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若谓由有论,某事非理故,破余说理者,是刹帝利规。  

2010-04-01 19:33:57|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谓由有论,某事非理故,破余说理者,是刹帝利规。

 

其实这几句颂子用咱们自己的话最简单了:外人不服气,于是就说:论上说声常,可你说不对,你连论典上的说法也要破除。你可真胆大。你破除了声常,你就说连论典上的其他说法也破除了,这不合理,为啥呢?“以与帝利之恶规相同故。”说实在的,这一句长行我有些为难,因为“刹帝利之恶规”我有些吃不准,我以为是这样的:刹帝利是官僚阶级,他们制定很多法规,别人都得遵守这些法规,你要是不遵守的话,刹帝利就动用国家机器——比如警察、监狱等,来收拾你。刹帝利的恶规,就是国家法律法规,之所以是“恶规”,它是相对于圣者的戒律而说的,圣者所说的戒律,能够让你解脱,而刹帝利的法规,则是为了维护它自己这个阶级的统治,革命导师恩格斯说,“实际上,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1]”,列宁说,“国家是维护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统治的机器。[2]”这就说明了,国家机器从本质上来说,就不是一个好东西。所以长行中说“刹帝利之恶规”,我拿革命导师的话来理解不会出事儿,以后要是出版的时候审查也容易通过。

 

诸义皆同己,非能说能立,故诸能所立,建立皆失坏。

 

前头四句颂子说,要是破了论典上的某一个观点,则你这个宗派的整个体系就建立不起来了——破了声常,就连论典上的其他说法也要破了。说这是不合理的。咱们知道,各个宗派中,其实有些观点算是交集,某一个观点既是甲宗派里说的,又是乙宗派里说的。

 


                                

    ·d           ·c

 

比如观点c,A学派里有,B学派里也有,但是d观点只是A学派自己承认的,B学派破斥了d观点,则A学派的理论体系就倒塌了,但是具体到c观点,B学派还是承认的,但这是B学派的c观点,而不是A学派的c观点。

现在这“诸义皆同己”,是说一切的教义都和自己的所立宗相同了,“非能说能立”,一切教义都和所立一样,那就不能说它是真能立了、不是符合要求的为他比量论式。因为在《入论》里就明确过的,能立式的三支,宗必须是不共许的,因、喻必须是共许的,现在一切都承认了,引不起争议,这就不是一个正确的能立论式了。既然能立论式就不是正确的,所以第三、第四两句颂子说,“故诸能所立,建立皆失坏”,能立支(因、喻)不能说是对的,所立支(宗)也不能说是对的。

注意:第二句里的“能立”是整个论式,第三句颂子里头的“能立”,只是因、喻两支。

 

于一有法上,相违不可故。

 

法尊法师译本的颂子和长行的顺序前后颠了。咱们按颂子说。这两句颂子是说:在同一个有法声上,常、无常不能共存。就这么简单,它不能既常又无常。

 

于相违决定,妨害,此非有,如是相违过。

 

相违决定”在《因明入正理论》上说得详细,甲立“声无常,所作性故,如瓶”,乙立“声常,所闻性故,如声性”,说这是胜论派和声生派辩论的时候立的。胜论派和声生派都讲声性,当时分析过的,这两个式子都是符合因三相的,符合因三相就该是正确的。第二句颂子里头的“妨害”,就是说两个式子都符合因三相,但结论刚好相违,一个常、一个无常。刚刚说过的,声不能既常又无常的。

其实外人是这样说的,长行里头有解释:“若谓:以所闻性因成立声常,与以所作性因成立声无常,二者应不相违,以所作性妨害声常住虚空德,与成立声无常不相违故。”也就是说,“声无常,所作性故”与对方的“声常,所闻性故”,其实是不应该矛盾的,为啥呢?因为“所作性”确实妨害了声常,既然妨害了“声常”,就应该是“声无常”。

可是,声生派明明立的是“声常”呀~~于是,法称论师就说:“破曰:一声有法常无常正相违二性决定,应成违害”,就是说:“声无常,所作性故”和“声常,所闻性故”是相违的。“以于汝上,常无常相违二性,不可和合同事故。”这句长行,其实对应的是刚才说的“于一有法上,相违不可故”这两句颂子,声上,不能同时存在着常、无常两种相违的属性。接下来长行说,“由破常住虚空德,成立声无常都不相违,以非常住虚空德与此无常性,非有如是常无常相违故。”这对应的是“此非有,如是相违过”这一句半颂子。说,所作性能够破除常住,成立声无常,这是对的,因为“非常”和“无常”,是没有常、无常这样的相违相的。注意这儿的“非常”、“无常”,这儿的“非常”,是说“常是不对的”,这儿的“无常”是说有个无常。一定要这样理解。在没有非常、无常并列的时候,“无常”就是常是不对的,但这两个词并列了,就得改一下。常和无常是相违的,但非常和无常,不是这样的。“非常”并没有告诉你是什么,而无常则告诉你有无常。

总结一下,这三句颂子说:“声常,所闻性故”和“声无常,所作性故”应该是没有相违的,因为所作性因能够妨害常,妨害常就是“常是不对的”,也就是“非常”,(声)非常就是“声无常”。法称论师说:在声上不能同时存在常、无常,因为所作性破了常,这和要成立的“声无常”没有相违,因为“非常”和“无常”并不象“常”和“无常”一样是相违。按长行就是这样说的。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5月第1版,第336页。这是恩格斯1891年给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单行本写的导言里头的一句话。在《列宁选集》第3卷里头有篇《苏维埃不得变成国家组织》,里头也说,“国家是什么呢?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

[2]《列宁选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48页。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