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若谓今者云何了知所谓若不听闻即许为所成立性者,则由机缘。  

2012-12-20 21:37:57|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谓今者云何了知所谓若不听闻即许为所成立性者,则由机缘。

 

要是这么说:现在咋知道“要是没有听闻性”就是所成立性呢?这就要看机缘了。

中间的这个“若不听闻即许为所成立性”,其实是指所立并不是凭发出的声音确立的。比如说我根据你当下的所作所为就知道你后来的大致果报,就象一个小孩儿,在三、四岁,或者五、六岁的时候,他奶奶教他的就是套牛、犁地,那么,这个小孩就几乎注定了不可能成为学问家,不可能成为演员、运动员等。也就是说,主要是根据事实情况来确定是不是所成立的,而不是根据发出的声音、说出的话。我根据声音的所作性就可以确定声是无常的,但并不是根据你说出的“声无常”而确定声音是无常的,话是会骗人的。

关于其中的这个“机缘”,我想说点儿闲话……大家还是得读点儿原典,咱们看看现在,让读点原典确实难死了。课堂上,老师天马行空地讲、扯,大家觉得讲得很好,听懂了,一个学期下来,大家对《成唯识论》连书都没有翻开过,但老师说已经把《成唯识论》讲完了,学生们在听的时候都说自己听懂了,但让大家一翻书,哪一句经文都说不清,可真是完蛋,这害人不浅!大家在学的时候,第一步是用不着读现在人的书的,经典著作都是经过时间磨砺过了的,只有经过时间打磨过了,没被时代大河淘汰掉,这样的著作才是我们学习其他理论的参照。至于现代人的书,虽然能够开阔我们的视野,启发我们思考,但可能只是一家之言,日后极有可能被推翻,它还没有被普遍认同,不具权威性,还不能作为我们学习的坐标。我们放在第二步再读。

咱们经常遇见这样的情况,听甲老师讲,觉得甲老师讲得很有道理,又听乙老师讲,觉得乙老师讲得对,但甲老师和乙老师所讲的根本是顶牛的?为啥顶牛的观点我们觉得都很有道理呢?就是因为我们内心里头没有佛教的基本框架,这框架恰恰是由经典构建的。你自己有能耐了,用自己的书建立起了一个框架,那你就是祖师!没有建立起框架,那怕当时再轰动、再热闹,终归要被时间给淘汰掉的。

咱们还说论文。

 

例如诸和合成就为其他之义时即我之义性,此者虽不说,然由显示为由所许所周徧之所成立故说所许。

 

这其实就是数论派的“眼等必为他用,积聚性故,如卧具”,长行中的“诸和合成就为其他之义”就是指“积聚性”因成就了宗法“他(用)”,“即我之义性”就是成立了数论派的意许“我”,或者干脆说成数论派的“神我”,《释量论略解》里头是“意说眼等为我所用也[2]”,很直接、很明确。“此者虽不说”,虽然没有明确地说出来是“神我”,而用了“他”,“然由显示为由所许所周之所成立故说所许”,然而因为显示的是凭“所许所周徧”所成立的,“所周徧”是下位概念、是果、是宗,“所许所周徧”当然就是指承认的宗,数论派承认的宗是“我”、“神我”,所以说“我”、“神我”才是数论派所许的。

关于数论派的这个说法,《因明正理门论》、《集量论》、《释量论》等里头都分析过,已经好多次了。

 

即唯此依观待乃说法及有法之差别,由说言此等具有非和合之境界,即是其他之义故,由执为法之差别故,此即是彼之所差别。

 

即唯此依观待乃说法及有法之差别”,数论派先时的“眼等必为他用”,其实是想说“我”,这是法差别;要是把“眼等必为他用”改成“他受用眼等”,还是想说“我受用眼”,这就成有法差别了……多说了,先看法差别。“由说言此等具有非和合之境界”,数论派所立的“眼等必为他用,积聚性故,如卧具等”这个式子,意许的是“我”、“神我”,这我、神我是没有和合性的、没有积聚性的,它不是和合的境界,“即是其他之义故”,我、神我不是“眼等”(眼等是有法),它是“眼等”之外的,所以长行中叫“其他之义”。“由执为法之差别故”,在说《因明入正理论》的时候就说过局通、先后、言许,这里按言许说,按言许说的话,用语言表达出来的是自性,没有说出来,但实际上想表达的意思,就是差别。这里呢,说出来的是“(眼等)必为他用”,而想表达的意思其实是神我,所以,“他”是自性,“神我”是差别,这就是法差别。

 

所说眼等非是和合之义等者即成为其他之义,如是者乃有法之差别。

 

外人以为,“眼等必为他用”的意思就是“他受用眼等”,所以给改成“他受用眼等”是没有问题的,这样一改,“他”就成有法(自性)了。实际上“他受用眼等”,数论派的本意是要成立“神我受用眼等”的,所以“神我”应该是有法差别。

长行中的“所说眼等非是和合之义等者即成为其他之义”给前头的“由说言此等具有非和合之境界,即是其他之义故”是一样的意思。

 

如是唯安立虽尽不同,然非是义。

 

这只是安立的不同而已,安立的不同,跟义本身的不同不一回事儿。

 

若成为差别之所成立依适应时间为其他义者,则由彼如是所说之所成立法当引发者有何相属?由当成大过故。

 

要是成为差别的所立根据时间的不同而表达另外的东西……话有点儿别扭,用大白话来说的话就是:佛教把人家的“他”解释成“神我”了,然后就按神我来进行讨论,说这不对,但事实上人家数论派根本就没有说“神我”,假如说人家说的仅只是“眼等”之外的别的怎么办?也就是说,你佛教歪曲了人家的意思来讨论。你咋知道数论派的意思是“神我”呢?你是人家肚子里头的蛔虫?你这不是毛病吗?

窥基法师《因明大疏》中列了四种宗,遍所许宗、先业禀宗、傍凭义宗、不顾论宗,四种宗中只有不顾论宗是正确的,言在此而意在彼的傍凭(准)义宗,根本就是不准立的!既然这是根本不准立的,当然就是长行中说的“当成大过故”。

总之,根本是你佛教在污蔑、在歪曲。

 

当成:设若如是,因相相违及由能成立喻空却,由尽所有法之聚集任何亦无随行故。

 

当成”应该这样成立。

要是这样的话——指按神我来解释,“因相相违”,因有毛病,“能成立喻空却”,也就是喻不符合要求。注意,这里的“因相相违”和“能成立喻空却”,我想给按三支解释,而不按因三相来解释,要是按因三相来解释的话,只用“因相相违”就完全够了,喻也是体现因三相的,说因就用不着再说喻了。“因相相违”就是指“积聚性故”根本和神我相违,神我可不是积聚性的。要是反过来说,不是指神我,不指神我,就成“假我”了,“积聚性”因成立假我受用眼等,这不就和数论的神我相违了吗?至于“喻空却”,接下来的长行说,“由尽所有法之聚集任何亦无随行故”,就是说,把啥法积聚起来,也构不成“因宗相随”。咱们可以把喻给列出来看看,同喻是“凡具积聚性者必为我所用”,异喻是“非必为我用者则非具积聚性”。这样我们发现同喻确实是不合适的,所以法称论师说“无随行”。

咱们读过《大乘起信论》,里头有“无为有为互熏[3]”,一互熏恰巧成这里的“无随行”了,无随行就不对了。所以这个《大乘起信论》确实不能再读了,只有研究的时候才能读它。

 



[2]见第268页。

[3]原文应为“真妄互熏”(这是《大乘起信论》的序里头说的,见大正藏第32册第0583页,下栏),并且说,“若言真不熏妄妄不熏真,真妄两殊岂会中道。”(大正藏第32册第0584页,上栏)。正文中有“无明即熏真如……真如熏於无明”等话(大正藏第32册,第0586页下栏)。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