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为他比量(4)  

2013-07-12 19:5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他比量的“他”到底是谁?

因十四过中的四个相违因,应该来说是比较麻烦的,当时我学的时候,韩老师解释得可详细了,说这是《因明入正理论》的难点儿,因为它涉及到了胜论派、数论派等外道。

关于这相违因,象有法自相相违,有法差别相违等,在沈老先生的文章中,还有些别的学者的文章中,都是一肚子意见,认为佛教简直有些鬼扯[shigangx1] 。到底是不是鬼扯,其实还真的不是,是因为学者们对佛教内部的奥秘知道得太少了。

不定因中的“相违决定”也有这问题。为他比量论式的建立,根本就不是自己一方在立,还要看对方是否承认,若只是宗体违他顺自的话,可以,若是其他的[1]有对方不许的,则这个式子根本就立不出来。相违决定就是:胜论派立的“声无常,所作性故,如瓶”,其实“声”声生派根本就不共许,声生派的“声”是指吠陀之声,根本就不是我们通常说的声音。

那么,佛教因明中为啥常举“声无常,所作性故”呢?在为自比量里,这个论式是没有问题的,但在为他比量里,因为婆罗门教说“声常”,咱们读者就以为这个式子真的是佛教(或者胜论派,因为胜论派也是主张“声无常”)对婆罗门教立的、对声论派立的,其实根本不是,这个式子只是陈那、商羯罗主在给佛教徒解释因明比量的时候用用,这只是佛教在自娱自乐而已。所以,到了法称论师的时候,相违决定这个情况干脆就被取消了。

有法自相相违、有法差别相违等,也是的,这都是说法方法而已,要是单单的胜论派、数论派,人家师徒在教授,这有什么呢?师父说了,弟子接受了,就行了,确实就象沈老先生说的“胜论的三比量应该是没有过失的‘真能立’”[2],但在佛教来分析的时候,因为这其实变成了佛教的师父在给佛教的信徒说,所以使得“有性非实”出现顶牛的情况了。

这就是实质所在——为他比量的“他”到底是谁?从字面上看是别人,但其实这“别人”根本不是泛指,更多是自己的信徒而已,大多情况下根本不是真正的在和外道辩论。

《因明入正理论》这本书,中间所举的例子,基本上都是假设外道如何如何的,其实根本就是陈那、商羯罗主给佛教信徒们解释而已,这里头的外道根本就不是实在的,或者说根本就是佛教徒里头的见解不正当而不自觉者。

《因明入正理论》这本书,我多年来一直不太看好它——建立在假设之上的结论,实际效用到底能有多大呢?还有,它用的“二悟八门”这个构架法,实在不顺畅,但它在中国确实太深入因明学者的内心了,这没有办法改变。

还有,关于佛教中的神话故事,沈老先生说“它的真实性是很成问题的”,这说明了沈老先生真的只是一个纯粹的学者而已,确实单纯、天真,对佛教实在太陌生了,佛教的意象可以说他真的不懂。当时印度文化的世界观本来就这样的,我们读神话故事只要注意他所反映出来的意义世界就行了,根本就不在于事实的真假,谁也不会认为陈那修瑜伽行的时候“崖谷震响,烟云变采[3]”,这时出来了一个山神,“捧菩萨高数百尺,唱如是言”如何如何的。这些只是说明了陈那论师的法系,说明了佛教的世界图像而已。认为佛教这些神话故事不合理,其实有些学者更绝了,王沂暖[4]先生1945年译达喇那他《印度佛教史》,在译者叙言中说,“二、本史篇幅颇多,兹节译其重要部分,仅得全书三分之二。但所删去者,皆系玄妙神话,於原书精彩,毫无减损也。[5]”这就反映了近现代学者们的神话观。考察神话的“真实性”就是外行的表现,比如说谁会去考察“刻舟求剑”的那个人到底籍贯、姓氏等具体情况呢?谁会去考察“自相矛盾”中在街上卖矛卖盾的那个人,他的父亲是谁呢?他这天中午吃的是打卤面还是炒菜?有这想法才真叫鬼扯。

 



[1]这个“其他的”是指宗体之外的宗依、因法、喻体、喻依,以及同品、异品等等

[2]沈剑英,《佛教逻辑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4月第1版,第447页。

[3]玄奘述,辩机撰,《大唐西域记》,见大正藏第51册,第0930页中栏。

[4]王沂暖(19071998),现代著名翻译家、藏学家,吉林省九台县人,193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1938年到成都西陲文化院任编辑,开始学习藏文,并参加《藏汉大辞典》的编辑工作,1942年到重庆任汉藏教理院讲师,1950年到兰州大学任副教授,1952年因院校调整到西北民族学院任副教授、教授。著作有《王沂暖诗词选》、《藏族文学史略》,主编有《藏汉佛学词典》,译有《印度佛教史》、《西藏王统记》、《米拉日巴传》等,他是翻译和研究《格萨尔王传》的开创者之一。

[5]见《大藏经补编》第11册,第823页。台北,华宇出版社,佛历二五二八年(即1984年)十月初版。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