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显示简别为一时 若时捐他不转起  

2014-07-17 20:57:46|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显示简别为一时  若时捐他不转起

由彼周遍亦现一  此于尔时慧一端

唯当成为同所依  声者于能简别时

于事之法当触及  彼于此中说为有

一事非是所诠说  慧中观见非显现

由决定无有事故

如是为中间偈。

 

这几句颂子法尊法师是给译成了“若示一遮时,不断余而住,彼遍彼,现一。尔时就觉前,成为共所依。若声能遮遣,当触于事法,说彼于彼有。一事非能诠。觉不现、可现,无事决定故。

在法尊法师编译的《释量论略解》里头,从这儿开始是讨论“总与共所依应不应理”的,外人的观点是这不应理,就是说,要是没有总事,是不行的!没有总,就不光总,连共所依也没有了。总就是上位,比如说桌子,共所依就是下位,具体的这张课桌。要是没有桌子,连桌子都没有了,又哪儿有课桌呢?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先把这几句颂子稍微读一下。“显示简别为一时”,比如咱们要表示一个情况,啥情况呢?遮青!“遮青”就是遮除青色,对青色进行否定。“显示”就是表达出来,让大家看到了,“简别”就是选择,“一时”就是一下子,与第二句颂子连起来,“若时捐他不转起”,我发出“遮青”这一嗓子的当下,对于青莲花来来,是没有遮除的。“若时”就是那时,就是指在表达自己简别的那一下子,“捐他”就是舍弃,就是遮诠,“不转起”是不生起。

为啥这么说呢?“由彼周遍”,就是说,因为我们都能看见青是普遍于青莲花的。“由彼周遍亦现一”就是指青遍于青莲花,“现一”是指莲花和青色是在一起的,是分不开的。“此于尔时慧一端,唯当成为同所依”,“此于尔时慧一端”是说这具体的青莲花在当下我们是可以看见的,青莲花是在认识这儿显现的。“唯当成为同所依”,我们能认识到,所以这青莲花就是同所依,依这具体的青莲花可以生起认识,可以建立总相等等。这青莲花,在觉前是共所依。就是说,这青莲花,既是声音、名言(总相),又是具体的所指、是别相。这“遮青”是既遮总相青,又遮共所依,也就是说,我说的“遮青”,既遮青色,又遮具体的青莲花。

声者于能简别时,于事之法当触及,彼于此中说为有”,比如瓶吧,当我在说“瓶”的时候,我发出的“瓶”这个声音,要是凭这声音就能够触及到瓶这个具体的事物,也就是说,名言是事物本身,那么我们就可以说具体的瓶是属于“瓶”这个声音的,因为“瓶”可以遮“非瓶”。也就是说所发出的声音“瓶”对应住具体的瓶子了,就说这“瓶”是有。当然了,要是面前没有具体的瓶子,只是发出了一嗓子,“瓶”,那就成“瓶”没有了。比如你要说瓶,你发出的这一声“瓶”,对应于一个具体的瓶子了,那么就说瓶是有。

一事非是所诠说,慧中观见非显现,由决定无有事故”,比如说瓶,瓶是上位概念,是所有的瓶,但我现在指的仅只是一个具体的瓶。因为没有总事(总相瓶)是量决定的——凭正量得出的认识。要是有总事的话,正确的量就应该可以认识到,但是事实上我们没有认识到总事。总相、总事不能作所诠,因为我们根本认识不到它,而且,实在的,它根本就不存在。按藏传里头通常的说法,总相就是常者、就是虚构者,它是思维构造出来的,当然是不存在了~~

 

是故排他于境界  由诸声显示慧性

亦具共相所行境  实际彼等不有故

 

这四句颂子,在法尊法师译本中是“故遣余有境,诸声及觉性,亦说为总境,事无彼等故。

以总相为境的声、名言以及觉性,我们是说成“排他境”的——就是说这对象是用遣余来表示的,是用遮诠来表示的。第二句颂子里头的“诸声”,就是名言,“慧”是识。在说《量理宝藏论》的时候提到过的,境是认识对象,而境是属于谁的呢?属于识、名言的,第二句颂子实际上就是说的这个。接着的“亦具共相所行境”,就是说它们也是总相,它们也是遣他的。在佛教里,总相咱们知道,是虚构出来的,是常的,这是法称论师以来都是这么说的,因为法称论师的理论现在在藏传中体现得比较充分,藏传中现在还是这么解释的:共相是常,自相是无常,只要是无常的那就是自相。“实际彼等不有故”则是说,总相是不存在的,那么青莲花等“共所依”呢?它是不是不存在的?这一个推理是这样说的,有人就对我说过,到底啥是自相?你说这桌子是自相,可这桌子也是有好多部分组成的,是不是部分是自相呢?部分又是由部分组成的,这哪儿有个头呢~~

接着读下头的长行解释吧。

 

若依能成立道理于事体中,由诸声及分别能作为境界者,则由正理论作者意谓彼于此中于一切义成遍一切了知过及无有同所依性等,而后于具有排他之境界中善显示彼等。

 

按能立的道理来说,应该是这样的——对于一个事物来说,根据其声,以及认识,能够当所诠的……别扭了,这样说才好,看,长行中是“诸声及分别能作为境界者”,咱们知道,“诸声和分别”都是共相,是总,也就是以总相为境了。对于这“以总相为境”,应该是“于一切义成徧一切了知过”和“无有同所依性”等,这个“于一切义成徧一切了知过”就是指没有总相,“一切义”就是指所有的元素,“徧一切了知”就是明白了一切义、明白了整个集合,要说这是不挺好么,可是有一个“过”,这就反过来了,成了不可能的,也就是无整个集合了,也就是无总。还有“无有同所依性”,按法尊法师长行中的例子来说,“同所依性”(法尊法师译本里不是“同”而是“共”,意思是一样的)就是“青邬波罗花”,也就是集合里头的具体元素,这也是没有的。但是“于具有排他之境界中善显示彼等”,这“排他”就是咱们常说的遮诠,这里就是说,要是遮诠的话,好,那就成正确的了,这是佛教因明的观点,长行中说是“正理论作者”,就是指陈那论师的新因明。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