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无一多功能,然说事本性,能作一多果。  

2010-03-04 18:37:26|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一多功能,然说事本性,能作一多果。

 

外人说,虽然说前觉是后觉的亲因,但不是说前觉就一定得是后觉的所取义,因为亲因是亲因、所取义是所取义,二者是两回事儿,你不能把两回事儿混淆在一起。于是法称论师说了这三句颂子。这三句颂子是啥意思呢?对应的长行解释说,“非由功能体一异,而生果一多,以功能体虽无一多,而说由诸事体性能作一多果故。”也就是说,并不是因为功能有一、异而使得果对应的有了一、多的,因为功能虽然说没有一、多这回事儿,但我们说诸事的体性是能作一、多果的。再简单点儿说吧,就是说: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有一、多,我说你有一、多总可以吧~~你没有我也说有!这是分别念而已!在《量理宝藏论》中间说到过的,事实上没有,但我们在分别念里头给建立了,而且得到了认可,这就起作用了!

 

若非一生多,非、有一生一,果从诸聚生。

 

有人说:根本不是一因生多果,而应该是一因生一果。法称论师回应说:应该不是从一因只生一果,因为果法都是从诸因缘聚合而生起来的。也就是说:其实是一因加诸缘而生一果法。

 

一亦成二聚,故说能作多。

 

外人说,要是一因里头没有异体的多种功能,那就不对了,为啥呢?因为经中有“一亦作多”这样的说法,你这说法就和经里头的说法相违了。至于长行中的这个“经说:一亦作多”,我还真没有见过是哪部经里头有这样的话,不过没有关系,我相信法称论师是不会造这个假的[1]

法称论师这两句回应的颂子是说,其实这是没有问题的,为啥呢?因为虽然说只有一因,但因为加入了诸缘——长行中说“由入因缘合聚二者中”,所以我们说它能作[2]多果。接下来长行中给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说色法,因为诸缘,所以“能俱生自同类,及缘色根识”,“能俱生自同类”就是色法自己能够相续下去,“缘色根识”就是眼识、耳识等。

 

若谓由余觉,缘义及前识。

 

这是外人又提了一个说法:后识同时缘取境和前识,所以我们说后识于境上生起这也是可以的。颂子里头的“余觉”其实就是后觉。

 

有现前后故,观察于一义,常渐见诵说,应成非渐次。

 

这是法称论师对外人的观点的回应。比如说,我们见过这样的情况,一个演员,大清早起来要吊嗓子,他对着护城河“咿—啊”、“咿—啊”地练。我们就来分析这个情况,现在我们来分析他在“咿”过度到“啊”的时候,此时我们听到的是“-啊”,此时认识“啊”的觉,应该不是渐次、而是顿缘“咿—啊”二字。为啥这么说呢?因为是把先缘“咿-”的耳识和后缘的“啊”,都当成了所取义。所以说颂子里头说“应成非渐次”。

 

一亦二二现,现了我彼故。

 

”就是例子“咿-啊”中的“咿”字儿[3],这个“咿”,也应该在现量前现二二相,为啥呢?因为在“我”、“了彼识”二现量前,都表现的是所取义。

 

若转向余境,非领受后者。

 

若转向余境”是说,在我们认识的时候,最后一念觉心,它要转向当下的认识对象之外的东西、另外一个境了。也就是慢慢地过度过度,到最后终于要过度到另外的境上去了。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这就是到了临界点了。

非领受后者”,已经是最后觉了,哪儿还有更后的领受呢?要是还有更后,那刚才说的最后根本就不是最后。

 

如他所领受,应一切无受。

 

比如说他人所领受的,自己是领受不到的,我的感觉,你们也感觉不到。长行中是举的“天授一切觉,应皆无能领受”,天授是印度很普通的一个名字,好多叫天授的。他的一切觉,没有别人能领受到。这就是咱们平常所说的各人吃饭各人饱,各人生死各人了。

 

若我受是现,他受非尔者。

 

外人说,你这个类比根本是不妥当的。因为我自己所领受的,是现量领受,而要是我去领受他人所领受的,那不是现量。根本不一样,不能放在一起类比的。

 

由何如是说,我受由何成?

 

这是法称论师的回应:你凭啥这样来说、来理解领受的差别呢?理由是啥?“你的‘我自领受’”有啥量能够成立呢?现量、比量都不行!长行原文是“破曰:由何如是说领受之差别?不应正理。彼我自领受由何量成?不成立故。

 

明因、不成者,非许明所明,若不成明、明,众生应皆明。

 

外人说:要是这样的话,为啥说眼根是明[4]呢?法称论师就说……按长行说吧,“答曰:眼根自明不成,然可说为明,以是根识明之因故”。眼根本身倒不是明,不过是我们叫它明、说它明而已,为啥我们要叫它明呢?因为眼根是眼识明的因,我们就因叫果名儿了,所以,把眼根也说成明。许为明之根识,非自不明而能明”,根识,它是明,它不是自己不能明由于有因才明的。注意,按照科判,从“若转向余境”开始,就是“寅三、破无能受而于境转”,既然是“于境转”,所以我想这里应该是根识是明,它不是自己不能由于有境等缘才能明的。“若自明不成而能明者,则此一切众生皆应成明故。” 要是自己本身不明由于有缘而成就了明,那么所有一切众生就无不是明了。

 



[1]在《阿毗昙毗婆沙论》卷十二里有“如我义,一亦作多、多亦作一”这样的说法。其实,要是不要求严格对住,只要符合意思就好的话,倒是可以找到不少经论依据的。

[2]“作”,造作,此处引申为成就。

[3]当然了,“啊”也是一样的。

[4]“明”即能够发生认识。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