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若谓由可有如是说言非与天授且非与祠授或如是思量非单独与天授故无有过失者,非然,由无论言说任何性皆无过故。  

2012-12-26 22:28:33|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谓由可有如是说言非与天授且非与祠授或如是思量非单独与天授故无有过失者,非然,由无论言说任何性皆无过故。

 

要是这样说,“由可有如是说言”,因为有这样的说是,“非与天授且非与祠授”,不是给天授、也不是给祠授,“或如是思量”,或者这样想,“非单独与天授故无有过失者”,因为不是单独的天授,所以没有过失。是这么回事儿吗?“非然”,不是这么回事儿,为啥不是这么回事儿?“由无论言说任何性皆无过故”,因为不论你说啥都没有过失,也就是不管你咋说都中。

关于这个天授、祠授,要是托一下中国人的思维方法,当然了,我这样来托也不过是为了好理解而已——我们不妨给当成天神、鬼魂(或者说成幽灵之类)。天授说成神仙,象中国的玉皇大帝、太白金星等等,位列仙班的,祠授说成祠堂,就是供奉祖宗的,就是灵魂(灵位)、鬼魂。我们施食,对于神仙,要叫成供养,对于祖宗(灵魂),也是叫上供吧?这上供、施食,供品是要是啥呢?反正就是自己内心里认为啥最好就供啥。这一句长行就是说:

有人以为:我们可以这样说,不给神仙施供、不给祖宗施供(这是不施供),或者这样想,不单独给神仙施供(这是施供),这是没有过失的。不对,因为不管你咋说都没有过失。咱们可以进一步说为啥不管咋说都没有过失,就是因为说的只是话而已,只是思维而已。

 

是故,若虽徧取其一亦不相违者则此无论言说何者均成为功能,例如说言其一虽食但无论任何皆食。

 

所以说,要是“虽徧取其一”(虽然只是在全部中取了一部分)也没有相违,这还是前头说过的,涉及到共相,就出现这个结果。说,要真是这样的话,就真的是无论说啥都是对的了,比如说天授,给天授施食,他是不论啥都吃(包括不管啥时候、不管啥东西)。这是前头就举过的,“若可有如是二者之事者则无论何者均能言说,即例如说言,天授及祠授无论任何皆食,而或无论任何皆食不可有,或若无有所许则非是”,拿天授来说、拿祠授来说,都是一样的。

 

由此之境界者谓是观察故。

 

这样的情况,是观察到的。这个观察是琢磨、推理,不见得是直接的见闻觉知,也就是说,是比量,当然了,你要是现量见着,当然也可以,不过以我们目前的能耐,是没法现量见着的。

 

此中唯由瓶或唯由身不许具有二者由亦不许能成立故当成立二为一时,若亦不许与观察相摄者则今者何者能成立耶?

 

这里呢,因为瓶,或者因为身,“不许具有二者”,不能既瓶又身——因为顺世外道以为“瓶是身心一体士夫之身”。“亦不许能成立故”,就是指不承认顺世外道的“瓶是身心一体士夫之身”这个观点,前头说过的:“身心一体士夫”就是“我”、神我,当然佛教不承认了。

当成立二为一时”就是在我们要成立瓶、身是一回事儿的时候,“若亦不许与观察相摄者”,要是在这时候你不承认和观察相摄的话……注意,这里的“观察”,本来应该是一个动作,是动词,但这里是作动名词的。“今者何者能成立耶?”现在啥是能成立呢?

 

是故语句之相即是虚伪。

 

所以,话本来就是虚伪的,不真实的。也就是说,语言并不是事物本身。

 

由此亦即显明宗及同品等中任何性。

 

这就明确了宗、同品等是明确的、共许的,或者说是清楚的。通常情况下的“宗”,是指整个的宗支,但根据上下文,这里应该是指宗依。

 

复次,若于二者中亦不违反可有者则此成为如是,而若非如是者则不成就此为声性。

 

再者,要是“于二者中……”,这个“二者”,就是宗(依)、同品,接着的“不违反可有”,其实就是指成立了的!看,“则此成为如是”,就是这个。

若非如是者”,要不这样的话,会咋样呢?“则不成就此为声性”,也就是说,不这样就不对。

确实就应该宗、同品都清清楚楚。

 

如是此如是行相之声者谓即是宗体。

 

这就是宗体了。

 

无论何者非离宗及同品以外。

 

不管是啥,都不能离宗、离同品。理解成第一相、第二相符合,在法称论师这儿,第二相和第三相是等价的,所以,只要第二相符合,第三相也一定符合。

 

由观察及别别决定为一相违故。

 

第一相、第二相是要求有的,第三相是要求无的。

 

于诸义中虽亦说为共相,然势必差别住故,亦当了知身性而非是瓶。

 

于诸义中虽亦说为共相”,说起来是共相,当然啰,比量本就是对应于共相的,只能对应于共相,要是自相的话,那该对应于现量才是。

然势必差别住故”,事实上还是一个个的具体事物。

亦当了知身性而非是瓶”,我们应该知道身性不是瓶。就是说,身性和瓶还是不一回身事儿的,一个是自相一个是共相。接下来一句是例子。

 

例如由说言某些来到故于山或林非是可虑。

 

比如说因为“某些来到”,也就是指有了一棵苹果树、两棵杏树,三棵桃树,有了泰山、黄山、太行山等等,所以我们对于山、林没什么可顾虑的。也就是说,我有具体的泰山、黄山、太行山、昆仑山,于是我说我们有大山,因为我们有这苹果树、杏树、桃树等等,于是我们说有果林(果园)。从这例子我们知道,具体的一棵苹果树,并不是树林,但树林和苹果树是有关系的,具体的泰山,只是山这个集合中的一个元素而已。

 

差别之声所作性者非是树立诸共相声所有差别之因法,然而即是所有机缘及力势等。

 

差别之声所作性”就是声的所作性,声是一个集合,它有很多很多的性质(我们把这性质当成元素),比如所作性、所闻性、无常性等(把这当成一个个元素),现在就是说,这个具体的所作性,并不是共相声的所有性质的因法。这个呢,咱们用数学方法来理解更容易。

然而即是所有机缘及力势等”这一句话我不知道该咋说,没有对应《释量论》,我再琢磨一下。

 

是故以无论为何为共相非是成为他义,成为他义不许为二者故。

 

不论你说啥,只要是共相,都不能成就另外的东西,也就是说:比如你说瓶,共相瓶只包括具体的瓷瓶、玻璃瓶、塑料瓶等等,但绝对不包括书本。

后半句长行说:要是成就另外的东西,一定不许是二。啥意思?就是说,要是想成就另外一个东西,只能成就同类的东西,而不能成就这个集合之外的东西。比如我发出一个声音,“书本”,应该来说书本是共相,但是我现在实际上是指我面前的桌子上的这一本具体的这本书,也就是说是自相,“成为他义”——注意,咱们说的是后半句长行里头的“成为他义”——要成就咱们面前的这本具体的书本之外的另外东西,“不许为二者”,我发出的声音“书本”只能成就其他的书本而已,而不能成就共相书本之外的东西、集合“书本”之外的东西(比如说桌子就不能成就)。

 

成为他义即任一亦非为有,二中其一亦不许故。

 

成就另外的东西的话,那就“任一亦非为有”,为啥呢?“二中其一亦不许故”。说实在的,用白话说是最好理解了。其实就是说,比如说桌子,却成就的是桌子之外的别的东西,假如说是苹果吧,当我说苹果的时候,却成就的是苹果之外的,假如说是书本。在我说书本的时候,成就的是书本之外的,假如说是玉石……这样一来,确实是啥都成就不了。

不过,这儿我说得有些出圈儿了,其实应该是说一个集合里头的另外元素,这样就有一个范围了,这圈稍微小点儿,说起来更顺。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