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为他比量(3)  

2013-07-11 21:4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式因支十四过

为他比量论式的因支,一定要符合因三相的要求,要是不符合第一相的要求,会出现不成过;要是不符合第二相或者第三相的要求,就出现不定过;要是不符合第二相和第三相的要求,就出现相违过,于是,《因明入正理论》里头把常犯的过失分为三类十四种。

一,不成因。这是因为第一相不符合要求而造成的过失。

1,两俱不成。“两俱”是指立论者、论对者双方,“不成”是指这个因不能周遍宗。也就是说,立论者和论对者双方都不认为这个因符合要求。《因明入正理论》里头举的例子是“声无常,眼所见故”,双方都不会认为声音是眼看的,声是耳所对境,与眼有啥关系呢?

2,随一不成。“随一”就是立论者、论对者中的任意一方。但通常来说,应该是论对者,因为立论者立一个自己就不承认的,一般不会出现这情况。不过有时候为了需要也是会立这样的式子的。“不成”还是指这个因不能周遍于宗。《入论》中举的是对声显论立“声无常,所作性故”,声显论者认为声只有显现不显现的问题,缘具了就显现,缘不具就不显现,声根本就是恒常的。

3,犹豫不成。这是说这个因到底是不是周遍于宗,现在我还拿不定主意。比如说在还没有认清那边儿的到底是不是烟的情况下就立“山洼处有火,现烟故”。认准了确实是烟才行,没有认清就不行。

4,所依不成。这是因为宗前陈不共许,所以导致因法失去所依。《入论》中举对无空论者立“虚空实有,德所依故”,无空论者[1]根本不承认虚空,这就成无的放矢了。

二,不定因。或者第二相、或者第三相出了问题。

5,共不定。也就是因的范围太大了,把同品、异品都含括了,这就成九句因的第一句,同品有异品有。《入论》中举的例子是“声常,所量性故”,常的东西比如极微、无常的东西比如瓶子,都符合因法“所量性故”——能够被思量的。这是第三相不符合要求。

6,不共不定。也就是因的范围太小了,小到连同品也容纳不下了。这是九句因的第五句同品无异品无。《入论》中举的例子是“声常,所闻性故”,常的东西比如极微、无常的东西比如瓶子,都不符合因法“所闻性故”的要求。这是第二相不符合要求。

7,同品一分转异品遍转。这一个是第三相不符合要求。它是九句因中的第七句同品俱异品有。因三相是要求同品有异品无,这个则是同品里确实有一部分是具有因法的性质的,但其异品应该是全都没有因法的性质才对,可现在它全都有因法性质了。《入论》中举的例子是“声非勤勇无间所发,无常性故”,同品就是电、空等没有勤勇无间所发的性质者,异品则是瓶等具备勤勇无间所发性者。对于同品来说,闪电是具备因法无常性质的,但空是不具备因法无常性质的。对于异品来说,瓶是具备因法无常性质的。异品是要求不具备因法的性质才对,现在它具备因法的性质了,所以第三相就不符合要求了。

8,异品一分转同品遍转,这一个也是第三相不符合要求,它是九句因的第三句同品有异品俱。因三相是要求同品有异品无,这个则是同品都具有因法的性质,但其异品应该是全都没有因法的性质才对,可现在它有一些有因法性质了。《入论》中举的例子是“声是勤勇无间所发,无常性故”,异品就是电、空等没有勤勇无间所发的性质者,同品则是瓶等具备勤勇无间所发性者。对于异品来说,闪电是具备因法无常性质的,但空是不具备因法无常性质的,这就是一部分异品有因法的性质。对于同品来说,瓶是具备因法无常性质的。异品是要求不具备因法的性质才对,现在它具备因法的性质了,所以第三相就不符合要求了。

9,俱品一分转。这一个也是第三相不符合要求。它是九句因的第九句同品俱异品俱。因三相是要求同品有异品无,这个则是同品中有一部分具有因法的性质,但其异品应该是全都没有因法的性质才对,可现在它有一些有因法性质了。《入论》中举的例子是“声常,无质碍故”,同品就是极微、虚空等具备常性者,异品则是瓶、乐等不具备常性者。对于同品来说,虚空是具备因法无质碍性的,但极微是不具备因法无质碍性的,这就是一部分同品有因法的性质。同品要求只要有一部分具备因法的性质就可以了,所以这个式子的因是符合第二相要求的。对于异品来说,乐是具备因法无质碍性的,瓶则是不具备因法无质碍性的。异品是要求全都不具备因法的性质,现在它有一部分具备因法的性质了,所以第三相就不符合要求了。

10,相违决定。这个相违决定不是一个论式了,成了两个论式,两个相互顶牛的论式。单看其中的任意一个论式,因三相是齐备的,但把两个论式放在一起,会发现根本没法判断,使人陷入两难之中。用俏皮话来说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说时都有理,想想全没理。《入论》中举的例子是:胜论派立“声无常,所作性故,如瓶”,声生派立“声常,所闻性故,如声性”。单看胜论派的式子,因三相具备,单看声生派的式子,因三相也具备,但这俩式子放在一起的时候,根本没有办法得出一个确切的结果。

三,相违因。这是因为第二相、第三相都不符合要求。

11,法自相相违。比如说“声常,所作性故”,象这个式子,同品是具备常性的东西,比如虚空、极微等,可它们都不具备因法所作性,这就成同品无了,异品呢,就是不具备常性者,象瓶子等,可它们都具备因法所作性,这就成异品有了,因三相是要求异品无的,现在异品有了。这成该有的没有,不该有的反而有了,这个因法能够成立的是“声无常”,而不是“声常”。

12,法差别相违。注意相违因中的自相、差别,这里是把明确说出来的叫自相,把没有说出来但想表达的意思叫差别。在“法自相相违”里,明确说出来了“常”,和明确说出来的“常”相违了,证明出来的是“无常”,这就和明确说出来的“常[2]”相违了,所以叫法自相相违(“法自相”就是明确说出来的宗后陈)。

现在这个法差别相违,《入论》中举了“眼等必为他用,积聚性故,如卧具”这个例子。这个例子中明确说出来的是“他”,但数论派是想用这个式子证明神我的——说到数论派,你一定要马上想到数论派的教义。

数论派用这个论式是想证明眼是被神我受用的(即“神我”想看,于是“自性”就成就眼,来让“神我”使用【即看】),佛教就说:你要是用“积聚性”因成立神我,也能用它成立“假我”。我们就可以说,“眼一定是被人用来看东西用的,因为它是积聚性,就象卧具是人使用的工具一样”。数论说的神我是恒常的,佛教说的假我是无常的,数论派所立的式子中并没有明确地把想成立的“神我”说出来,所以这“神我”(不是自相而)是差别,而且假我和神我相违。这就是法差别相违。

13,有法自相相违。“有法自相”就是明确说出来的宗前陈。关于这个有法自相相违,《因明入正理论》里头举的是胜论派祖师鸺鶹仙人为了度化五顶(即慧月)而立的“有性非实、非德、非业,有一实故,有德业故,如同异性。”——说到胜论,就要立刻想到胜论派的教义。

这个式子包含三个式子,这会儿我只分析“有性非实,有一实故,如同异性”这一个。这个式子的意思就是说:有性和实不一样(即“存在”和事物本身、实体是不一样的),因为已经有实了,就象已经有了的同异性一样。同理,有性和德不一样,因为已经有德了,就象已经有了的同异性一样。有性和业不一样,因为已经有业了,就象已经有了的同异性一样。注意,这是为他比量,也就是说,鸺鶹仙人在给五顶立的时候,因法是五顶已经承认了的。所以可以立“有性和实不一回事儿,因为已经有实了”,这就能够证明“有性”得单独立。

《入论》中就说,“此因如能成遮实等,如是亦能成遮有性,俱决定故”。意思就是说,要是胜论派的这个式子是成立的话,那么我完全可以成立“有性非有性”。具体来说就是:胜论既然认为有性(存在)是实成立的理由、是德成立的理由、是业成立的理由,而不是实(事物的实体,或者说是事物本身)、不是德(事物的性质)、不是业(事物的造作或者说活动),那么,我就能够能立有性不是有性。有性是存在,它是实、德、业之所以是实、德、业的理由,那么,也就是说“有性(即存在)”是“有性之所以是‘有性’的理由”,所以有性不是有性——也就是“存在的理由”和“存在”是一回事儿吗?这个就叫有法自相相违。

沈剑英先生对神话传说的意义、为他比量的本质,实际上还不太清楚,所以说有法自相相违是一个诡辩。他说,“陈那的相违量当是一种诡辩,为什么同异性能有于实德业,因此同异性可以是非实德业而仍然不失其为同异性;到了有性能有于实德业,并且是非实德业时,却不成其为有性了呢?有性不就是大有、大同吗?不就是同的极限吗?同既然可以在实德业外别有,有性又为什么不可以在实德业外别有呢?这显然是难以自圆其说的。”又说,“胜论派所立三比量的意思是说:正因为有性是一个外延最为广泛的抽象概念,它的性质为一切具体事物所普遍具有(因),所以它不同于各种事物的实体、本质属性和运动形式(宗),就如同同异性那样,同异性能有于实德业,所以同异性不同于实德业(喻)”[3]。甚至说出“《大疏》卷七还引述了鸺鶹仙人(迦那陀)立量经过的神话故事,当然,它的真实性是很成问题的。[4]

《入论》之所以把这比量式说成有法自相相违,是:“为什么要单独设立一个存在”和“单独设立的存在”是两回事儿——“为什么要单独设立一个存在”是原因,“单独设立的存在”是结果。喻支的“如同异性”则是说:设立同异性也是需要理由的,和“单独设立同异性”也是不一回事儿——不过,同异性你已经承认了。

古文太简真的害人。

14,有法差别相违。就是关于宗前陈,和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想要表达的意思顶牛了。《入论》中举的例子还是“有性非实,有一实故,如同异性”,前头已经分析了,说是有法自相相违,为啥又说还有有法差别相违呢?《入论》中是这样分析的,“即于前宗有法差别作有缘性,亦能成立与此相违作非有缘性,如遮实等,俱决定故。”也就是说,商羯罗主以为,胜论派刚才举的式子,其实他还想成就作有缘性,用论式形式写出来就是“有性是作有缘性;有一实故,有德业故;如同异性”。《大疏》里头说过,“有缘谓境[5]”,就是说有性是能够被思量的,它是能够引起思量的对象。佛教于是立了这样的式子,“有性作非有缘性;有一实故,有德业故;如同异性”。啥意思呢?鸺鶹仙人说,“有性”是可以被思考的,佛教说,不行,“有性不能被思考”,用白话说就是:鸺鶹仙人说,“有性”(即存在,“同”的最上位)是可以思考的,佛教则说,“有性”你根本不用想,你想也想不明白,那不是你的能力能够达到的。比如说你能想理解佛的境界吗?那根本是不可思议的!

 



[1]即小乘经部。

[2]这个“常”是自相。

[3]沈剑英,《佛教逻辑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4月第1版,第447页。

[4]沈剑英,《佛教逻辑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4月第1版,第446页。

[5]大正藏第44册,第0131页中栏。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