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虽无名、于事,可性、由彼力。  

2010-04-15 20:42:07|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无名、于事,可性、由彼力。彼系一切声,故于彼、彼成。余则于此中,害因、非不共。

 

按长行读一下:“若谓论师(陈那)说共称妨害,未说可说妨害。”这就是外人把陈那论师给当成一件打人的武器了,其实祖师们都是,我们现在要批评某人,就会说某祖师如何如何说,所以你是不对的,我要想说我的观点对,自我表扬一下,也会说,某位祖师如何如何说,所以说我的观点是对的。现在外人就是说:陈那论师可是说了共称妨害,没有说“可说妨害”。所谓共称,就是双方都这么说——实际上就是玄奘法师译本里头的“极成”,而“可说”则是可以这么说,但我不一定这么说,比如说把桌子叫成月亮,你要这么叫,按道理也不坏啥事儿,对事实没有影响,但我绝对不这么叫的。外人的意思就是说:比如“声无常”,我们得共称才能够讨论,你总不能说你把瓶子叫成声,我们就成讨论这个瓶子了。不是这样的!这是外人的意思。

颂子的“虽无名”是说:虽然说桌子这个东西,没有月亮这个名字……噢,直接按长行说。

曰:如彼瓶事虽无月名称,然汝可以月声宣说,彼即成就”,法称论师要回应了,法称论师是以举例子的方式来论述的。比如说一个瓶子,这个东西就是一个瓶子,它虽然说叫瓶子,没有月亮这个名字,但是你也可以叫它月亮,这也是可以的,对事实上的瓶子一点儿的影响也没有。“虽无彼名,然于分别境中所有,即由彼力,可说一切声相连系故。”虽然说没有月亮这个名字,但你叫它月亮,就说明了你的内心里、分别念里,认为它是有月亮这个名字的,就凭这个,所以我们说这个东西是与所有的名字、声音相联系的。“若非许可说即共称”,要是说不是同意叫就是共称,“余唯已称,方说为共称者”,我只要自己叫,就说是共称……还是举个例子,比如说这桌子,并不是说它可以叫月亮就是共称,也就是说,叫月亮这不是共称,确实是的,可以叫月亮,叫月亮并不妨害事实,但你叫它月亮,我不叫它月亮,这不是共称,“余唯已称”如何的,意思就是说,我也叫它月亮了,这才是共称。这样我们讨论月亮的时候,我们知道说的其实是面前的这个瓶子状的月亮,而不是挂在天上的那个东西。

于此有兔可说月声中”,把天上挂的那个东西,叫成月亮这么一个名字,“其说能害之因于分别境中有者”,在分别念中是有的、而且是双方承认的能害因,怎么着呢?“应非成立有兔不可说月声之不共因”,天上挂着的那个东西——怀兔、有兔,是可以给叫成月亮的,我们分别念里头有的、而且是双方承认的能害因,其实不是“怀兔(有兔)非月”的不共因,“以有众多未称为月者故”,为啥不是不共因呢?因为有很多不叫月亮的东西。法尊法师在这儿有个括号说明,“即有许多法为同喻,则其因应非不共因也”,就是说因为有同喻依存在,所以因法应该不是不共因。

这里举了怀兔非月,其实拿“声无常,所作性故,如瓶”等也能说得清。道理是一样的。法尊法师还又用了个括号,对照了一下《理门论》的说法,“如理门云:‘又若于中由不共故,无有比量。为极成言,相违义遣。如说怀兔非月,有故。’说:有故,是成立非月之不共因,于成立是月,则是世间共许之正因。”一般时候,《理门论》其实是《入论》,在藏传中老搞错,但因为这是法尊法师的,他对汉传的情况还是知道的,所以这儿的“又若于中由不共故,无有比量。为极成言,相违义遣。如说‘怀兔非月,有故’”确实是《因明正理门论》里头的话。这个就是世间相违。“于中”是《门论》的前边儿说到过的“非违义言声所遣”,就是似宗。“不共”,就是人家别人都承认某事可就你不承认。“无有比量”,佛教中本来有现量、比量、圣教量,但陈那论师说,佛陀的圣教量是必然符合现量与比量的,如果有虽是佛陀所教导但不符合现量与比量,那这部经肯定不是佛陀所说的,即使你是佛陀所教导的,必须凭现量、比量可以证实,同时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现量、比量去证明这件事的真伪才行,所以只要现量、比量就行了,没必要列出什么圣教量。陈那论师既然说只有现量和比量,这句“无有比量”,就是只有现量了。比量是以已知的来推出未知的,是借名言概念来构成命题、组成论式进行推理,而且这个推理是正确无误的。现在“没有比量”,就是没法推理,既然没法推理,就只能亲证了。“极成”就是都承认,都认可,“相违”就是不承认,这个“极成”只能说是大家都承认,人家都极成了可你却“相违”,你却不承认。

这个就是说,有一个事儿,这个事儿还没办法用比量论式来推理,别人都承认这个事儿,可你却非拗着个劲儿不承认,这样的宗也不行。陈那论师举的例子是“怀兔非月”。这是流传在印度的一个民间故事,都知道的。现在你立了宗说“怀兔非月”,这是不行的,这就是世间相违了。世间相违就是与世人共许的观念相违背。这世间相违其实是说理智的人不要与不理智的人辩论,辩论必须是在同等量级的人之间进行。秀才没法与兵辩论,大人不和小孩儿打架。

这几句颂子就是讨论的“论师许可说是共称”,就是世间共许的情况。

 

破彼应比量,声义根不转。若有不随行,诸因名不共。如是说因喻,许具足果利。声依止于名,彼复唯依欲。声成、非不成,如是说声名,显比量所成,相违、无不谬。如是者即是,共称比量故。

 

按照书上的样子,这十四句颂子是在一起的。按照科判,这里是“寅四、释经言之意趣”,就是讨论《量经[1]》里头的“怀兔非月”这个例子,来分析陈那论师说这个例子到底是啥意思?为啥说这个例子。283页有这样一句长行陈述,“又若于中,由不共故无有比量。为声起共称相违义遣,亦非是宗。如说有兔非月,有故。”其实在《量经》里头,原话是这样的,“又若于中由不共故,无有比量,为极成言相违义遣,如说怀兔非月,有故。[2]”关于这个例子的解释,法称论师是由两个角度来分析的,现在咱们先说的,按科判是“卯一、配不可说释”。从“破彼应比量”这儿就开始说了。

前两句颂子是说,有兔(怀兔)就是可以叫成月亮的,“破彼”就是说,你要是破斥这个观点,也就是说你要破斥“怀兔可以叫月亮”这个说法,“应比量”,你就应该用比量来破,你必须建立比量式来破,为啥你一定得用比量式来破呢?因为现量在这儿没法使劲。第二句颂子是“声义根不转”,就是说,凭根现量来证成声义、破除声义,都不行。现量不行,我们就只能凭比量了。注意“声义”,是个偏正结构,“声”就是名字,“义”是事实、道理,这里呢,“声义”其实只是“声”、名字,“义”只是陪衬。

按照长行来读,“有兔可以月声说”,就是有兔——咱们一般是说成怀兔,玄奘法师翻成怀兔,咱们怀兔读得早,接受了,再说有兔稍微有点儿不顺。说,有兔可以给叫成月亮。“若破彼,应是由比量破”,要想破除“有兔可以叫月亮”,应该凭比量来破。“以量而破,现量不能破故”,因为凭现量没有办法破除这个观点。“以于声义,诸根现量若破若立皆不转故。”因为对于名字来说,凭根现量来成立、来破除,都是不行的。咱们都知道,取名字其实是意识的事儿,根现量哪儿有这能耐。

接着读,“然不能许尔”,但是,我不能承认这说法,为啥不能承认呢?“以有故因,是成立有兔不可以月声说之不共因故。”就是说,“有故[3]”这个因,实际上是“怀兔非月”的不共因。这个呢,在前一页,就是283页,法尊法师的括号说明里就说到了,“说:有故,是成立非月之不共因,于成立是月,则是世间共许之正因。”很明确的,你要是成立“非月”,就是不共因,要是成立“是月”,就是共许因。

接着有人提了一个问题,“或曰:有故虽是不共,岂无余因耶?”就是说,在这个式子中,这个因法“有故”虽然是不共因,难道我们不能换个其他的因吗?再换个因不就行了吗?少了张屠夫,岂不成就要吃带毛猪了~~换一个就是了么!“曰:如说‘有兔非月,有故’,说此因喻,许具足果利。”就是说,象“怀兔非月,有故,如日、星等”这个式子,我们举出了这样的因、喻,就是得承认它们是有证成果的功能。要不然,我举这个因、喻干吗?自己给自己找别扭吗?我们的目的就是想举出一个有成就果的功能的因、喻。按照长行是不是有点儿不照?好象是的。我问换个因不就行了吗?你回答说,你举的因就是想证成果法的,谁都是这样的呀~~有例外吗?

噢,不能这么说,实际上还真有例外的,比如说我在破斥对方观点的时候,有时候我会举一个宗、因不照的式子。

往下看长行,“如于成立有兔不可以月声说,其有故因无同异品随转。”这一句长行其实就是说“怀兔非月,有故”这个式子,不符合因三相的要求,因明的因三相要求同品定有,可你是无同品随转,这就不符合要求了,你这不是正因。“如是诸余因亦皆不共。”法称论师说,你再换个因也是这样的,换多少因都一样,都是不共因,只要你是想证成“怀兔非月”,都是一样的,都是不共因。“为令如是了解故”,这句话不用说了。

还有这么一个问题,“或问:有兔可以月声说,虽无妨害,有何能立?”就是说:怀兔可以叫月亮,想破除这个叫法确实是比较困难,但是,你能不能举出能立论式?在长行中,法称论师给解释了一下举“怀兔非月”这个例子的实质,“曰:经言声起共称,有所为义。”《集量论》里头举这个例子,其实是有目的的,“共成立可以月声说,则于一切义亦无不成立。”就是说,世人都说怀兔可以叫月亮,那么一切东西都可以这样。啥意思?就是说其实名字是随便叫的,只要叫出来的名字得到人们的认可就行了。“为令如是了解故。”就是为了让你知道名字随便叫,所以说“怀兔非月”这样一个例子,说这就是不对的。“以说月之声,是依于名,彼名复是唯依欲故。”把怀兔叫成月亮,这只是名儿,这名儿是依欲而说的,我高兴这么叫它,所以就这么叫了,没啥道理可讲的。“声起共称,是显于事力比量所成诸义,若相违者无不错乱。”大家都把怀兔叫月亮,这是极成的,这是为了显示对于事力比量所成就的,要是相违了,那就一定是错乱了的。“如有兔可以月声说。显如是了解之共称比量是无比对故”,象有兔叫成月亮,就是显示了共称比量是没有比对的。

问:法师,这样不行的,接下来我们自己看颂子,还是不明白,最好还是得带我们消消颂子。

啊,这样啊,那我还不如直接一句句颂子訞开说了。“破彼应比量,声义根不转”就是把怀兔叫成月亮,要想破除它,要想说怀兔不能叫月亮,得靠比量来破,或者靠比量来成就。因为这名字凭根现量根本没有法子成立、破除,这是意识的事儿~~“若有不随行,诸因名不共”,这“有”就是“怀兔非月,有故,如日星等”这个式子的因法,“有故”,现在这两句颂子就是:要是因法是没有同品随转的,即使换一个因、换多少个因,都是不共因。“如是说因喻,许具足果利”,我们举出一个论式,举出了这样的因、喻,就是要用它来成就果法、成就宗,它就得具足成就果法的功能、利益,没有成就果的功能,要它有啥用?“声依止于名,彼复唯依欲”,发出的声音,“月亮”,是依止名字而有的,它确实是有个名字叫“月亮”,而这个名字是依止自己的想法而有的。“声成非不成,如是说声名,显比量所成,相违无不谬”,这是说把怀兔叫成月亮,是可以的,并不是不可以,我们世间人都是这么说的,世间的共称,显示了事力比量所成就的,你是不能相违的,要是相违了的话,没有不是错乱的。“如是者即是,共称比量故”,象怀兔叫成月亮,就显示了共称比量是没有比对的。其实就是说,共称比量根本就是不讲道理的,大家认可就算了。这“没有比对”就找不到同类的、根本就没法用比量证成。

 



[1]《量经》,即陈那论师之《集量论》。

[2]陈那造,法尊译编,《集量论略解》,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19823月第1版,第61页。

[3]这个式子的完整写法是“怀兔非月,以有体故,如日、星等。”(见窥基《因明入正理论疏》卷五,第一页阴面,南京金院刻经处印本)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