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写在前面(宗峰)  

2014-01-13 23:1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

说起因明,不能不提到陈那、法称两位论师。陈那论师是划时代的人物,他是新因明的奠基者,又是整个因明的集大成者,被尊为“新因明之父”,他达到了因明的巅峰。陈那论师著名的因明专著有八部,其中《因明正理门论》是他前期的代表作,是汉传因明研究的重要论典,《集量论》是他后期的代表作,是他的巅峰之作,也是荟萃他一生因明思想精华的一部完整论著,被藏传因明奉为《量经》。

法称论师是陈那论师的再传弟子,与龙树、提婆、无著、世亲、陈那诸贤比肩,并称为六庄严。他扬弃了陈那论师的思想学说,对藏传因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法称论师重要的因明著作有七部,著名的《释量论》就是对陈那论师《集量论》的注解,也是因明学者必备的重要典籍。

因明传入中国,可谓花开两朵,各呈异彩。藏传因明保存了大量中古印度的因明著作,陈那论师的《集量论》虽然被奉为《量经》,但法称论师的《释量论》却是藏传学者学习因明最权威的著作,在藏传佛教中备受推崇和重视,并成为藏传佛教必学五部大论(《释量论》、《现观庄严论》、《中观论》、《俱舍论》、《律宗论》)之一。藏传因明一直传承着法称论师的思想学说,延绵至今,无有间断。

汉传因明的主要典籍是陈那论师早期著作《因明正理门论》和其弟子商羯罗主为精简《因明正理门论》而著的《因明入正理论》,被称为“汉传因明二论”,一直影响到今天。在佛教经典译传的过程中,虽然也翻译了陈那论师的其他一些著作,但不久即亡佚。遗憾的是著名的佛典翻译家玄奘大师竟然连代表陈那论师思想精髓的经典著作《集量论》都没有翻译。更可悲的是随着大师的离去,因明也渐受冷落,宋元以后,几成绝学。近代虽有复苏,但还是多拘泥于“二论”,并没有涉入因明的核心。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因明迎来了第二个春天,汉藏因明携起手来,召开因明研讨会、办因明培训班、出版因明论文集……“抢救绝学”行动全面展开。特别是近几年来,因明研究渐成规模,一年一会一刊,两年办次培训班,很多高等院校开设因明课,并且招收因明专业的硕士生、博士生,更可喜的是成立了因明专业委员会,对因明来说,成立如此国家级别的组织是前所未有的;就佛教而言,中观、唯识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如此高的国家级别的组织,这是因明的荣耀!

欣喜之余,又不免扼腕叹息:因明是佛教的重要内容,现在学界都为之如火如荼,可是佛教内部却十分冷静,很少有人问津。僧界的冷漠,源之于对因明的误解,一方面以五明为依据,将因明直接排除到佛法之外;另一方面把因明仅视为辩论工具,他们认为修行不在嘴上,讲究的是内证,追求的是“言语道断,心行寂灭”的境界,而因明是言说,与解脱无关,甚至以为是修行的障碍,对因明嗤之以鼻。还有人由于因明的语言艰涩,就望而却步了。

欣慰的是,就在这冷清的氛围里,刚晓法师却发现了因明的独特价值,不畏艰辛,不怕坐冷板凳,甘于寂寞。潜心于因明,穷究其典籍,孜孜不倦,优游其间,一下就是二十年。

在这二十年来,他的担当之志始终未变。佛教传入中国,宗派创立,禅净二宗盛行。由于对禅净二宗的核心思想的误解、曲解,中国佛教出现的某些弊端,导致修行者的思维混乱。正思维引导正智,正智树立正见,有了正见才能解脱,而因明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培养正思维。修学一定要有次第,而因明乃修学之始。玄奘、义净两位大师在印度求法时,他们所学的五科中,就有因明,学习次第也是以因明、对法为始,中观、瑜伽行为终。“秦人好简,自古如是”。再加上学佛者,志虽大乘,但心浮气躁,好高骛远,修无章法,学无次第。“一失次第,便入魔道”。参禅念佛者,多如牛毛,可结果如何?观浮屠门内,变禅为惨、成净为阱者,比比皆是”。刚晓法师看在眼里,痛在心上,为改变佛门内修行者这一陋习,他决定以弘扬因明为志向,以研习因明为基点,以舍我其谁的气概,敢于担当;以度己的信念,乐于担当;以度人的悲心,甘于担当;以强烈的荷担如来家业的责任感与使命感,迎难而上。他从初发心至今,担当弘传因明之志,二十年来,始终没变。

在这二十年来,他“啃硬骨头”的精神始终未变。出家人既可以成为游遍山水、参尽圣地的云水僧,也可以成为结跏趺坐、了生脱死的禅者,又可以成为手持佛珠、向往极乐的念佛者……但刚晓法师却选择了对经典的研习,并且偏选择了难治的因明。说因明是难治之学,是因为因明与古印度各种思想学派有很多交涉之处,如果没有对古印度思想学派深入的了解,很难明了因明的内涵;因明是佛教的重要部分,如果不精通佛理,也很难获得因明的精髓。量论是因明的核心,但量论的典籍汉译本最近才有。比如《集量论》直至到上世纪才有由藏文翻译的版本,可吕澂先生的是节译本,法尊法师的是编译本,韩镜清先生的译本虽然完整,但是手稿,修改之处,很难辨认,甚至涂改的地方,成了一堆墨疙瘩,简直无法辨认。刚晓法师在解读《集量论》的时候就是以他们的译本为蓝本,其难易程度就可想而知了。刚晓法师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也没有放弃因明的研习。因明在别人眼里是一块“硬骨头”,而他凭着自己特有的一股犟劲、韧劲和拼劲,偏要“啃下”这块“硬骨头”不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前行的道路愈难,其心愈专,其志愈坚。二十年来,他除了忙完自己的法务外,就沉潜在因明的典籍里,在“啃”令人费解的因明论著,每每至深夜。有事外出,随身物品很少的他,但绝不会少了一本《集量论》或《释量论》,抽空随时翻阅。二十年来,他生活的环境发生了很大改变,但他“啃”因明这块“硬骨头”的劲头,始终未曾改变。

二十年来,他的立场始终未变。无论是无著、世亲菩萨时代到陈那论师时代,还是陈那论师时代到法称论师时代,因明的架构都在不断发生变化,由规则的规范到因的推演,再到量的认知;因明的思想观念也在不断变化,由陈那论师的究竟“无境”到法称论师的方便“有境”,陈那论师《集量论》根本没有“成量品”到法称论师的《释量论》中特增了“成量品”;对因明的解读方式也在不断变化,由单一的论著诠释到与逻辑、墨辩多角度的比较、碰撞;对因明典籍的解读越来越深入、细化,“过类”的取舍,现量定义的诠释(陈那论师把现量定义为“离分别”,法称论师增添了“不错乱”,藏传因明学者又补上了“新生无欺”)等等。在因明异彩纷呈的嬗变中,刚晓法师始终站在大乘佛教的立场,始终以“唯识无境”为思想核心,以陈那论师的理念为准绳,从不迷信权威,也不人云亦云。无论是《<集量论>解说》,或者是《<释量论>讲记》,还是《<量理宝藏论>讲记》,都是如此。刚晓法师坚持这一原则,二十年来,从未改变。

刚晓法师研习因明在不变的基础上,也有变化。他不仅研习了“汉传二论”,还深入探讨了因明的量论。他的《<集量论>解说》、《<释量论>讲记》、《<量理宝藏论>讲记》等的出版,填补了汉传因明解读量论的空白,打破了汉传因明只研究“汉传二论”的僵局,标志着汉传因明进入新的格局。

从刚晓法师的研习成果可以看出,并不是一本本的专著,出版的因明类的著作大部分是讲记。佛典浩瀚,义理深奥,“宅中宝藏,非指示而莫晓;衣里明珠,必解说而方知”。讲记是讲经说法的记录,讲记是讲经说法的一种方式,它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弥补现场说法稍纵即逝的不足。从另一方面说,它就是经典的解读,是原著作者生命的延续,是原著作者思想精华的凝聚。肩负着对经典的继承,避免经典的隐没和沦失。对经论的讲记相当于孔子所说的“述而不作”的“述”。,即是对经论的解读和诠释,能“述”好,并非易事,解读者必须对原著思想有透切的把握,这需要解读者有卓越的理解力与广博的知识。“述”,但绝不是照本宣科,死板地对原意重复,而是在对原典澄明的基础上,伴随着对原典的理解和陈述,将原典的精髓升华,将原典的思想拓宽和深化。

讲记,如果解读者只能在原典所划定的篱笆墙内跑马,依附于“大师”的羽翼之下,不敢越雷池一步,那么,原典就如同一具枷锁,束缚了解读者的手脚。解读者只是一个传话器,自己的脑袋,别人的思想,只能消磨自己的生命时光,别无他益。其实,解读者不仅可以将原典欠缺之处补之,错误之处改之,还可以就“原典”而评说,托“原典”而立说。

刚晓法师出版的这些讲记,并非同一种模式,同一种步调,亦步亦趋,生搬硬套地依文解字。纵观他的这些讲记,就不难发现他的思想的变化。从刻意忘掉自己,进入作者的角色,或者只是把读者引领到佛菩萨面前,到在解读原著的时候,对某些章句提出自己不同的看法,正如朱熹在他的《大学章句序》中所说间亦窃附己意。再到现在的于读原典时刻意要“show”一下,甚至“有些跑偏”,大有我注六经变成了六经注我的意味。这种思想不仅表现在刚出版的《<定量论>释义》中,更表现在即将出版的《<解能量论>法云释》里。

法称生活的年代,佛教发展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已经显露出明显的颓势。法称论师看到大部分的人士都喜欢世间那些庸俗的知识,不再修学能增长智慧的佛教论著了,不但不学,还生起瞋恨心。更可气的是将他的著作系在狗尾巴上,让书页散落各处,来奚落他。这是佛教的不幸,也是时代的悲哀。“如众河流归大海,吾论隐没于自身”无不流露出他对世人可怜可悲的忧伤之情,无不流露出他对自己论著知音难觅可叹可惜的失落之感。尽管如此,他还想拯众生于倒悬之危,救佛教于累卵之急,决定将《释量论》深奥的义理让弟子帝释慧做注解,并借此机会培育后学,担当起绍隆佛种、续佛慧命的重任,使佛教后继有人。可是限于天资,帝释慧不能充分把握他的思想精髓,三易其稿,他都不满意。为了给弟子做示范,于是就自注了《释量论》的第一品——为自比量品。

正确的认识只有两种,一种是现量,另一种是比量。我们凡夫没有达到真正的现量的能力。我们认识事物的过程就是思维的过程。为自比量品就是探讨如何获得正确的思维、明辨是非的理智。法称论师在解释陈那论师的《集量论》时,就把“为自比量品”放在首位,给弟子做示范时又把它作为范例,可见此品在法称论师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法称论师的这个自注也称《解能量论》,长达十一卷之多,内容可谓够详尽的了,如果再对它释义是否显得多余?其实,不但不多余,而且十分有必要。学佛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解脱,能否解脱的关键首先就是能否有正确的思维以获得正见。但佛法无人说,虽智莫能解,更不能有所受益。《解能量论》的释义有助于正确思维,获得正见,有利于解脱。

因明是佛教的,但又不为佛教所独有。因明的价值不是仅提供“史”的资料,成为考究历史的活化石。“绝学”不绝,它就在我们生活之中,未曾离开我们半步。因明论著中“量”的独特方法,对人们认识事物具有有效的实用价值,古代如此,当今也不例外。因为不同的时代,会面临不同的问题。而一本著作不可能脱离它的时代,但可以超越它的时代,它虽然不能提供现成的答案,却可以为后世提供思想性的见解,后人在解读著作时,根据其所蕴含的义理,针对所处时代的问题就可以寻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解能量论》也是如此。当今与法称论师所处的时代差别很大,只有对他的著作结合当今时代做进一步阐释,才能发掘出应有的、新的价值。

刚晓法师凭着深厚的佛学功底,卓越的见识,敏锐的洞察力,独特的风格,在解读法称论师的《解能量论》时,不断迸发出新的思想火花,并有新的发现,提出新的见解。这对领悟《解能量论》的内涵,对修行、生活都大有裨益。刚晓法师的这本《<解能量论>法云释》的价值也在于此,其意义也在于此。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