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若谓:唯此之相属者,非是因相之相状,  

2010-07-26 22:01:09|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谓:唯此之相属者,非是因相之相状,然而与所取之法相俱之有法中亦为观见,而由此者于声中非有故。云何非是其它能量者,则彼等于此中若观见者,若尔,则能成立或能遮止何义耶?

 

一般呢,我是按韩老译本的句号就断,但这儿的句号,断开就不好说了,所以没有给断,连到一起来读。

看这个讨论。前头刚说到相属,说“如其所有行相与自体成就相属”了,这就是一个比量推理论式。现在这儿是说:有人说,只符合刚才说的相属,根本不能算是正确的因……这是“唯此之相属者,非是因相之相状”,或者说:这相属,根本不是因的要求,为啥这么说呢?接下来的“然而与所取之法相俱之有法中亦为观见”就说了:和法相俱的有法中也能见到,简单点儿说就是:你因为相属,就说这是比量,可以作因,可是它和有法也相属呀?难道能说你要让它来证成有法吗?这就是要想证明你不对,只需要举出了一个反例就行了。证实不容易,难道证伪还不容易吗?

有法师在和我讨论的时候,提了一个说法:“有法和法,也是相属的,你能说这也是因?要是说这是因了,这不成宗义一分为因了吗?这个说是合理吗?”因为我们以前都没有见过《定量论》,都是自己的琢磨,也不能说这说法就看接着的“而由此者于声中非有”,咱们先按通常的例子来说说,最常用的因明论式就是“声无常,所作性故”了,按这个论式来说,就可以理解成:“所作性”不是证成宗前陈“声”的。这句“声中非有”就是说“所作性”不是来证成“声”的。也就是说,这句“而由此者于声中非有”是说:它和与法相俱的有法也相属,难道能说它是证成有法的吗?与接下来的“云何非是其它能量者”连起来,就是说:相属并不能证实它就是合格的因,与法相俱的有法也和它相属,但它并不是证成声的——注意我这一句话,“它并不是证成声的”——和有法也相属,它不是证成有法声的,为啥还不是其它的能量呢?……我再提示一下:比如最常用的因明论式“声无常,所作性故”,“所作性”是能够证成宗法的,但可并不是只凭的相属,要是只凭相属的话,“所作性”和宗有法也相属,能说“所作性”证成了宗有法声吗?当然不能!所作性并不能证成宗有法声,可也不能说是其它量,因为“声无常,所作性故”只能是比量。为啥说它不是其它量,那么“所作性”还与有法声相属。

我想,这里是不是暗含有这样一个问题:不能证明你对就是你错了。也就是说:所作性因不是证明了宗有法声,也就是说,它证明不了宗有法声,所以它就是错的。但实际上“不能证明对”是包含有第三种状态的,就象我们常说的,“不长”包含了“短”和“不长不短正合适”,不是说不长就是短!具体到咱们讨论的这个式子,即使因法“所作性”证明不了宗有法声,这样的证明是错的,这也不能说明“声有所作性”是错的,因为声有所作性本来就是共许的,是不用证明的,现在你来证明了,就是多事,所以错!可不是说“声有所作性”是错的。

好,还回过头来,说“而由此者于声中非有”。刚才是按“声无常,所作性故”来理解,说是“所作性”并不是来证成宗有法“声”的。现在咱们再换一个思维法儿,把这句话里头的“声”,给理解成名词、名字,看这样能不能把长行给顺下来。

前头说:相属并不能成就它是合格的因,因为和有法也相属,前头的例子中宗有法声和因法所作性也是相属的,能拿来来证明声吗?当然不能了!现在还说声是名字儿这个情况。

接着的这句长行是说:但是这个相属,和名字儿实际上是没有的。也就是说,名字儿、名言和事物是没有相属关系的。可是我们知道,即使名言和事物本身没有相属关系,但名言确实影响我们。比如我说某个人好,他就会飘飘然,我要说他是蠢猪了,那他就难受、就生气。可说实在的,我说他是猪,他不还是一个人吗?要是因为我说他是猪他就真成猪了,那还得了~~咱们佛教居士有太多这样的情况:见某人觉得他做得不对,就说他下地狱,难道地狱是你家开的?你让人家下地狱人家就下地狱!你是判官?你能判得了人家下地狱?这就是佛教病!地藏菩萨说自己要度完众生再成佛,“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于是就有人说他成不了佛了,因为地狱有空的时候吗?地狱要是空了,六道轮回就成立不了了,所以他成不了佛。但实际上人家地藏菩萨是能成佛的!因为成佛的正因是菩提心,地藏菩萨发了最大的菩提心,当然能成佛了!这就是法称论师这句长行的“此者于声中非有”(按通常的说法,应该是“随欲安立”的)。现在就出现了这样一个矛盾,按道理来说是没有的,但在现实世界中又确实是有作用的。这是咋回事儿的呢?现实永远是老大呀~~原来呀,现实中的起了作用的相属实际上根本是杯弓蛇影,是我们自己在吓唬自己!下边儿一句长行,“则彼等于此中若观见者”,就是这个:为啥不是其他的能量——也就是只有现、比二量,可是我们也见着了相属。咱们知道的,现、比二量才是对的,可现在是根本就不是现、比二量,也就是根本是错误的、没有的,但是我们确实认识到了,长行中的这个“观见”,给理解成认识到、意识到。根本就没有,可是确实又认识到了,按唯识的说法实际上很简单的,但现在长行中引起了疑问:“若尔,则能成立或能遮止何义耶?”要是这样的话,到底是要成立啥要遮止啥呢?是能成立啥能遮止啥!

确实,读韩老草稿,所以语句有些不规范,这样导致了理解上有些儿拗,不过不是十分要紧。

还有,我要再强调一点儿,长行中有一个“相俱”,这个词就是不相离性,长行原文中说了与法相俱的有法,实际上还有一个与因法相俱。这里我是想到了啥呢?想到了“互相差别”的问题,因为学者们几乎都是说不能互相差别,陈大齐、郑伟宏等教授都是这观点,但实际上就是互相差别。以前我也说过,现在我还要再说,象这《定量论》说的相属、相俱,这儿这一句“此者于声中非有”,很明显的,名言中是没有的,可是佛教关心的不是只名言,而是事实,名言背后的事实是啥,这是最重要的,名言是随欲安立的,这我以前解释过。要是只说名言的话,那是声明的内容,不是因明的内容。陈大齐先生说,“专就名词本身而论”如何如何的,而且举了人与理性动物两个名词,来论证互相差别是错误的,这恰恰是陈大齐先生不对,要是真的“专就名词本身而论”的话,就该属于声明范畴而不是因明了。

好几位说窥基法师前后不一致,确实是,窥基法师有说互相差别的,也有说义别体的,但慧沼法师其实已经解释了,“差别性故者。非如青花更相差别。但别他宗。故言差别。以违他顺己成宗义故。今谓不尔。差别他何。若言别他常。别何常耶若别声常。不异先释。若不别他声常等宗。不成差别。问辨依之中。何故能别唯在于法。出体之内。互为能所别。答先皆释云。辨依约对敌故。法为能别。明宗据体义。即互为能别。问此中唯明法体义。可互辨于能所。但为对敌出于宗。何须体义互差别。今解云。非唯体义互相差别。若望对敌。后同于前。若据体义。前同于后。又解。前约增胜。后名能别。此具足明互相差别。[1]”这话应该来说,并不难理解。



[1]《大正藏》第44册第0161页上栏。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