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由刘浦江先生“辽金的佛教政策及其社会影响”引发的思考  

2011-05-28 22:5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驳“辽以释废”

——由刘浦江先生“辽金的佛教政策及其社会影响”引发的思考

贺天

 

刘先生的文章发表于1996年,时隔15年之久的今天我又从故纸堆里挖出来,实是因为读了刚晓法师的《历史因果莫轻谈——我对“辽以释废”说的一点意见》。

一个社会,是由人与人的关系组成。而这个关系可以清楚地分为两类――自愿的和强制的。

自愿的。比如我花200元从李四那买条裤子,我自愿地用200元换一条裤子,而李四自愿地用一条裤子换200元--这可以延伸到一切正常的市场交易;再比如我看见街上有人乞讨,便给了20块,我自愿给,对方自愿地收――这可以延伸到一切正常的慈善活动。

强制的呢,比如我开了家小店,有地头蛇过来收“保护费”――有可能真的保护我不受其它地头蛇的骚扰,也有可能连这个作用也没有,但我若不交就只有挨打的份儿,所以只能交――这是人人都反感的显性强制;再比如,一个世外桃源里,本来人老了或由子女赡养,或靠自己多年的积蓄,或靠善人的资助。此时突然冒出个人,说这样多没有保障,从现在起,每个人的月收入必须扣下一定比例交给我,等到你们过了65岁我再每月发给你们养老金。不交?罚款。罚款也不交?好,进监狱吧――这种则是披着为社会服务的外衣,会有很多人支持(尤其是快到及已过65岁的人),也会有很多人习以为常(尤其是出生在这样制度里的人),但根本上也是强制性的。

自愿的活动,不管牵涉的金额有多少,都是当事人你情我愿的选择,局外人是没有权利来评断太多或者太少的。

这一点作了界定后,再回到我们要讨论的问题。

佛教是自愿的还是强制的?有没有说你必须出家,或者必须给寺院布施,否则我就以暴力相加?没有!刘先生说“僧侣人口的冗滥超出了社会的正常承受能力”,请问多少才算是“冗滥”?出不出家还俗不还俗是个人的选择,出家以后在家人布施与否及多少也是个人选择,僧侣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是这些无数的选择决定的,任何想定一个“冗滥”与否标准的人都只能是师心自用。同理,也没有一个所谓的“社会的正常承受能力”,只有一个个“个人的承受能力”。而个人对佛教的付出有一个上限――就是自己的资产。刘先生要提“承受能力”,这才是真正的“承受能力”――不过这个“承受能力”是不可能被超过的。至于在这个“承受能力”之下每个人付出多少才是“正常”,也不是刘先生之力可以评判的。

当然,以上讨论根本没有政权的影子,只不过是在说刘先生的论据“僧侣人口的冗滥超出了社会的正常承受能力”而已。要讨论辽国政权衰败和佛教的关系,先要搞清楚政府是什么。政府行为一般以强制手段(国家暴力)为后盾,具有凌驾于其他一切社会组织之上的权威性和强制力。正是因为这个强制的性质,导致其根本就是不稳定的。古人把君比作舟,民比作水,有载舟覆舟之说。为什么民要载舟?因为有强制力,不得不载;为什么民要舟?因为强得太狠了,不得不覆。一个政权的兴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强制力的程度。仁政和暴政各能带来什么,看看汉文帝和秦始皇就知道了。至于辽朝,我学的是政治经济学理论,不是历史,姑且假设辽朝政权真的是因为统治者大办佛事而衰败,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重税而不是因为佛事,要借鉴的话,也是要少收税,而不是抑佛。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