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磨沙等渐次,数等不应理。  

2010-05-07 18:34:55|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磨沙等渐次,数等不应理。

 

在胜论派的道理中,应该是渐次放的话,它就重,但是事实上我们知道,根本不是这样的。你把十个泥蛋蛋儿合并成一个,和没有合并,重量是一样的,并没有改变。咱们知道,两个铁球同时落地的故事中,甲说,一个铁球、一个木球,绑在一起,铁球会因为木球的拖累而速度减慢,乙说,因为加上了木球的重量(其实应该是质量),所以速度会加快。双方争执不下。(梁衡的《数理化通俗演义》【电子工业出版社,19858月版】里写的比较好玩,见第十六回《恍当一声,千年圣人被推翻;寥寥数语,满座论敌皆无言》)

从道理上来说,应该不一样,但事实上却是一样的,那么,你胜论派就得给出一个说法才行,长行里说是“后有支生时,前者已灭”,所以说实际上并没有有支叠加,所以没有出现重量不一样这样的情况。于是,法称论师就说了这两句颂子,来回应胜论派。这两句颂子具体是啥意思呢?“磨沙”是一个单位,比如一元钱,它就是“元”,梵文是māsa,八十个贝齿就是一磨沙,中国人给翻译成了“钱”,盗戒中的“值五钱”,其实就是五磨沙。

现在这两句颂子就是说:有五磨沙,一磨沙一磨沙地数,数出来是五磨沙……原文是这样说的,“如渐次合并之五金磨沙”,也就是把五磨沙金给合成一疙瘩了,咱们中国以前用的银子吧,能把散银子给熬一下浇成银锭。“汝与未合并之五磨沙”,这是五磨沙金还是散的五磨沙,“唯五磨沙等渐次数等,不应道理”,合成一疙瘩的、这散的,它们不应该是相等的五磨沙。为啥不应该是相等的五磨沙呢?长行中说,“以汝唯有一有支重量,彼则有增多五有支之重量故。”合成一疙瘩的,其数只是“一”,而散的,则是“五”,一个是一,一个是五,当然从数字上看,是不相等的。这就象咱们说的,一群羊加一群羊,答案还是一群羊。

第二句颂子里头的“数等不应理”,就是一个是一,一个是五,咋能相等呢?单位不一样。还有一个事实与道理,要分一下,从道理上说,把碎银子合成一锭,质量是不变的,这是数学题中的等积问题。但在现实中,它是有变化的,有个损耗问题。

 

若从芥子起,渐增成大聚。

 

极微一个一个组合,成为芥子大,再辗转成了山河大地。

 

其果如鬘等,重不可知者。

 

极微是天平称不出质量的,因为太微小了,我们忽略不计,或者说它的质量是00+0+0+0……有能耐就一直加下去,结果还应该是0,还应该用天平称不出来。

第一句颂子里头的“”,就是结果,“鬘”则是极微串成一串儿,第二句颂子里头的“”,就是重量,“不可知”就是称不出来,因为还是0

 

芥子间重量,微小极难知。

 

芥子间重量”就是指极微一个个地组合,组合到芥子大小,从一个极微到一个芥子这其间的重量,是没法称出来的,因为还很微小。

 

不知果重故,彼因是可称。

 

长行中说,“唯彼有支之因支之重量,是称所量”,这会儿说的是极微,所以极微是有支,而“有支之因支”当然就是较大的东西了,象桌椅板凳、书本钢笔等等,它们往小处分,一直分到小得不能再小,就是极微了,也就是说,因为有较大的东西,所以才有极微(也就是说,为了解释这些大的东西,所以建立了极微这样一个解释模型),所以“有支之因支”是大东西。只有这较大的东西才能称,极微太小了,是没有办法称量出来重量的。

第一句颂子“不知果重故”就是指极微的重量是称不出来的。

 

义无见、如棉,彼果亦无知。

 

这是说刚才前头举的例子,棉絮。

棉絮是现量能够见到的,它的重量其实是可以称出来的,当然了,得你的天平够精密才行。291页说“微小棉絮之重性,天平不能了知”,那是因为天平的精密度不够。

至于那些“义无见”者,是没有办法称出重量的。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