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若谓具有如其义如是观见等之功德所有士夫者即是崇信,由彼所显示之经教即是不虚妄者,  

2012-06-01 21:06:05|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谓具有如其义如是观见等之功德所有士夫者即是崇信,由彼所显示之经教即是不虚妄者,则

 

若谓”,有人说,“具有如其义如是观见”就是把桌子看成桌子,没有认错,没有把桌子认成小狗。这“所有士夫”指的是认对的那些人,“即是崇信”,因为对了,当然了,不会是认桌子这回事儿,不过原理是一样的。我们把空的认成空的、把有的认成有的,这叫如实,要真能这样,那就已经是半个圣人了。我们现在总是把无的认成有的,所以是凡夫。既然是“如其义如是观见”、是如实,那当然得崇信了。

由彼所显示之经教即是不虚妄者”,他是如实的,是可崇信者,他的圣贤,当然他所显示的经教就是正确的。

”,那么,那么个啥呢?下边儿是两句颂子:

 

若能识知即唯此  具差别者许此义

 

若能识知”,要是真的能够认识、能够知道。这就是刚刚说的“如其义如是观见”,“即唯此具差别者”,这个“即”,是副词,作“那就是”,“唯此具差别者”只有这“具差别者”,所谓“具差别者”,是指有这样的认识的人,就是指把无认成无,把有认成有的人,“许此义”,承认确实是这样的事实、确实是这样的道理。你确实有这样的认识能力,那才能够产生这样的认识,你没有这样的能力,就不会有这样的认识。或者说不会认识到这样的事物——指真的事物、假的事物。

 

一切寻求具有以分别为先遣即经教或非经教者谓乃由许悟入而非由染著。

 

这个“寻求”,就是琢磨,在唯识百法里头,有个寻,还有个伺,寻就是动动脑筋、琢磨琢磨,伺比寻琢磨得深些,就是琢磨琢磨再琢磨琢磨,寻是琢磨,求是指寻的琢磨是有目的性的、有方向性的,“以分别为先遣即经教或非经教”则是说:我在心里头琢磨一下这是符合经教还是不符合经教。比如咱们经常说拿佛教三法印来判定一下,合于三法印的是佛教,不合三法印的就不是佛教。也就是说:我内心里头已经先有三法印了,先有内心里头对三法印的理解,而后才读到某部经,比如说《七女观经[1]》,我读到这部经的时候,一下子觉得不合三法印,以前我没有读过这部经的。

现在这一句长行就是说:我的寻求是分别是不是合乎经教。分别啥合不合经教呢?可以分别我们的起心动念,分别我们的行为,分别某个说法等等,都可以。

后半句,“乃由许悟入而非由染著”,这“悟入”是清净的,是智,要是“染著”,那就是识了,意识的分别。

 

若分别此为士夫而悟入者则当不悟入,由如是不能知故,非是不许,似此者谓说不颠倒性故。

 

这一句话很奇妙了:自然的悟入那就是悟入,你要刻意地分别这是悟入而不是染著,那就一定不是悟入而是染著。这咱们知道:宋江在水泊梁山树一大旗,上书“替天行道”,这就是他的旗帜、方向,但他们干的事儿,实际上就是杀人越货、抢劫等勾当,做这样的事儿,对于英雄来说,是有心理阻碍的,有些人本来就是坏蛋,象小霸王周通这样的人,作这事儿一点儿也不会有心理负担,但象鲁智深这样的人,去抢劫老百姓,干起来是会有心理阻碍的,这就需要领导人宋江的“替天行道”大旗了,这就是说:我们抢东西自己用,是在为天下养英雄,抢东西给别人用,是做公益事业,反正就是告诉水泊梁山的这些弟兄们,我们的抢劫是合理、是合法的,这样这一百零八位弟兄,就有了认同感、职业认同感,这样大家才心往一起想、劲儿往一起使,这样才能使得梁山事业有发展前途。这是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中说的。我现在举这是说:宋江在极力地宣传“替天行道”,就说明了根本就不是替天行道。再近些的例子,红军北上抗日,这是一样的,只是宣传而已,日本鬼子根本没有打到陕北延安,东北、华北、东南等地有日本鬼子,你不在这儿抗日,跑到没有日本鬼子的陕北抗日?这就是“若分别此为士夫而悟入者则当不悟入”,你要是这样分别,那就不是这样了,你分别它是悟入,那它就不是悟入,而是染著!为啥这么说呢?“由如是不能知故”,因为这样的分别根本不能认知,为啥不能认知呢?其实就是唯识里头说的,因为末那识有四烦恼常俱,任何东西到它这儿过一下,它就雁过拔毛。

非是不许”,不是不许悟入、不许能知,“似此者谓说不颠倒性故”,只不过是我们把象这样的情况叫成不颠倒,尤其要注意这个“说不颠倒性”的“说”,就是说这只是说说而已,并不是实际情况。我经常给举一个例子,到饭店吃饭,有时候呢,不知道具体啥缘故,上菜上得特别慢,客人就催,这时候服务员就会答应说:我给催催,实际上服务员的催一点儿作用也是不起的,但服务员一定得答应催,这是心理作用,若是客人催,服务员说,“你催也没有用”,那就坏事儿了。所以,这“说”是很重要的。我们也说:光练不说只是傻把式。

这“说不颠倒性”,咱们也经常给叫成因为大家都错,所以这错就不算错了,我常举的例子就是“校对”,明明是jiào对,字典上就是这么注的,但太多人给读成xiào对,所以现在字典也得改,近几年有些字典上已经改成xiào了,不过大部分还是jiào对。

 



[1]见《大正藏》第85册第1459页。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