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因明学讲座  

2013-06-14 22:4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明学讲座

 

楔子

 

学因明到底有啥用

各位菩萨。

为了这个系列的因明学讲座,我确实是经过了相当充分的准备。这次讲座是我自己主动提出来的,为啥我会如此厚着脸皮要讲这个呢?

说实在的,以前我也给做过好多次因明讲座,那都是别人邀我讲的。讲座的时候,按通常的惯例,总会在最后给预留一小会儿时候,让大家提问。可惜的是,我虽然讲得满怀激情,但总有人“捣蛋”。当然了,在听众来说,人家绝对不是在“捣蛋”,而是真诚地来提问的,真诚地问出了一个极不着调的问题:“法师啊,学习因明学到底有什么用?”这个问题,给我满腔的热情兜头一盆冷水:我这讲的是什么呀~~这个问题能使我讲座之后好多天闷闷不乐。想来也怪我自己,随外境而转,这是我修行功夫不够的表现!

对于这问题,我现在通常不回答,我会给叉开话题,扯一些别的,把时间给浪费过去也就是了。与其正儿巴经地解释一番因明学,让这些人目光呆呆地挣扎着想听懂因明学到底能干些啥子,还不如简单点,让他们误认为我的头脑对数学、对逻辑很行。

为啥我这样做呢?这是年龄的问题,以前我总想努力地让人理解我、理解我的工作,总怕别人认为我是一个无用的人,现在我不会了。我研究因明这个事实本身就证明了因明的价值,何必在外面另寻作用呢?测量石子落地过程中速度的具体变化情况,在现代人看来,要比寻求为啥石子在落地过程中越跑越快更实在。

 

我走上因明路,是因为它对我的脾气

不过,因明到底能干啥也确实是一个问题,不过是一个任凭怎么回答也吃力不讨好的问题而已。我没有好的答案提供给各位,我就简单地说说我自己的因明路是咋走的。

我入因明这个行当,从1994年算起,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说实在的,我还没有考虑过:花这许多的精力值得吗?

佛教是宗教,宗教中设了许多的修行榜样。当年我选中了唯识学,唯识学最大的榜样就是玄奘法师了,他的修学经历确实是一个传奇,九死一生西行求法。在玄奘法师(以及后来的义净大师)的资料中我见到了那烂陀寺学法的次第,说第一步是因明,第二步是对法,第三步是戒律,第四步是般若,第五步是分宗。在印度当时只有两个宗派,也就是中观学派、瑜伽行派,在中国叫三论宗、唯识宗。说按自己的情况任选一派就可以了。原来学唯识是最后啊,于是我就回头来补因明学的课,这才走上因明路的。

因明是一个陷阱,我一走上因明之路,竟然一直深陷其中二十年。

为啥我会深陷因明二十年呢?说实在的,我自己根本没有考虑过。现在想想,开始学因明的时候,可能是因明确实对我的脾气。

我出家不久就到了九华山,那是1992年的事了,是去上“中国佛学院寺院执事进修班”,后来海凡法师让我一定留下来,他还为此专门到灵山去作我师父的工作。海凡法师是白马寺的知客,我刚出家的时候心里有很多疑问,因为海凡法师跟我师父关系不错,所以我就写信向他请教,可惜的是他从来就没有回过我的信。但是我仍然很感激他。

我在九华山佛学院了整整十个年头,从1992 2001年,十年里我觉得所作的最有价值的一件事,就是主编了《甘露》杂志,我把这份杂志编得风生水起的。当时我还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上边登的文章很是大胆,啥话都敢说,啥都敢批评,很是气盛。

而因明呢?最开始很给人误解,认为因明就是要说服别人的,文轨法师说,“因明之用也,为谤者而制之……定理正邪,必照以因明现、比[1]”,窥基法师说,“求因明者,为破邪论,安立正道[2]”,等等的话,就好象因明很好斗似的。而且,因明的来源,就是古代的辩论。

所以,我觉得因明很对我的脾气,于是我就一头扎在了因明了。

 

因明很好玩

研习因明二十年,我乐此不疲。我觉得佛教是个陷阱,一个美丽的陷阱,我心甘情愿地往里陷。因明是佛教的一部分,我越陷越深。这是咋回事儿呢?

首先,因明很好玩儿。

有不少的佛教人士有一个特别的能力,就是不说人话,故弄玄虚,这样就使得我们觉得他不一般,没有啥能够难倒他,所以你就有点儿佩服他了,你与他一比,就会觉得自己的困惑失灵,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因为阅历的问题,当时我很有些佩服这些人,把他们当成了样板,我很希望成为这样的人。大概那个年龄段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我接触到因明的时候,我特别高兴:法称大师实在太拉风了:于覩流孚摩黎葡王所在地,广张告语曰,“欲辩论者,有伊谁耶?”;更至士罗婆利国,振铃而问,“堪辩者谁?”[3]……

当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佛法的感悟以及年齿的渐长,现在我已经变很多了,以至于光泉法师说我:这还是刚晓吗?

不过,因明好玩,直到现在我还这样认为,“好玩”毕竟是我上路的引子。用书面语言来说,也就是它的娱乐性。这一个我们开发得很不够,所以因明现在在佛教界还是比较冷清的。

 

因明是一个解脱法门

当然,因明的魅力不仅只是好玩,但是它触发了我对因明的兴趣,继而激励我对因明有所作为。不过,我们是不容许纯粹的娱乐的,佛教对人生的基本价值判断是苦,所有的教理、教义都是在苦这一基础之上开展的,若只是娱乐,那就与佛教本身南辕北辙了——虽然与佛教南辕北辙的情况中国佛教里极其多(当然了,那不是故意的),但我自己还是不想如此的。如果因明学不能帮助我们解脱,那它就没有存在的理由?这一点儿,法称论师在《释量论》中用尽了力气来论证,就是整个的《定量品》。

请注意一下:读《定量品》,一定不要刻意于辩论结果,不要把心思用在这儿,法称论师并没有在论著中给总结出辩论结果来,可能你在读了之后会觉得法称论师的说法很没有力度。法称论师实际上是在辩论过程中把因明的解脱功能给展现出来的。最开始我也曾在这儿犯了个糊涂,我把我的教训给大家提示一下。

这里我就不展开来说了,毕竟来说,这只是一个讲座而已。

 



[1]续藏经第53册,第848号经。

[2]大正藏第44册,第0091页下栏。

[3]达喇那他著,王沂暖译,《印度佛教史》。见蓝吉富编《大藏经补编》第11册,第896页。台北,华宇出版社,1984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