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非时故、非者。  

2010-03-25 20:25:51|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时故、非者。

 

外人说,“非时者”,时候不对、不是时候,“非者”所作性遮除“香常是地德”,并不是相违因。长行解释也就仅说了这么一点儿。但咱们仅凭这点儿确实是不大好理解,这“非时”到底是说的啥呢?我是这样理解的:“香常是地德”是人家胜论派在给自己人分析地的时候说的,而“香非常是地德”则是佛教在分析香的所作性的时候说的。二者根本没有碰面。

注意,为啥我这里给说成二者没有碰面,因为“时”,按《胜论经》的定义,“时以关于此之此、俱、迟、速为相[1]”。《胜宗十句义》里头给的定义是“时云何?谓是彼此俱不俱迟速诠缘因,是为时。[2]”所以,这里的“非时故”就可以说成二者没有同时,所以说算不上相违因。《因明入正理论》里头有个相违决定,就是甲立了一个符合三相要求的论式,乙也立了一个符合三相要求的论式,但二个人的结果却是正好相反。不过这个情况商羯罗主菩萨是给算到不定因里头的,说是因为两个结论正好相反的论式都符合因三相,使你拿不定主意,所以叫不定因。

 

彼余亦相同。

 

法称论师说,要按你们这样说的话,那破“声常”也不是相违因了~~因为“彼非时于余声常亦相同故”,就是说,说“声无常(,所作性故)”的时候,并没有声论派同时举出“声常”,所以也不是相违因。

说实在的,“声无常”是佛教在给自己的信徒说的时候说的,而“声常”是声论派在给人家的信徒们说的时候说的,现在我们才吃饱了撑得难受,给人家拉在一起进行比较的。

 

此有法是时。

 

外人又说了,“声常”是时,为啥?就是这句颂子,“此有法是时”,“有法”就是声,因为“声”是时,所以“声常”就是时。为啥外人要说“声常”是时呢?主要是因为刚才是在说“香常是地德”,佛教说“遮‘香常是地德’”是相违因,而外人说不是相违因,因为“非时”。法称就说了,要是“遮‘香常是地德’”不是相违因的话,“遮‘声常’”也不应该是相违因,它也是“非时”。所以这里外人就说了:不对,“声常”是时,所以根本不能拿来类比“遮‘香常是地德’”,香倒非是时(,“香常是地德”当然也非是时)。

 

彼亦害论义。

 

这是法称论师的回应了。对应的长行解释是这样说的,“破曰:遮香常地德亦应是相违因,以于遮香常地德,亦是妨害一论义故。”这是法称论师不再拿是不是时说事儿了。

前头外人刚说过——就是“若谓许论故,则受许一切,若妨害一义,因宗皆有过”这几句颂子说的——有一丁点儿的毛病,则整个体系就建立不起来。现在法称论师就借用了外人的这个说法:遮除“香常是地德”就是相违因,因为这“亦是妨害一论义故”。因为你胜论派的理论中,香就常是地的德,现在给你这一点儿相违了,咋能不是相违因呢?

 

若说由能立,有法之法等,立者欲乐者。

 

这是外人的话了,“若谓由是有法声上法等之能立,故说成立声无常之立者,有于声上,乐比度常虚空德者。”外人就是说:你建立声无常,声是有法,无常是法。你这就是在声上成立无常,也就是说,你认为声永远是无常的,“声无常”是你乐的,这一个“有于声上,乐比度常虚空德”,要对胜论派的观点知道一下,胜论派以为“唯有声是为空”,《胜宗十句义》上这么说的,所以会在声上“乐比度常虚空德”——即声永远是空的性质。

 

有时成所乐,由彼亦了解。

 

法称论师当然不同意外人的说法了,这两句颂子就是说:不对,“以有敌者怀疑声常无常等时,立者生乐比度声无常心。”也就是说,只有在有人拿不定到底声常还是无常的时候,立论者才会生乐、才会立一个论式,明确“声无常”。注意这句长行中的“立者生乐比度声无常心”,“立者生乐”,因为有人拿不定到底声常还是无常,这才能够使立者生乐,因为觉得可以度化他了。要是人家坚定地以为“声常”,比如声论派就是“声常”,这时候他根本听不进去你的话的,所以立论者根本不会去给他立“声无常”这样的式子的。必须是对声常声无常拿不定者。所以我们平常说的“对声论派立‘声无常’”,这根本就是矫情,没影儿的事!还有长行中的这个“比度声无常心”,这“比度”就是建立比量式、进行推理思维。

彼乐比度亦可了解,由其列举能立之时即能了解故。”这是对应于第二句颂子的长行。很简单,立论者立了“声无常,所作性故”这样的式子,你根据我立的式子的能立(因,或者说因支、喻支)就能够了解了。

 



[1]转引自汤用彤《印度哲学史略》,北京,中华书局,19884月第1版,第112页。姚卫群编译的《古印度六派哲学经典·胜论经》中则译为“此、彼、同时、慢、快这类概念是时的(存在)标志”,见2003年商务印书馆版第10页。

[2]大正藏第54册,第1262页下栏。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