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gangx的博客

多读读经论

 
 
 

日志

 
 

义与识领受,不许其顿生。  

2010-02-22 20:46:38|  分类: 经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义与识领受,不许其顿生。

 

颂子里头的这个“”,通常是指境,但根据长行,这里其实是指的现义识。外人以为,识和识的领受者,虽然是两个,但它是能够顿生的。就象眼识、耳识互不妨害一样,是可以同时活动的。根据长行的说法,这里的外人是正理派。法称论师不同意外人的这个说法,“破曰:缘义之识与缘彼识之能领受,异体顿生,不应道理。”这句话不用解释了,是大白话。接下来说,为啥不应道理呢?“以缘青义(识)与领受现青识之能领受,异体顿生。汝正理派自宗亦不许,亦不应正理故”,就是说:因为缘青的眼识和领受这念眼识者(根据长行,是指后念心,即意识),异体顿生,这是你正理派也不承认的,说实在的,它也不合道理。

关于这一个,我自己私下里认为,法称论师可能是有点儿……该咋说呢?我不相信正理派会这么的笨,正理派自己根本不承认的观点,既然要拿出来说,则根本就得随顺佛教,按汉传里头的说法,就是得加以简别才行,当然了,我们现在人说,简别是在窥基法师这儿才明确出来的,但在窥基法师以前,简别法儿就存在,不过是窥基法师给它提溜(河南方言)出来了而已。你看,在长行中,外人有这么说,“如汝所许多识顿生”,这根本就是简别了呀~~

但是,法称论师说,“汝正理派自宗亦不许”,是啊,正理派确实是不许,但这根本是正理派在随顺佛教而说,这是语言技巧而已。所以我私下里以为法称论师的这个说法并不好。当然了,也可能是僧成大师解释的问题,或者说是法尊法师翻译的问题。

长行中接下来还介绍了一下外人的观点,“汝自许‘多识不顿生,是意之相’故”。是啊,正理派不承认,但正理派是顺佛教而说,进行简别了的。再接下来,长行中还介绍了为啥“不应正理”,“以现青义之现青识,与现青识行相显现之觉,若是异体同时各别有者,须能了解,然非有如是了解故”,这个“现青义之现青识”其实就是眼识,“现青识行相显现之觉”是指的后念心,也就是意识……不对、不对,这是对应于下两句颂子的长行了。

 

义与识现相,不了达各别。

 

这两句颂子对应的才是“以现青义之现青识,与现青识行相显现之觉,若是异体同时各别有者,须能了解,然非有如是了解故”这句长行。就是说眼识、意识,要是异体但同时各别而有,也就是互不妨害、二者没有互相的关系,那就应该能够认识到它异体但同时,可是实际上我们并没有认识到这个。只要真有,我最多不过多费点儿工夫,总是能够见到的,除非你根本就没有。

有人就说了,虽然说有眼识、后识(意识)二识,但是因为“一青行相觉执取为一”,就是说,眼识见了青,意识也把它认成了青,因为这样的认识,所以觉就以为是一,这样呢,就成了认识不到“为异”。法称论师说:虽然说你执为一,但“正量了知是异”,就是说,我一下子认成了一,我仔细一琢磨,还是知道了其实是异的。长行原文中有说,“破曰:若著彼二觉为一者非是正量,则错乱觉虽执为一,然正量了知是异。”其中就有“非是正量”,很明确的。

 

诸现义之识,与单独外义,非一觉所取,应无别异故。

 

这四句颂子,其实是针对外人这样的说法而有的,外人是说:“著二觉为一之心是量”,就是说;刚才法称论师说人家非是正量,现在人家说是正量。于是法称论师就说了——

诸现义之识”其实就是眼识等,“与单独外义”就说的是色,青、黄、赤、白等。既然外人说“二觉为一”之心是正量,那就成了二觉真的是一,既然是一,那就应该眼识、色是一,“非一觉所取”就是指的眼识、色,二者本来不是一觉所取的,现在这句颂子直译就是“不是一觉所取的眼识、色”,第四句颂子说,“应无别异故”,第三、第四两句颂子连起来:本不是一觉所取的眼识、色,也应该是没有别异的、应该是一!不是一觉所取、应该是一,这根本是顶牛的话呀~~这就是说,外人的说法根本是错误的。

 

无善知差别,领受善了解。

 

无善知差别”这一句颂子对应的长行,是“无对彼二由各别引起定智善了解之差别”,“彼二”就是眼识、后识(意识),“各别”是指认识对象不同,眼识、后识的认识对象是不一样的。这一句是说:没有对眼识、后识因为认识对象的不同而引起决定认识的不同。

领受善了解”,这个“领受”,长行说是“于彼二之各别能领受”,也就是能够分清眼识、后识的不同之处,分清它们的不同之处的,当然也得是能、是识。为啥能够分清它们的不同之处呢?“善了解故”,正确的了解、正确的分析。

法尊法师在这儿有一个括号说明,“要由善了解彼二之差别,乃善了解彼二之领受。”这是一个因果,了解了差别,才能了解眼识、后识的领受。

 

诸义及义识,后如何别忆?

 

这两句颂子和前边儿两句颂子,构成一个因果,前边儿的“无善知差别,领受善了解”是因,现在这“诸义及义识,后如何别忆”是果。

这两句颂子是说:青色和眼识,后来咋能各别忆念呢?也就是说,忆念根本是没有的!但是事实上咱们知道,其实我们是能够忆念起青色、眼识的,也就是说,推理根本不符合事实。事实永远是老大,所以,只能你推理错了。

再说一下:善了解了“彼二”的差别,才能善了解“彼二”的领受,有了领受,接下来才能忆念。现在是根本没有了解领受,咋能有忆念呢?

说了半天,为啥说这个呢?长行中说,“此是显:为计‘青色与现青识二者为一不可分别’,所说妨难,与计‘能缘青色之现青识与能领受彼识者,二者为一,不可分别’之妨难相同也。”也就是说,是为了说明“青色、眼识二者是一”,和“眼识、后识二者是一”,其妨难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