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回忆净慧老法师  

2013-10-09 22:47: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净慧老法师

 

那一天,忽然手机上接到一个消息,说是净慧老法师去世了。

咋能够呢?前两天网上还有净慧老法师的法务活动信息,好象一点儿也看不出身体有恙的迹象,咋能这么着就去世了呢?“传这谣言多不好”,我删掉了这条信息。

很快得知,这不是谣言,是确实的事实。

 

说实在的,我与老法师几乎没有交往,至少可以说那么一星半点儿的交往完全是应该忽略不计的。

我于一九九二年到九华山参加第二期中国佛学院寺院执事进修班的学习,因了海凡老法师的缘故,所以就留在了九华山,一呆下来就是十个年头。就在这期间,仁德老法师发起了修建九十九米地藏菩萨大铜像的事业,这项工程很是耗人心血,直到仁德老法师去世之后十多年才彻底完工开光[1]……

为了这九十九米的地藏菩萨大铜像,我曾写过一篇《明白焉?糊涂焉!》当时给登在了《甘露》杂志上,因为这篇文章,随后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里就不提了。

某天,我接到《法音》杂志社一位编辑的电话,他们想要转载我的这篇文章,其中有个别地方需要修改一下,特来征询作者的意见。但后来没有了下文,转载文章的事泡了汤。

一九九八年,具体时间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法音》、《佛教文化》联合举办了一个佛教期刊通联会[2],会议是在紫竹院公园附近的湖北宾馆开的,我没有料到,这次通联会议后来开得商业气息浓了一些……当然,这些并不重要。

在会议的间隙,净慧老法师外出休息一下,在路过门口的时候[3],拉看了一下我挂的证件,“喔,你就是九华山刚晓,来来来,我给你说几句话。”老法师把我拉到厅堂的一对沙发处坐下,给我聊了一小会儿,他说一直看我编的《甘露》,觉得很是犀利,但是一定应该注意,“很多事情根本就不是对与不对的问题,而是时间问题、所处位置的问题”,“登出来若只是落了个嘴痛快,实际上起不到什么好效果,反而是负作用更大”,那就不要登。

其间老法师说了好几遍“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说实在的,对于这句话,我是直到现在上了年纪才有了那么一点儿感觉的,是迟钝吗?不能说是迟钝,这确实是个人生的阅历问题。

 

后来几年,在其他地方的学术会议上,也遇到过老法师几次,但也仅只是合十作礼打个招呼而已。那年在扬州教育论坛上,老法师玩笑似地叫我一声,“刚晓师,把你的因明书也给我几本让学习学习”,可惜,这多年我出版了十数本书,却连一本书也没有给老法师送过。“老法师玩笑而已,我的书哪入得了人家的法眼哟~~”

 

老法师要塑一尊宝掌祖师的像,就到各地去看,杭州佛学院老校区所在的中天竺,传说也是宝掌祖师所创,老法师带了二位随侍就来了,一袭灰衣,很是低调。我带老法师到现在浙江省佛教协会所在地看了中天竺的宝掌祖师像,又带老法师到宝掌桥上坐一坐,老法师与我们几个一起在宝掌桥上还照了一张相片。可惜的是,是老法师侍者的相机,相片后来也没有给我。

 

二O一二年的时候,我们准备出第六辑《因明》[4]杂志,我们的《因明》杂志每一辑都会有题字,通常我会请一位出家师父及一位在家居士来题,早先我就请老法师的弟子衍空师帮助联系一下,但始终没有消息,后来我就直接给老法师写信,老法师仍然很久没有给我回音,最后我就打电话过去,终于,老法师给题了一幅“因谈照实,明彰显理”,并且还写了封信[5]解释原因,我马上打电话过去表示感谢,并且在书印出来之后随即给老法师寄去了样书。

 

关于净慧老法师,现在想起了这些,就拉杂地记一记。

 

 

                                            2013728

 

 

再记: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仔细想来,当时《法音》编辑打电话可能不是为了《明白焉?糊涂焉!》,大概是《可叹百年望春花》,编辑的意思是要把最后一节给改改。

 

 




[1]据九华山佛教协会网页,开光典礼将于2013831举行。http://www.jhsfjxh.net/plus/view.php?aid=175

[2]实在不好意思,我连会议的名称也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参加的老和尚只有一诚老和净慧老二位。

[3]说实在的,我是一个相当自卑的人,虽然看起来好象比较孤傲,其实那正是因为内心里的自卑,所以通常不经意间我都往角落处等不让人注意的地方去。

[4]中国逻辑学会因明专业委员会的会刊,以书代刊的方式出版发行,年刊。

[5]刚晓法师:

    来函阅悉,嘱为  贵刊题字,千里雅爱,十分感谢!奈老朽素不善书法,加以老病缠身,本不敢应命,但忆及昔在中国佛学院曾师从虞愚教授研习因明有年,愧无所成,兹书八字,乃昔日课堂所得印象,不计工拙,以应雅嘱,有污篇幅,愧甚愧甚!顺颂

教祺!

                                  西山老朽净慧合掌

                                O一二年十月五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