是你现在听了以后,在你的心目中肯定会留下一个印象,咱们把这印象叫成种子,这个种子啥时候能够生根发芽、啥时候能够生起现行,我也不知道!我的一生中间生起了那么多的念头,但是真正决定我一生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