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在第十二届吴越佛教学术研讨会闭幕式上的发言  

2014-12-15 14:00:15|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第十二届吴越佛教学术研讨会闭幕式上的发言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第十二届吴越佛教学术研讨会经过两天时间,到现在已经接近尾声了,我代表杭州市佛教协会、杭州市宗教研究会、杭州佛学院,对各位菩萨表示感谢。

杭州的佛教教育事业,起始于1946年,当时这里办过一所武林佛学院——“武林”是杭州的别称,说是以“武林山”得名,但我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武林山”到底是杭州哪座山。当地人说是以前这儿山上有老虎出没,所以称“虎林”,慢慢转音了,称“武林”,好象现在杭州人说话还是武、虎不分,王、黄不分,这样的情况挺多的。杭州本地人的普通话,比我差多了!这武林佛学院,是太虚大师让他的弟子演培法师、妙钦法师来具体实施的[1]。演培法师是近现代很有名的一位法师啰,主要是在南洋弘法,到现在我们看他留下的《谛观集》、《谛观续集》,简直就是一部小杂藏,很厉害的。

当时演培法师是给讲《俱舍论》,妙钦法师是讲《国文》[2]。后来妙钦法师回福建了,太虚大师就又派弟子会觉法师过来,会觉法师是武昌佛学院第一期毕业生,过来就作院长。当时的教务长是仁俊法师[3],这也是一位很有名的法师,尤其是在北美佛教圈中,当然了,北美佛教圈本来也不大倒的,他2011年去世。当时还有一位若瓢法师,他是净慈寺的副寺(也有说是知客[4]),太虚法师作过净慈寺方丈,知道若瓢还是很有些才气的,所以就让他过来了。若瓢是当时很著名的一位画僧,不过有点儿不拘小节,因为这个,所以他在佛教四众弟子这儿,口碑不是太好。他给郁达夫、、张大千唐云等交往很多,周海婴在自己的《鲁迅与我七十年》里头还写到他。

我们的“杭州佛学院”介绍册子里头说武林佛学院是巨赞法师创办的,那是写错了。巨赞法师是1931年在灵隐寺依却非长老出家,抗战的时候奔走各地参加抗日救国活动,1948年他回杭州灵隐寺了,因为巨赞法师的才气,所以却非长老让他参与武林佛学院事宜,结果传成了巨赞法师任院长了[5]1948年第一届学生毕业了,其中比较知名的有自立法师,后来到台湾、到菲律宾去弘法,也是很有影响的一位法师。现在还在世的,有一位妙峰长老,也只剩这一位了,已经九十多岁了,现在是在美国。他住的法王寺、慈航精舍,都不大,但他有很大一块地,九十多英亩,也就是五百多亩。妙峰长老说这块地已经买下来三十多年了,因为当年是印顺导师派他去美国的,所以他买这块地是给印顺长老办教育的,后来机缘不契,一直没有办成。前年他过来,让我们去看看,想把那块地给我们,让给办成杭州佛学院的分院。我们已经去看过了,距离纽约二个多小时路程,要真能办成,实在是不错的,当前主要的障碍,是法律程序有些复杂,能不能办成,那就要看机缘了。不过我们还在努力着。

中天竺呢,之前是一个温度表厂,这是解放后历史原因形成的这么个情况。1995年交给杭州市佛教协会管理了,1997年光泉法师过来住持中天竺的法务活动,他就开始着手办佛学院。1997年底接受学生报名,1998年初考试录取了第一届学生。当时是叫杭州市佛教僧伽进修班。条件确实很是简陋,那真叫“七八个人、十来条枪”,老师有四、五个,纪佩珍老师当时就来了,按我们印普法师的说法,这是奶奶级了。当时学生也只有二十多个,但我们慢慢地坚持着,直到2006年,国家宗教局终于给我们批下来,正式成了“杭州佛学院”。到现在,我们有了主校区法云校区,还有天竺校区、法镜校区。法云校区这块地儿有一百七十亩,最先是杭州百大集团来做旅游开发,他们给建了一个九龙吐水景观,但坚持了七、八年,始终没有人气,他们实在挺不住了,市政府就收回来卖给了佛教协会,来建了这个佛学院。我们是分期规划的,有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逐渐建设的过程,第一期建成之后,碰上了西湖申遗成功,有多少年在这个范围内是不准建设的,所以说我们第二期工程就停下来了。今年主管副市长已经来开了两次协调会,在推动、催促,说要继续上马,不然的话第二期半截工程放着不好看。很快就会启动了。我们现在学生有120多位,常住老师40多位,杭州嘛,毕竟是一个省会城市,高校多,很方便的,我们就请了不少兼职老师,有五、六十位,浙江大学的、浙江工商大学的、中国计量学院的、中国美院的等。从人数上来说,我们算不上中国各佛学院中最多的,但也算比较前列的。有人曾经说,根本就不在人数多少,要一个真顶一个的话,那比人数多要实在。这是外行人说的书呆子话,没有闲工夫给他们较承,不理他们就是了。

杭州佛学院相对来说,在中国大陆各佛学院中,应该算是比较重视佛教义学研究的,我们有佛学研究所、有日本佛教研究中心、有中印文化交流中心、有唯识学研究中心等,我们办有《唯识学研究》,中国逻辑学会因明专业委员会的《因明》杂志,也是我们在具体操办的。当然了,《唯识学研究》和《因明》是以书代刊的形式出版,这是中国特色,刊号批着实在太难的缘故。

其中我们的吴越佛教学术研讨会,算是我们的一个特色,自从2002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做。第一年我们是一个宽泛的名目,其实只是一个大致的范围——吴越佛教,只要与吴越佛教相干就行。“吴越佛教”呢,既是一个地域概念,又是一个时间概念,当时惟贤老法师还在世,他给我们划了这样一个范围:要“包括长江南北——吴自江苏到长江中游的湖北武汉、荆州;越自浙江延长到山东一部份。”别看这是地域,其实又是从时间上来说了:他是按春秋战国时候的吴国、越国来说的。这范围就很大了。春秋时候的吴国、越国确实是地方很大,但当时佛教没有传过来,这就有点儿“硬伤”了,所以我们多说五代十国时的吴越国,可吴越国在中国历史上,实在太不显眼了,所以我们又多按地域来说,就是按春秋时候的吴国、越国。我们就这么来回地变,需要咋说就咋说,咋有利就咋说,现实把我们逼得不讲逻辑了。

第一届是宽泛的,但从第二届开始,我们就设主题了,我们研究过人物,有永明延寿大师的专门研究、有义天大师的专门研究、弘一大师的专门研究等等,我们还有专题的研究,象艺术研究专题、戒律学研究专题、唯识学研究专题,还有因明学研究专题等等……

说到因明学研究,我就稍微扯一点儿。我们今年的吴越佛教学术研讨会也有八、九位外国学者,但是我们在办手续的时候,就没有给刻意提出来上报,就是吸取了2006年因明专题会议的经验。当时因为邀请了六、七位外国的学者,杭州就说他们没权批,当时我们请浙江大学帮忙,我们给浙江大学的关系一直很好的,2002年开始办吴越佛教研讨会的时候,就是他们帮我们策划的,因为当时我们没有经验啊~~2004年义天大师研究,也是请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一块儿参与的。2006年我们请他们办手续,当时说浙江大学批了,把会议地点放在我们佛学院也是可以的,结果呢,浙江大学说在他们那儿批的话,可以,但是得要多少万块钱,好玩儿得很。在浙江大学这个巨无霸面前,几万块钱他们觉得只是象征性地而已,根本就不算钱,可在我来说,我根本就没想过出这个钱,大家挺好的关系,你来给我要钱?你俗不俗啊~~再说了,我和尚是到处找人化缘的哎,我没找你化就够可以了,你竟然来给我要?这不颠倒嘛~~哪有我给你钱这说法!我要是先前就想到要给钱这回事儿了,那是另一个情况,我会提前预算进去的,现在我要是给你了,年终的决算、审计我就过不去。最后我是找中国社会科学院给批的手续,中国社会科学院给落实到了哲学所头上,让他们申报,院里给批下来了。后来我们还把因明专业委员会就给挂靠在了他们哲学所的下边儿。这一次我们办手续时就没报外国学者,比较顺利地批下来了。昨天开幕式的时候,宗教局到了现场,胡胜军笑着给我说,你忽悠我,咋恁些外国人呢?我笑着给敷衍了一下,也就过去了。

吴越佛教学术研讨会,我们已经举办了十二届了,十二年来,我们结识了不少朋友,有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有朝气蓬勃的学界新秀,尤其是今年这次,年青面孔挺多的,你们八O后竟然要占主体了~~甚至说有九O后也开始往台前挤了——当然了,也可能是我现在年纪大了,留意到了这个情况而已——天哪,实在可怕!我们这一代已经快被挤出舞台中心了!真是江山代有新人出。不过,看年青人指点江山、挥斥方遒,那真是欧阳修说的“不觉汗出,快哉快哉……[6](合该着)出一头地也”。我们很高兴,这都是佛学界的希望,也是我们的宝贵财富。

看到这些新人,真的很感慨,我特想装装大尾巴狼,中国文化嘛~~你们年青人也要理解我们一下(不好意思,真的年龄不饶人),我们不甘心被边缘化,可你们说的话我听不懂啊,于是就想以指点你们这个方式来显示我们的存在,可我知道这是讨人嫌做法——不得了啊,我也成了一个当年我曾经厌烦的那种人。启功老先生说这个情况呢,就是因为经历少[7]——那还是算了吧。再者,时候也实在有限得很,研讨时间就这么两天。好在交流岂止在今天,以后我们加强联系,我把我的所谓心得、经验,与有缘者分享,祈求年青人别嫌弃我们。

第十二届吴越佛教学术研讨会就要结束了,这几天我们有做得不够周全的地方,望各位新老朋友,都多多包涵,并给我们提出改进的意见。

会议结束后,我们会把各位菩萨的论文进行编辑、整理出版,各位的文章如果有需要修改的地方,请尽快把定稿发给我们的香象法师。有些菩萨给我说自己的论文现在还不能先在我们这儿公开刊载,我理解,高校里、研究机构里,年青学者的压力确实很大,这是中国特色。我们尊重作者的意见,一定会注意的。

我们明年会举办第十三届吴越佛教学术研讨会,具体是啥时间、主题是啥,等等的详细事宜,待我们确定下来之后,我们会再给各位菩萨联系,发邀请函。期待明年再来杭州相聚。

第十二届吴越佛教学术研讨会到此完成了各项议程,圆满结束。

谢谢各位菩萨。

 

 



[5]http://baike.baidu.com/link?url=gAV65Tou_-dnXWH_vtYlCGpwft2m5zCe4HVHksJ8x4fzAF24BVcpIk57qhukmBT0nWBJKYV2XQ_x-yga8L87Bq这里就说巨赞法师创办武林佛学院并任院长。http://fo.ifeng.com/special/zhongfoxieliushinian/fojiaorenwuliushinian/detail_2013_08/22/28913622_0.shtml这里说巨赞法师是1946年回到杭州灵隐寺,并参与了武林佛学院创办的整个过程。

[6]《与梅圣俞书》。

[7]启功先生有副对联,“气傲皆因经历少,心平只为折磨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26614010159ue.html或者http://blog.sina.com.cn/s/blog_9ea0b1730102uymf.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